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美股已变得从所未有的贵

金融界美股讯:据美国财经博客网站ZeroHedge报道,华尔街知名空头分析师约翰·赫斯曼(John Hussman)本周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他在这份报告里提供另一份很有意思的图表,该图表所呈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股票价格与公司营收之间的比率的中值将会如何发展。

图表如下:

九成美股已变得从所未有的贵

赫斯曼曾这样写道:

“你们可能注意到了的一件事情是,我们为市场设定的下行目标并不是跟市场呈现出平行运动的。大多数分析师都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15%回调’的心理,以至于无论价格上涨到了多高的水平,最大下行风险都很有可能只会达到15%左右而已(而这种风险会被视为很糟糕的)。

但实事求是地说,实际上的运作方式并不这样的。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到最后估值才是最重要的,这就带来了最近几个月以来的独特的风险预期。趋势一致性帮助推迟了人们对这种事实的认识,但到最后事实还是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股价与营收之间的比率会回到正常的水平。就目前而言,这就意味着科技股需要暴跌83%(不妨回想一下1969年到1970年之间科技股遭遇的‘大屠杀’吧)才行。但鉴于未来几年的营收增长,这种跌幅可能会收窄至65%左右。如果你对价值和市场的历史有所了解,那么就会知道我们并不是在开玩笑。”

这番言论并非赫斯曼在今天发表的观点,而是来自于他在2000年3月7日写下的报告。

赫斯曼指出:“到2002年10月份,标普500指数损失了过半的价值,而科技股占据了很大比重的纳斯达克100指数的价值则十分精确地损失了83%。”

对于今天的市场以及以上图表,赫斯曼则写道:

“今天的市场与2000年股市见顶时的差别在于个股估值过高的宽度。回想2000年时,最极端的投机活动集中在了所有股票中的一小部分上,其中主要是科技股,这些股票在标普500指数的总市值中占据了很大比重。

在2000年3月份泡沫达到顶峰时,我对于市场历史的了解(其中包括此前的投机行为的结果等)使得我作出了看似荒谬、实则精准的预测,也就是大市值科技股由于市场周期结束而面临着下跌83%左右的风险。

相比之下,在2007年市场见顶时,股市整体上被过高估值,从而使得除了股价与营收比率处在最低的一个十分位的股票以外的整体市场面临着下跌55%左右的风险。这种风险后来成为了现实,其表现形式是在随后的市场崩盘期间,所有板块都遭遇了广泛的、无差别的下跌,虽然其中金融股遭遇的创伤是最深的。

我的观点(受到了一个世纪以来的市场周期历史的支持)是,投资者极大低估了当前这个周期结束时市场将会遭遇的损失的前景,同时高估了‘安全’股票——或者说是那些或许能够避免损失的板块——的可获得性,并高估了首先需要出现某种能让人看得出来的‘催化剂’、随后市场才会遭遇重大损失的可能性及其必要性。我们目前预计,标普500指数成分股由于当前的市场周期结束而将出现的跌幅的中值在63%左右。我们预计,在当前的市场周期结束时,处在任何一个十分位的股价与营收比率上的股票的跌幅都不会低于54%左右;并预计处在最高的一个十分位比率上的股票的市值可能会损失67%到69%左右。跟2000年和2007年时一样,投资者错误地将一个狂暴而不顾后果的世界当成了一个永久性地发生了变化的世界;他们将会受到‘再教育’,从而认识到估值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概念,而可以预见的是,这种‘再教育’很可能将是很残忍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九成美股已变得从所未有的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