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

1986年10月20号下午1点50分,西安市小寨东路某家属院内,刚刚出差的廖伟丽回到家中被一个身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连捅二十多刀,就在这个时候廖伟丽的朋友孕妇魏文华前来串门,当她看到地上的惨状还没来得及反应头部就是一枪瘫软在地。随即警方立即成立“10.20持枪杀人案”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经过侦查警方得知伤者廖伟丽与他人合伙从事文物走私,经济状况很好。

一案未破,一案又起,西安市曹家东巷又发生了一起持枪杀人案。一黑衣男子以讨账为名入室打伤张玉山兄妹,并且在逃走时向人群中开了枪。这个男的张玉山以前也见过,是自己做生意合伙人的朋友,大家都叫他小黑。

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

经过警方鉴定,两起案件基本可以确定为同一枪支所为,所以西安警方将两案并案侦查。警方先是从廖伟丽家中罪犯所遗留的一根撬杠开始侦查,他们找到了打造这根撬杠的铁匠,铁匠交代他一共打造了两根一模一样的撬杠,一根给了郭振平,一根自己留着。郭振平是一个屡教不改的惯犯,多次因盗窃罪被判刑,但是在警方将其抓捕后却没有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线索就此中断,但警方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决定更换侦查方向,开始从“小黑”这个名字入手调查。民警们到道北大街上询问路人对“小黑”的了解,没成想从一位修鞋的老师傅处了解到“小黑”大名叫魏振海,是一个心狠手辣,心思缜密的人。

就在警方对“小黑”魏振海进行加紧追踪调查时,西安市发生了一起更大的惨案。1986年12月20日,两个年轻人在北郊的一口井内发现了一堆碎尸,比较完整的是六条腿和六只手。经法医鉴定,死者是一男二女,三人死亡时间大概两个月以前。此时专案组意识到,想要抓到狡猾的魏振海仅仅在外围兜圈子是不行的,于是就研究了一套潜伏计划。警方挑选了一名年轻的刑警贺健来做卧底来收集关于魏振海的消息。

经过半年的卧底侦查,贺健得知魏振海将于西八路与尚德路交叉口召集人马参与打架斗殴并将消息第一时间传回专案组,专案组当即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抓捕魏振海。1987年6月30日,在警方的重重包围之下,魏振海被抓捕落网。

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

随后在警方的严密摸排追查之下又相继抓获了魏振海的三名同谋,同谋张启祥全面交代了“10.20特大杀人抢劫案”和“12.20特大碎尸案”的全过程。原来,魏振海从自己的三个熟人那里的得知廖伟丽的经济状况并产生了犯罪的念头,在作案后,魏振海害怕自己的事情暴露就和同伙将自己的三个熟人杀害并分尸抛掷到郊外的井内。至此两起案件终于案情大白,5名主犯及其他帮凶全部落网。

就在警方按照法律程序对魏振海等人的罪行进行整理审判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再次让大家的心揪起来了,恶贯满盈的魏振海越狱了。狱警在一次对牢房的例行检查,刚好插到魏振海的房间时隔壁的牢房内发生打架,狱警在慌着赶了过去不料却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钳子掉在了地上,魏振海拿起钳子立马藏了起来,一把钳子和一根锯条就成了魏振海越狱的工具。他在监狱内怂恿两人帮助他利用锯条锯开牢房的铁窗并用钳子夹断自己的手铐脚链,1988年3月28日凌晨,三个人利用床单制成的绳子将铁窗上的铁柱拉断翻了出去,成功越狱。

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

越狱后的魏振海搞了一个犯罪组织取名“星火联合体”,渐渐成为西安黑道上的“首领”。魏振海的同伙谢峰无意间了解到退休工人单德忠筹集了一笔钱准备开店进货,于是他便产生的谋财害命的想法。1988年11月25日,魏振海和几个同伙以买烟为由来到单德忠家中,抢走了大量现金并用手榴弹炸死两位民警。案发后西安警方对谢峰进行了秘密追踪希望能通过谢峰找到魏振海,但不料谢峰等几个魏振海的手下却被派出所无意中抓捕了,警方害怕魏振海直到消息后逃离西安,于是就加大力度封锁市内一切可能外逃路线。

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

1990年1月30日晚上,蹲守在谢峰家的警员朱瑞华听到一阵敲门声后去开门,没想到敲门的那个人竟然是魏振海,魏振海看到警察后立马掏枪开枪,不料枪卡壳了,朱瑞华配合武警战士将魏振海抓捕。1990年3月30日,魏振海等人被判死刑,历时三年,西安市出动千余名警力参与追捕,两千案件纵欲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从魏振海第一次犯罪开始都是为了钱,为了金钱,他铤而走险 心狠手辣 滥杀无辜,对金钱的贪念让他一步步走向疯狂走向毁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的行恶者必将受到正义的制裁。关注“晓宇说史”看更多历史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悍匪魏振海覆灭记-1986年特大杀人案件侦破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