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提示:在太阳的万丈光焰里,草原石人不再“孤单”。石头在这里变成了一种文化。崇敬太阳的人们借助石头来完成对自身生命的表达,石人与石墓都一样——人们向往石头的牢固与坚实,用借助石头完成了对理想的垒砌与雕琢。它是人类对生命永恒的一种渴望。

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草原石人

乌拉特后旗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西北部,属巴彦淖尔市管辖,从战国时起,这里就是匈奴牧地。乌拉特后旗虽地处北漠,但人类文明遗址,亦多处可见。据史书记载与考古发现,乌拉特后旗人类先祖活动的踪迹,可溯源到新石器时代。在乌拉特后旗达拉盖山口内东侧台地上有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总面积1000多平方米。遗址不远处有一片排列有序的石棺墓群,是新石器时代狩猎民族的遗址和墓群。它们与中国北方草原石人一起向人们讲述着一个放牧民族与石头古老秘密。

草原石人是以石材为主雕刻的许许多多栩栩如生的人像,是新疆草原上的一大历史人文景观,它主要分布在阿勒泰草原和伊犁昭苏草原上。它与墓地有关。它们或随葬于墓中,或者守护在墓前,面向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是可以重新唤起生命意识和力量的地方。

石棺、石人、墓地,石头与人类一下子在广阔的北方草原上有了联系。乌拉特后旗的石棺墓群虽说还未有发掘,但在我国北方草原新石器时代石棺墓葬群已经发现多处,如2004年内蒙古清水河县境内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石棺墓葬群等。清水河县石棺墓葬群分布在大约400多平方米的区域内,保存十分完整,其葬具均为用石板砌成的棺材,随葬品较少,只有少数墓葬出土了石镯子、石斧等石器等。墓葬呈现出两种墓型,一种是尸骨头朝西,仰身曲肢;另一种是头朝东南,仰身直肢。专家认为,这种区别反映了墓主人生活年代的不同,从而表现出葬俗的不同,但时代相近。此外,这个墓葬群还呈现出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墓葬的分布、排列有氏族化的特征,它一般都是几座墓葬集中排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立的大单元,因此整个墓葬群呈现出好几个大单元。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它们可以重新唤起生命意识和力量?

阿尔泰草原克尔木齐石人石棺墓的发掘,是对天山以北草原考古文化的首次揭示。石人及墓葬在阿勒泰市西南约12公里处的克尔木齐,有石人、石棺墓葬数10处,系公元前战国至公元6—7世纪时突厥等游牧民族的墓葬。墓葬可分两种:一为单棺葬,形式较小,棺前或立石人像;二为双棺葬,有矩形石垣,以片石砌成,长宽约数10米,石棺在垣内,左右对称。石人立于垣前,亦有代之以立石者。每个墓葬前的石人一般为1个,也有2个或4个并排竖立。石人多面东而立,体形小,早期造型简单,用阴线刻法;晚期以浮雕为主,间有用阴线刻法者,造型亦有所发展,可明显看到服饰及四肢。墓葬出土文物早期有石键、骨锨、石罐、陶罐,晚期有骨质饰物、铁刀等,并有人殉现象。

这些,都人今天的人们述说着草原先民与石头的故事,而关于草原石人的说法众多,至今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草原石人都是用整块的岩石雕凿而成。从外形来看,大都是全身像,头部、脸型和身躯雕刻得生动逼真。如在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温泉县境内阿尔夏提草原上发现的阿尔夏提石人,就是用一整块白沙岩石雕凿而成的。其头部雕凿出一个宽圆的脸庞,一双突起的细长眼睛和高高的颧骨,上唇有两撤八字胡须。身上雕凿出翻领大袷袢,腰部束一根宽腰带,右手拿一只杯子举在胸前,左手按着一把垂挂在腰际的长剑。脚部刻画出一双皮靴子。石人的脸部表情严肃,仿佛是威武的将士在保卫和巡视着周围的草原。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它们是草原上的武士吗?

其次在新疆博尔塔拉州境内的农五师的怪石峪,也发现了类似石人的存在。农五师怪石峪里发现的草原石人中,有一尊是用怪石峪独特、典型花的岗斑岩为材料雕琢而成,见首不见身。该石人头部圆雕和阴刻手法并用,线条鲜明有力,脸庞宽大,额上有皱纹,双眼和眼眶突出,鼻梁长而直,嘴巴紧抿,脸部肌肉紧绷,表情极为严肃,似在怒目圆睁,又像在深刻内省。

草原石人不仅仅局限在新疆,它的范围遍布整个亚欧草原。新疆发现的200多尊石人,主要分布于阿尔泰山、天山、准噶尔西部山地的博尔塔拉州等10个地州市境内。这些石人来自何方?是谁人所为?是哪个民族或部落的文化遗产?考古界、研究历史的学者们在积极探讨它们的“来龙去脉”,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真相。

我国历史文献中对草原石人的称呼有许多种,比如翁仲、巴巴、巴力巴力、杀人石等,不同的称呼对石人就有着不同的解释。今天的学者们也给了草原石人特点不同的“历史答案”,归结起来主要有这么几种说法: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关于它们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鬼国”文化说。此说是阿勒泰地区青铜时代草原石人的。鬼国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古北方国名,有人说,它即我国古代史籍中的鬼方,是商周时居于我国西北方的少数民族,居匈奴北和康居北。《山海经·海内北经》:“ 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又说:“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而蛇身。”意思是说,鬼国在贰负神尸象的北边,它长着人的脸,只有一只眼睛;贰负神尸象在鬼国的东边,这神是人的脸,蛇的身子。神尸是神话语,指天神陨落后留下的尸体,极微小的可能性会落入人间。这种说法也“印证”了当地百姓传说草原石人是天外来客。

