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警海钩沉

一名退体干部心头恶起,枪杀两个侄子,后又携枪潜逃;公安民警一路跟踪追击。暮色四合,鱼塘泽沼,决战打响,惊心动魄...

2003年8月10日傍晚,蚌埠市五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

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张炯眉头紧锁,面色沉重。他刚刚接到报案,说是五河城关中兴街头发生了枪案,两个被害人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犯罪嫌疑人已经逃走。

张炯是个老刑侦了,从普通的刑警一直干到现在分管刑侦,他比谁都明白“涉枪无小事”的道理。尽管这几年中,发生在全国各地的涉枪案件也不少,但在五河这个小县城还是第一次。张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现场的中兴街头是五河最繁华的大街,110民警和城关派出所民警出警赶到后,街头已经围满了人。两名被害人倒在血泊中,其中一人已经死亡,另一名被害人身受重伤。民警们当即封锁了现场,在将身受重伤的被害人送往医院抢救的同时,展开了走访调查工作。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城关就巴掌大的地方,大家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熟悉得很,连家底子都一清二楚。这对办案民警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一个主说,几个补充,民警们初步了解到案情: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是兄弟俩,死的叫武孝东,被送到医院抢救的叫武孝刚。杀害两人的凶手是他们的叔叔武中山。武中山一共兄妹7人,多年来一直为家庭房产问题争吵不休,并由此结下仇怨。当天下午,被害人武孝东兄弟的父亲与武中山再次为家庭房产问题发生争吵。武氏兄弟心中不快,于当晚18时30分左右来到武中山的住处,先在楼下吵闹,然后向楼上扔砖头。随后,武孝刚又冲上2楼,与开门出来的武中山发生冲突。恼羞成怒的武中山转身跑回房间,再次出来时,他掏出支手枪,对着武孝刚的腹部就是一枪,武孝刚当场倒在了楼梯上;打倒武孝刚后,武中山冲下楼梯,朝站在楼下武孝东腹部开了一枪,武孝东当场死亡。仍不罢休的武中山看见自己的一个弟弟在场后,又对其举起了手枪,但由于子弹卡壳而未得逞。随后,犯罪嫌疑人武中山持枪乘坐马士达逃走。

武中山哪来的手枪?他可能会逃到哪里?他和家族中人究竞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会不会还向以前和他有过节的人下毒手?这一连串的问号凝成了一个牢牢的结。

从案发到民警赶到现场,相隔的时间并不长;犯罪嫌疑人武中山还是乘坐马士达逃走的,肯定不会走远。随后赶到的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岳喜海和张炯立即安排交警大队和有关派出所在五河境内的4个主要路口设立卡点,从刑警大队、巡警大队抽调民警对武中山的住处进行搜查,并根据其逃跑的方向开展追踪。

这时,从医院传来消息说,先头被送往医院抢救的被害人武孝刚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两声枪响,两条人命;还有民警从武中山住处找到的4枚手榴弹和30发手枪子弹,以及无数群众关注的目光,五河公安民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所幸的是,经过清点,公安局的枪支弹药完好无损,没有丢失。与此同时负责调查犯罪嫌疑人武中山个人经历的情况也报了上来:武中山,1944年9月出生,1964年到1970年在解放军某部服役,后转业到五河邮电部门工作,1973年初到1978年12月,他一直在五河县某乡担任人武部副部长,后来又先后在城郊供销社、区公所、司法局等地工作。综合种种信息,民警们分析在以前枪支弹药管理不严的情况下,武中山是有机会接触枪支弾药的,他手中的枪支很可能就是当初私自留下的。

案件上报后,安徽省、蚌埠市两级领导十分重视,时任安徽省省长的王金山,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孙金龙分别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公安机关尽快抓获犯罪分子,消除隐患。安徽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崔亚东做出批示:请厅刑警总队设卡堵截,并向全省发通报,速查清枪支来源,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副厅长陈小平、刑警总队长于振恩坐阵指挥。案发当夜,在无锡出差的五河县县委书记张桂义和五河县公安局政委朱勇迅速返回了五河,省公安厅刑警总队也派人赶赴五河指导切助破案。

由多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随即成立,多方面开展工作。指挥部就设在五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很快,有关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体貌特征、潜逃时携带的物品等情况反馈到了专案组指挥部。武中山乘坐马士达逃走后又转乘出租车向与五河毗邻的江苏泗洪县方向逃窜的信息也反馈上来了。

