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如果有来世,我想我不愿意再做一个人了。做一个人,是很美,可是也太累,太痛苦。

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我来世想做一棵树,长在托斯卡纳绿色山坡上的一棵幸福的树。要是我的运气好,我就是一棵形状很美的柏树,像绿色的烛火一样尖尖地伸向天空,总是蓝色的,金光流溢的天空。

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我的树梢是尖尖的,在总是温暖的绿色的山坡上静穆地指向天空,好像是一个在沉思着什么的人,其实我没有思想,也不再了解思想的疼痛。我站得高高的,边上就是在古代战争中留下来的城堡。

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我能看见很远的地方,变成了孤儿的拉裴尔正在度过一条蓝色的小湖,他要到罗马去画画,他忧郁地看着托斯卡纳美丽的坡地,这是他在告别自己的故乡。而在一个阳台上,达芬奇正在给蒙娜丽莎画着肖像,她微微地笑着,是那种内心细腻的人,为了掩盖自己而挡在面前的微笑,没有这种心思的人,会觉得那种笑很神秘的。

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年轻的米开朗基罗从翡冷翠老城里的一扇木门里走出来,他的脸带着受苦的样子,他的天才不知压死了多少代画家,可他觉得自己的一生是不幸福的。而在圣马可修道院里,安波切利在墙上画出了世界上最美的天使报喜。我终于有机会看看我喜欢的画家,虽然这一次我的心不再会有疼痛而撕裂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幸福和甜蜜,悄悄地涌来,盈满全身,注入心里,我终于看到他们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来世我愿意做托斯卡纳的一棵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