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骨忠魂|第十章:朝廷来人了

佞骨忠魂|第十章:朝廷来人了

王六子刚走到巷口,忽然从左右跳出一个人,大声道:“把棋盘交出来,留你一条性命。”

王六子大惊,右手按着怀里的棋盘,不知所措,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也不回答,上来就奔着六子怀中棋盘抢夺,看身手,似是有些功夫。虽说王六子力气不小,但却没有练过武功,如今,天色渐暗,面对这样的敌手,只能是有心无力,于是他只能,一个转身,拔腿就跑。

那人紧追不舍,跑出大概半里路,王六子忽然被脚下一个石头磕绊,直接跌倒,再爬起来想跑,已是来不及了。

那人追上王六子,说道:“小子,跑得还挺快。”说着,便要下手抢夺六子怀中的棋盘剑谱。

正这时,王六子忽然看到几个人打这儿路过,为首的一人正是程武。

“武哥,武哥,救我?”王六子赶忙喊到。

程武整日混在赌场,也在闲来无事手头紧的时候,凑上三五个帮手替人要债,这当口遇见这事,二话不说,带着身边的人就追了过来。

刚到跟前看到,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刀,明闪闪的刀刃在王六子程武几个人面前晃着:“你们不要命了么?”

说道玩刀,程武自然是行家,那人握刀的姿势,他一看就知道只是三脚猫的功夫,便说:“你个毛贼,也不在肃宁县打听打听,拿个生铁片子就敢来硬抢!”说着上前就是一脚。

那人躲闪不及,正中大腿,退后几步,把刀换在左手,恶狠狠地喊到:“看样子,这位倒是有两下子,剑谱给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程武哪里还愿与他多嘴,箭步上前,又是一脚。

那人这回却是躲了过去,转身将手中的刀反顺势向一滑,程武只觉得手臂一凉,一道血口便显了出来。

后面的几个人见到程武吃亏,便一拥而上,那人到底是敌不过人多,见势不妙,转身奔巷口溜走了。

王六子看着程武受伤的手臂,脸上挤着笑说道:“多谢武哥相救,我正不知如何是好。”

“少套近乎,你跟那人在赌场门口说的话,我是听的一清二楚,看来这棋盘剑谱确实值不少钱,你打算一个人独吞了么?”程武右手按住伤口,直截了当,没跟王六子废话。

王六子猛地一愣,这才明白,程武是一路从长兴坊跟着他到了这里的,急忙说道: “武哥,这棋盘剑谱关系重大……”

“重大个屁!”程武打断了王六子的话,却又满脸坏笑的说道:“要么你把棋盘剑谱给我,要么,拿银子抵也是可以的!”

像程武这样整日混赌场的人,今日撞见这事,不狠敲一笔,都对不起自己起的“混世主”的名号。

王六子自然知道今日这围怕是难解,便对程武说:“武哥,这个好说,兄弟我的情况你也是了解的,咱先欠下,日后我再给你如何?”

程武没有回答,却说道:“这里头到又有魏家的人,又有东厂的人,再加上刚才这不知来历的家伙,看来,这棋盘剑谱少说能值个三五百两银子。”

王六子听罢,明白程武这是为了钱财,心想,刚刚躲过了豺狼,不想这又遇到虎豹。

程武笑着继续说道:“怎么说,你我也是老熟人了,我坑你一把显得不仗义,这样吧,咱俩把棋盘剑谱倒卖了去,这六百两咱二一添作五,你还可以赚一笔,如何?”

王六子只得陪笑说道:“这银子,我是不敢赚!”

“你不赚可以,我不赚哥几个能同意么?”边说,他边转向身后,对随他而来的那几个人说道。

那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

“刚才哥几个还一齐救你来着!”

“武哥手臂上的伤,难道是白受了?”

“就是,就是!”

“真不够意思!”

……

王六子听着,只得点头,说道:“武哥说的是,你且说个数吧,只要我给得起!”却心里暗想:只要你答应欠下,要得越多越好,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三百两,这事就算过去了。”程武斩钉截铁的说。

王六子无可奈何,只得应下来。

“且慢,空口无凭,日后你要赖账,我怎么办?不行,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这会儿我上哪去找纸笔啊?”

“那咱现在去长兴坊,也好让掌柜的给做个见证!”

王六子只好又跟着程武等人折身走到长兴坊,程武让人写好字据,拿来让王六子按手印,虽说王六子没读过书,但是他在赌场端茶倒水的混久了,也知道这些字据是怎样个写法,只见上面写道:今王六子输与程武纹银三百两,一月内还清,空口无凭,立此为据。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却说派来肃宁县寻找魏家的人,名叫许家印,驸马都尉许从诚之子,时任锦衣卫都指挥千户。派他来的人是司礼监秉笔掌东厂太监孙暹(xiān),河北涿州人,嘉靖年间入宫,拜陈洪为干爹,为人低调,谦和,从不跟人红脸,后来冯保跟张居正联手将陈洪和高拱赶走,也是因为他低调从事,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他却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这时的朝廷,已然是天翻地覆了,自从张居正死了之后,万里皇帝亲政,被压抑多年的万历皇帝,心中的火一下子就迸发了出来,褫夺了张居正“文忠”的谥号,这仇算是报了,可是朝中的一些个以时任内阁首辅的张四维为首的文臣,受到张居正欺压这么多年,总算是可以发泄一回,上疏对要求张居正总清算,这自然也成全了皇帝的心意,之后,万历皇帝命人查抄张居正的家,逼死了张居正的大儿子张敬修,考成法被废。

冯保自然也躲不过,虽然万历皇帝从小就称他为“大伴”,但是张居正的影子早就盖住了童年那一点点回忆。万历十年十二月,冯保以欺君蠹国之罪被发配南京。

孙暹自然也没有闲着,所有张四维得到的消息都是他从宫中派人传递出去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收到了回报,不久他就接替了冯保,成为了东厂的提督太监。

此时此刻的万历皇帝,算得上是志得意满,毕竟朝廷上张居正一手遮天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可上天似乎并不愿意看到这样平静。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佞骨忠魂|第十章:朝廷来人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