接到情况汇报的安徽省公安厅连夜与江苏省公安厅取得联系,请求协作。江苏警方当即组织警力,会同“8.10”专案民警连夜在泗洪和五河的周边地区进行设卡堵截,并对犯罪嫌疑人有可能藏匿的场所进行彻底清查。与此同时,张炯副局长带领专案民警在泗洪县对武中山的社会关系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8月11日凌晨1时许,走访组反馈信息到指挥部,称武中山潜逃时乘坐的出租车司机已经找到,其提供线索说武中山沿着怀洪新河南大坝到杨庵农场下了车,朝泗洪方向逃走。

接到信息后,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徐杰立即带领专案民警和6名武警战士以及两条警犬感到杨庵农场。

十分复杂的地形没有难倒两条警犬,它们根据嗅源,先后出发,结果都是从农场追踪到田野地,又横穿红旗大沟到怀洪新河南大坝。但到了这里,警犬就追不下去了。专案民警猜想到是武中山的反侦查经验在“作怪”,因为武中山是行伍出身,退休前是司法部门的干部,对政法工作有一定的了解。

尽管线索暂时中断,但专案民警确定了武中山逃跑的方向和活动的范围,这对于案件的侦破无疑是个重大的收获。

此时,天已经放亮了。

11日上午,专案组在指挥部召开碰头会,对案件研究剖析。通过对走访和追踪情况进行综合分析,专案组根据武中山身上带的钱并不多,目前可能还在五河和泗洪交界处附近活动的信息,由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梁作庭带队对泗洪县峰山乡、泗河乡的饭店、小吃部、旅店等进行清查,同时安排专案民警继续在周围要道口设卡堵截。

一天下来,还是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身影。

当天晚上8时,专案组再次梳理了案件的侦破过程。武中山是不是已经外逃了?他可能选择哪条路线?如果他没有外逃,他接下来可能会做什么?

“多手准备,让他插翅难逃。”专案组果断下了命令。

针对武中山可能逃跑的路线,专案组派人分别前往南京、连云港、徐州、宿州的火车站、汽车站堵截;针对武中山身上钱不多,继续躲藏急需用钱的情况,专案民警又分别对其住处等有关场所进行了伏击守候。

一夜无眠。8月12日上午,案件终于有了重大突破。从前方传来信息说,有群众发现案发当日晚武中山在泗洪峰山某超市买了3袋方便面、1大瓶汽水和1条毛巾;12日中午,他还在峰山中学门口吃了凉皮。

焦点顿时指向了江苏泗洪峰山。

专案组果断将指挥部移到峰山,靠前指挥。12日晩,五河县县委书张桂义、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大案科科长李安林带领民警会同泗洪警方,增设卡点、分成走访和搜捕组,于13日凌晨5时在峰山乡政府周围的几个村庄的空房、涵洞、工地、树林等易于藏身之处开展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五河,地处安徽的北部,准河穿城而过,境内有许多支流,但由于河流沿岸都是茂密的水草,地形十分复杂。这给搜捕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在连续4个小时的搜捕行动中,专案民警还是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踪迹,捜捕工作一时撞上了“南墙”。

入秋后的天气早晚有了些许凉意,专案民警的心里却是一团火。犯罪嫌疑人武中山手中的枪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炸。如果不能早日将他抓获归案,难保他还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毕竟他已经是两条命案在身。

尽管专案民警都很着急,但谁也没有乱了方寸。在专案组民警按部就班地开展调查走访等工作的同时,为了迅速抓获犯罪嫌疑人武中山,彻底消除社会治安隐患。合肥、淮南等5市公安部门根据安徽省公安厅的统一部署,在12日16时开始了统一搜捕行动,但还是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身影。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就在案件搁浅之时,在家主持工作的朱勇政委打电话到前方的指挥部,给专案组传去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8月13日上午,他得到可靠线索,犯罪嫌疑人武中山曾于12日夜潜回五河城关镇沟东村其一亲戚家索要钱财,并约定了在13日晚上取钱。

毫无疑问,犯罪嫌疑人武中山准备继续潜逃!

