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河的 河

夏河的 河

初识李夏河先生,只知道他是位音乐的热爱者,是陕西交响乐协会的副主席。对于音乐,我就是个门外汉,但对音乐这种人类创造的艺术表达形式,我非常认同。音乐是和人类的文明同生同息的,音乐是可以直达人的灵魂世界,可以摄人心魄的艺术,从这个意义上讲,音乐类同于宗教,是需要虔诚的膜拜才能感知的。音乐是伟大的,热爱音乐的人是有灵魂的。夏河的 河

夏河先生是一位非常儒雅和有静气的人,是让你一看到他就能安静下来,感觉很舒服的人。谦逊、客气、彬彬有礼,但骨子里还是有文人的清高和傲气,只是让你不易察觉。夏河先生是木南老师的朋友,有木南老师的引荐,我认识了夏河先生。

2017年年初,木南老师策划,在贾平凹文学艺术馆举办了迎春音乐会。夏河先生组织陕西爱乐乐团的艺术家在贾馆演出,让我们享受了一次音乐的盛宴。和迎春音乐会一同举办的,还有夏河先生的书法作品展。我是一个书法艺术的热爱者,对那些仍然执着的用我们祖先发明的纸笔书写的人,我是有敬意的。未见其人,先见其字,夏河先生的书法在我心中产生了不小的震撼。在木南老师的办公室,我第一次见到夏河先生,并有幸看到夏河先生的现场书写。夏河的 河

汉字书法,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实用性,书法已成为一种艺术门类,成为修练文人素养和精神境界的方式。夏河先生的书法,立意高古,神釆飞扬,行笔灵动,朴拙厚重,深得汉简意味和魏碑笔法。看夏河先生书写,如同看到古人在写书法。夏河先生尝试用左手书写,其意应该在于突破手上功夫的圆熟,让书写的过程缓慢和生涩,忘掉字形的妥帖,变化点划的位置。这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升华,取古人之意而忘古人之形,得汉字书法的无穷意趣。夏河先生对书法的理解有他独特的视角,他侧重于书法的情感表达,并不追求字形的完美和章法的严谨。这种有意无意的变化,这种计白当墨的舒展,恰恰暗合了书法艺术的至高境界。在境界上书写,而不是在功夫上用力,应该是夏河先生书法的真正用意。 夏河先生是有古风的君子,大气有胸怀。他写书法写到兴致时,会主动给身边的朋友书写赠字,几乎是有求必应。他于书法,并没有经济上的追求,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这让我想到,书法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技艺,更是一个人的人格力量和精神层次。夏河的 河

夏河先生读书精到,文章也写的很有神釆。他还善写诗词,我看过他写的几首诗,清新明快,有音乐的动感和韵律。读夏河先生的文章和诗作,就会知道,他是对世界有观察的人,对生活有深情的人。夏河先生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英国的大提琴家杰奎琳·杜蕾丝,是一位杰出的古典音乐演奏家。匈牙利大提琴家史塔克有次听到广播播放大提琴曲,问身边的人,这是谁在拉琴,有人告诉他是杜蕾丝,史塔克说:象这样拉琴,她肯定活不长久。史塔克听得出,杜蕾丝是用生命在拉琴,为了音乐的完美,可以不惜一切。杜蕾丝这位伟大的艺术家果然英年早逝。生命的意义,并不在它的长度,而在于它辉煌的高度。夏河先生讲到这位艺术家时非常动情,让我领悟到,真正的艺术并不是爱好,而是死亡的召唤。那些用生命去热爱、去升华艺术的人,是艺术存在的真正力量。夏河的 河

夏河先生让我感动的,不仅是他对音乐的热爱,对书法的钟情,对文学的追求,更是他身上浓浓的,古香古色的书卷气;平静的、含蓄的、从容不迫的洒脱气。太史公有言: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文士李夏河,如是者也。夏河的 河

夏河的 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夏河的 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