二、“杀人石”说。这种说法最早源天清朝末年的旅行家徐松。他在《西域水道记》中记载了在新疆伊犁河以西发现石人的经过,并怀疑是古代军人墓葬的附属物,与唐代昭陵前的石翁仲一样。翁仲是传说中的巨人,《淮南子·汜论》记载:秦始皇二十六年,在临洮这个地方有一个巨人,身高五丈,脚有六尺,人们按照他的形象,用金子铸造了一个塑像称为翁仲。后来人们把铜像或墓道石像都称之为翁仲。后来,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岑仲勉先生认为,“巴力巴力”指的就是分布于亚欧草原的石人,并认为“巴力巴力”就是汉文献中记载的突厥“杀人石”。“杀人石”,在我国历史典籍中也有所反映。《北史·突厥传》和《隋书·突厥传》记载,突厥战士生前杀一人,死后则在墓前立一石,有的成百上千,以此来昭示突厥武士的显赫战功。关于这一点,人们至今没有发现突厥战士上百石人的。对此考古学家王博提出了异议。他认为突厥碑文中的“巴力巴力”指的应该是草原石人,而非中国古籍中的“杀人石”。“杀人石”说法除了史籍中的文字,在这里变得苍白无力。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它们是“杀人石”?

三、“突厥石”说。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黄文弼先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对新疆伊犁考察时,发现了几尊石人,经过初步研究之后,他第一次提出了,新疆草原石人就是突厥石人的观点。突厥,从公元六世纪中叶建国,到九世纪中叶灭亡,前后历时280余年。在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以及蒙古国和我国新疆发现的众多武士型石人,是突厥汗国留在草原上的惟一历史见证。

四、祖先崇拜说。考古界一般认为,新疆石人最早起源于公元前1200年左右。在公元十四世纪伊斯兰教进入草原之前,草原上的人们一直信奉着一种古老的神秘宗教:萨满教。萨满教是一种以祖先崇拜为主的原始多神教。萨满教起源于原始社会的后期,在中国,从匈奴、突厥、肃慎、契丹、蒙古等许多古代民族都曾经信仰过萨满教。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崇拜自然,最突出的特点是对祖先的崇拜。他们相信人死了以后灵魂不灭,祖先们虽然已经去世,但他们的灵魂始终和活着的人在一起。新疆草原石人和鹿石,就是萨满教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不仅是对英雄的崇拜,也是对祖先的崇拜。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它们缘自生殖崇拜?

五、生殖崇拜说。也有人认为,那些高大的柱石、鹿石、包括石人,都是男性生殖崇拜的象征。生殖崇拜,从母系氏族社会的中后期就开始了。西域先民的生殖崇拜,大都表现于早期人类的岩画、雕刻、随葬品,以及远古的传说中。男性生殖崇拜,从父系氏族社会开始,逐渐取代了女性生殖崇拜。说明当时在草原上,男性在抵御外族入侵、狩猎游牧和社会生活中,都占据着主导地位。它象征着权力和尊严;象征着繁衍和兴旺。后来,由原始的生殖崇拜逐渐演化为祖先崇拜。西域古代民族的祖先崇拜,集中表现在丧葬和祭祀仪式上。从新疆草原墓地石人的演变也可以看出,在青铜时代,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对男女始祖的崇拜是并存的。而到了隋唐以后,就再也没有女性石人出现了,突厥人雕刻的武士型石人当中,就没有发现一尊女性石人。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他们来自哪里?

在这众多说法里,笔者归类提炼出了太阳或者生命崇拜说。草原石人守护在墓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是面向东方,有唤起生命意识的某种意味。而按照我国古籍有记载,我国北方草原上的很多少数民族祖先都是崇拜太阳的。匈奴人崇拜太阳,认为太阳是天之骄子,“而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生,夕拜月”。突厥人曾以狼为图腾,也崇拜太阳天地,其可汗被认为是天所生,以无穷的力量来主宰突厥诸部。《北史》:“可汗恒处于都斤山,牙帐东开,盖敬日之所出也。每年率诸贵人祭其先窟,又以五月中旬集他人水拜天神。于都斤山西五百里有高山迥出,上无草树,谓为勃登凝梨,夏言地神也”。蒙古人也是崇拜太阳的,除了太阳外,他们还崇拜月亮与星宿。蒙古人崇拜日月的核心是光,他们甚至认为自己是光的后代。据《蒙古秘史》记载,孛儿只斤氏族的祖先孛端察儿就是日月之光孕育而生。其阿阑豁阿丈夫死后,每夜日月之光从窗而射,光浸其腹,怀此子而生。直到现在,我国北方草原上的很多少数民族都是崇拜太阳的,如1979年,国务院正式确认为中国第56个民族的基诺族,就是一个崇拜太阳的民族,还有塔吉克族等等。另外,汉族人也是崇拜太阳的,传说炎帝是太阳神,而汉族是“太阳神之子”。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他们和人类崇拜太阳有关系吗?

其实,太阳崇拜是人类文明的原点。学者何新在《诸神的起源》中认为,太阳神话是一切神话的核心,一切神话都是由太阳神话派生出来的。太阳“从仅仅是个发光的天体变成世界的创造者、保护者、统治者和奖赏者——实际上变成一个神,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在太阳的万丈光焰里,草原石人不再“孤单”。石头在这里变成了一种文化。崇敬太阳的人们借助石头来完成对自身生命的表达,石人与石墓都一样——人们向往石头的牢固与坚实,用借助石头完成了对理想的垒砌与雕琢。它是人类对生命永恒的一种渴望。(文/路生)

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

它们源自人类对生命永恒的渴望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本头条号文章谢绝其他媒体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草原石人来自中国古籍里的“鬼国”?是天外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