事不宜迟,专案组一边加强各要道出口的盘查工作,一边对被索要钱财的村民进行审査。从村民口中,专案民警得知武中山已潜逃回同泗洪交界的五河长淮地区,可能藏匿在城关镇双窑自然村与泗洪交界处的一个养鱼塘附近。

在将案件的进展情况上报到安徽省公安厅、蚌埠市公安局后,指挥部班师回朝,重新回到了五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

8月13日中午,在安徽省公安厅的协调指挥下,专案组与泗洪警方取得联系,决定从泗洪和五河两地武中山可能藏身的地区同时相向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搜捕工作——江苏警方由东向西,安微警方由西向东,从而形成合围之势。

当天下午2时30分,两地警方同时开展搜捕大行动。已经几天没有合眼的专案民警会同从蚌埠市公安局抽调来的民警分成8个搜捕组和1个机动组带上警犬,从淮河大堤怀村段至怀洪新河杨庵村段一字排开,进行地毯式的搜捕。张炯副局长则带领机动组和两条警犬直插鱼塘,对群众举报武中山曾呆过的住处进行搜查。在没有发现武中山踪影后,他将民警分成两组,分别沿大坝南北搜查鱼塘所有的庵棚和大坝上的水草沟。水草有一人多深,又高又密,何况武中山手上还有枪,搜捕还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以防武中山“狗急跳墙”,因而,搜捕工作显得异常艰难。

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踪迹。

此时,天下起了雨,气温骤然下降,民警们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一个个冷得直打颤,疲劳、困乏缠绕着他们。武中山手中的那把手枪,随时可能打响。

公安民警和武警战士动诠释了生命的忠诚。搜捕中,民警跌倒在水沟里,二话不说,爬起来接着搜;武警战士身着厚重的防弹服又闷又热,却从不吭一声。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你们还记得电影《小兵张嘎》么?电影里那个人不就是躲在水底鼻子上插了根水草透气吗?我想,武中山肯定就在这片水草里。”搜捕中,兼职摄像工作的五河县公安局民警王宇半开玩笑地和战友说。

事实证明了王宇的看法。下午时15分许,正在带队搜捕的张炯副局长接到前来指挥作战的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韩浩的电话,称犯罪嫌疑人武中山藏匿在鱼塘鸭舍东面大约4米处的草沟里。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张炯副局长一阵惊喜。为防打草惊蛇,他立即带领4名民警悄悄地摸了过去。走了几米后,走在张炯旁边的警犬训导员刘杰突然捏了下张炯的大腿,警觉的张炯朝刘杰手指的位置一看,看见离自己1米左右的地方有塑料布,下面隐约躺着一个人,由于水草太深,看不见他的面目。

就在此时,突然“砰”的一声枪响,几名民警急忙倒在地。枪声是从塑料布方位传来的,民警们猜测塑料布下面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武中山。

“谁在开枪?”

虽然犯罪嫌疑人近在咫尺,但张炯等最靠近武中山的民警还是不敢轻易行动,他们对武中山喊话劝其投降,但没有回应。

2分钟后,张炯听到了塑料布底下传来的呻吟声。紧接着,他又听到“喀”的一下,职业敏感告诉他那是子弹卡売的声音。

几分钟后,张炯听见又是“砰”的一声枪响。

然后,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犯罪嫌疑人武中山可能是畏罪自杀了!做出判断后,民警们慢慢地靠上前去,在水草中发现了犯罪嫌疑人武中山的尸体。现场检查,民警发现武中山持的是加拿大产的“勃朗宁”手枪,枪内还有5发子弹。

其时,时针正指向8月13日下午5时整。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武中山一家在当地一直是个大家族,也是个书香门第,其父亲生前是个国民党军官,留下了一批产业,但在“文革”后,家道中落,只剩下两间位于中兴街头的门面房。20世纪90年代初,武中山花钱将两间门面房进行了翻修。随着内陆经济的发展,两间门面房的效益逐渐显露出来,家族中其余的兄妹认为这是父亲留下的产业,也都想分一杯羹。于是,围绕着这两间门面房的争吵不断,一直持续了10多年。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

武中山生前结过两次婚,前妻和他离婚后,带着3个孩子离开了他。他后来的妻子和他也生了一个男孩,却是个残疾。为了让孩子今后能够有所依靠,武中山紧抓门面房不放,甚至不惜与兄妹对簿公堂。今年6月,五河县城整体规划,这两间门面房在拆迁之列。兄妹们又为拆迁的补偿金问题发生了冲突。武中山更是不肯让步,用他的话来说:“我都60岁的人了,也活不了几年了,但我的残疾孩子还要生存,我无论如何也要给他留点家产。”兄妹7人谁也不肯让步,冲突不断升级,终于在2003年8月10日酿成了血案。

就在五河县公安局等部门为武家处理善后事宜时,被害人武孝东兄弟的母亲因为不堪丧子之痛,悲伤过度死亡。

为了自身的利益,兄妹反目成仇,直至引发血案。惨痛的教训,不能不让人深省和反思。

-END-

原载:《警探》2003年第10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警海钩沉|退休干部当街开枪连杀两侄子,警方从其家中搜出4枚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