此生不忘“召必回”

前段时间,因为部队移防,连里的座机号码变了。一个晚上,我和文书整理前几年的连队资料,无意间看到了两批退伍老兵留下的手机号码表。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我倏然想起临别时一个老兵曾拉着我的手恳切地说过,如果连里的号码或者驻地变了,一定要记得告诉大家,以后还想回来看看。

这批老兵已经离队两三年了,来时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这里,走时又像蒲公英一样四散而去,当时他们留下的手机号码还是原先驻地的,恐怕早已不用了。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还是想着兑现当时的承诺,对照着号码表一个不漏地给他们发去短信,告知连队的新号码。

整理完资料,已近凌晨。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有五六十个老兵给我回了信息,几乎是那两批退伍兵的所有人。时光荏苒,这些散落在天涯的老兵仍然保留着在驻地的手机号码,或许就是在等我那条迟到的短信。

带着几分惭愧,我给其中一个老班长发去信息:“抱歉,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们。都回老家两年多了,怎么还没换号码?”

很快,老班长给我回信:“指导员,舍不得换,留着这个号码,不管走到哪里,连队一声召唤,我们都会回来。走之前大家不是都说‘若有战,召必回’吗?”

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眠,给每一个老兵都一一回了信息,感谢他们为了离别时的诺言,保留着当初的号码。我知道,他们中有些人过得并不如意,但即便岁月蹉跎,他们依然没有忘掉“若有战,召必回”的承诺。

我当然并不希望战争真的来临,我宁愿他们一生也不会因为战争而被召唤。不过,即便是在和平年代,在连队这些年,也不时遇到回老连队寻根的老兵。他们中,不乏花甲之年的老人。

前年,一个老兵带着孩子回到连队,看到连史馆里陈列着的自己班长牺牲后留下的遗物,当场嚎啕大哭。老兵有高血压,不能太过激动。几个孩子在一旁吓得不轻,走时跟我说:不带老人回来,老人不高兴闹脾气;带他回来,又怕他太激动,真是为难。

我总在想,一个连队的营房,巴掌大的地方,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些老兵牵肠挂肚?我问过很多退伍老兵,他们想来想去,最后却又都说不太清楚。

连队一个退伍老兵回地方后发展不错,前不久因为工作的机会到美国出差,专程去了西点军校,回来后专门打电话告诉我:“指导员,连美国军人都讲‘责任、荣誉、使命’,我们中国军人又怎么会丢掉自己的根和魂呢?”

是啊,对许多老兵来说,弱冠从军,而立解甲,军旅是青春的起点,也是成长的最艰难一步。从懵懂少年到刚毅成熟的退伍军人,根扎在了这里,魂也融进了血脉。从此,肩头有了责任,心中有了惦念。

今年,又一批老兵退伍。连里的炊事班长也走了。卸下领花和肩章的第二天,老兵们就要启程离队了。早上五点多,炊事班长又跑去厨房,忙活半天给连队做了最后一顿饭。

开饭的时候,大家知道这顿饭是炊事班长做的,谁都没动筷子。我把他从厨房拉到餐厅,让他给留下来的战友讲几句。

“今天在给大家做早饭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下午我就要走了,这是给大家做的最后一顿饭,也不知道下一任炊事班长做的饭菜好不好吃,合不合大家的胃口,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所以对不住大家,今天早上的面条里面有我的眼泪。好听的话我也不会说,如果祖国需要的时候,哪怕头发白了,我也回来,扛不动枪,我就还给大家做饭!”他说完后,脸上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但其他人却笑不出来,好多人端着碗偷偷抹泪。

如今,那些熟悉的面孔已经远去。当青春的底片渐渐泛黄,在某个温暖的午后蓦然回首,他们一定会记得那天在饭堂里偷偷抹去的泪水。

有人说,军人就像一颗子弹,随时准备离膛而出。我想,如果军人真的是一颗子弹,那么退伍老兵只不过是暂时退出了枪膛的子弹。他们或许安静地在远方的某个角落,经历着风雨漂泊,感受着人间百味。若干年后,他们的外表或许已经锈迹斑斑,但当祖国把他们压入枪膛,他们依然会在离膛时发出怒吼,一往无前地射向敌人的胸膛。

若有战,召必回!每一个离开部队的老兵,其实都在等待离膛的那一瞬间,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上图:9月9日,西藏军区某边防团退伍老兵在写有“若有战,召必回”的展板上签字铭志。

张学士摄

此生不忘“召必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此生不忘“召必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