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文/善恶图

《相声有新人》的20进10的一对一比赛,进行到了第二期,备受关注的德云社演员,郭德纲弟子孟鹤堂、周九良终于登场。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会遇到怎样的对手?师父郭德纲作为召唤师,晋级与否都会有着巨大的压力。作为选手自评中排名靠前的一对组合,孟鹤堂周九良并没有因为有“对手选择权”而耍小聪明,而是主动挑战了一对实力强劲的对手,来自嘻哈包袱铺的冯启南、张伯鑫。希望用旗鼓相当的对决体现竞赛的公平性。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在此前已经PK完成的四对比赛中,金霏、陈曦PK辛杰、姬攀,张番、刘銓淼PK李振威、周壮,李寅飞、叶鹏PK窦晨光、常鹏旭,陈印泉、侯振鹏PK张宇识,有选择权的选手们挑选对手时,有因看不惯对手而主动出手,有因对方年轻稚嫩而出手,除了李寅飞因紧张乱了节奏而被窦晨光“反杀”,其余四组全部如愿晋级。而作为选手自评排名第五的孟鹤堂周九良组合,在挑选对手时,却主动挑战了师父郭德纲的“老熟人”,相声老将张伯鑫组合。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张伯鑫作为捧哏,此次参赛主要是为自己的新搭档,新人冯启南站场助威。张伯鑫作为相声前辈高英培的弟子,在北京业内有一定知名度,与德云社的成长过程中也有着不解之缘。此次参赛,节目组给其打出的标签也是“曾捧红孙越、王自健的相声老前辈”。然而这位老前辈在此节目中的表现却让人诧异。用“大跌眼镜”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首先冯启南、张伯鑫组合初赛晋级的作品表现就充满了争议。他们选择了郭德纲作为召唤师,在第四期节目中登场,节目中二人抱着吉他又唱又跳,也许实在无甚看点,节目组只剪辑了一小段播出,而召唤师郭德纲的评价是:“给我一个理由留下你!”可见节目实在不怎么样。而张伯鑫给出的理由是“新人需要这个平台有更多的展现机会,希望还有下次,把更精彩的节目表现出来”,最后更是来了一句人情话:“您冲我了”。也许是冲着张伯鑫的名头,也许是感觉以张伯鑫的水平功底应该会有更高水平的作品,最终郭德纲还是给了牌。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而在与孟鹤堂组合的一对一竞演中,冯启南、张伯鑫的作品得到了完整展现,实话说确实比初赛作品更成熟更显功底,从“岳母刺字”开始到刺遍全身的报菜名,节奏、包袱还都比较稳,而最终的败笔却出在了“底”上,作为“相声老前辈”,又犯了“盲目创新”的老毛病,本来一段快板“同仁堂”还算精彩,结果逗哏的用“快板说唱”做底,当打着快板扭动身体摇头晃脑的冯启南一开口,召唤师郭德纲的脸都沉下来了。就像节目结束后张国立点评的一样:“本来挺好的,但是感觉长了,节目掐的有问题,问题就出在最后的板上,给的太多了。”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而反观孟鹤堂周九良的作品,有着“德云社相声”的鲜明特点。由“现挂”入活,先是聊天一般的调侃张国立开始,过渡到会生活的于谦老师,还拿前面的选手金霏陈曦的“热得快炸了”抓了个现挂(虽然是上周播出的节目,但实际上同时间先后录制的,间隔并不长),最后再引出主题“老爷子盘文玩”,从核桃到狮子头,再到家具、寿山石,最后连人家出租车都盘了。整个作品脉络清晰,故事连贯,由平稳到夸张,由合理到荒诞,是一个层序渐进的关系。导师张国立点评:“稳,一个并不是很多包袱的作品,但是考验演员内心的节奏,二人表现的不急不躁,非常真诚。”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如果说两对演员的作品实力不相上下的话,那么导师点评阶段两组选手的表现却大相径庭。作为“相声前辈”的张伯鑫在关键时刻先是要退赛,后又大呼腿疼站不住,让观众直呼“减分”。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在郭德纲和张国立因选谁晋级犯了难时,孟鹤堂即是郭德纲的徒弟,又是张国立组的选手,为了不让两位导师犯难,主动提出跳过导师选择环节,由现场观众投票。而作为助演的张伯鑫却提出来,自己想要退赛。给出的理由是:一自己不认识孟鹤堂,不知道他们是郭德纲的徒弟。二是自己作为相声前辈,差着年头差着辈儿呢,不能以大欺小。可这些理由并没有说服导师和后台的选手。首先这有违赛制,其次从作品本身来说,他们的表现并没有明显优势,不存在照顾后辈而主动承让的问题。选手周培岩甚至直言:就是脸上挂不住了,知道得让人摘走,辈分又大,干的年头又长,怕丢人呗。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张伯鑫在张国立点评“两组选手实力相当”时,的确表现出了不耐烦不认可的态度。在宣布退赛遭到郭德纲、张国立否定并表示再商量一下意见时,张伯鑫突然又弯下了腰扶着腿,表示你们商量你们的,我实在站不住了,腿疼。郭德纲赶紧嘱咐他下场休息,表示作为助演,场上已经和你没什么关系了。而此时主动过来搀扶着他下台休息的却是被他diss的孟鹤堂周九良二人。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张伯鑫作为助演,力捧的是自己的新搭档冯启南。但是从初赛到对决,这位新搭档冯启南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抢眼的亮点。功底上初赛差点被郭德纲否决,看张伯鑫的面子才晋级。而在对决赛后,所有回答提问,发表意见,全是张伯鑫在主导。而张伯鑫作为助演,在初赛时还配合冯启南的吉他弹唱又蹦又跳,在决赛表演完后也是坐在场下观看对手表演,而在重新被请上台以后,在导师点评即将公布结果的关键时刻,先是想退赛,后又表示腿疼站不住了,咱们不否定其的确可能是身体健康原因,但张伯鑫作为想要力捧新搭档的助演角色,整个比赛过程不管是节目中还是节目外,都太过于突出自己的辈分地位实力,使得自己的搭档反而更加没有存在感。对决最终还是采取的观众投票的方式,153对89的结果,被独自留下舞台上输给了孟鹤堂的冯启南不知作何感想。说实话,冯启南这个名字我是为了写这个文章多次翻看节目视频才记住的。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相比张伯鑫的表现,孟鹤堂周九良可以说是“有苦说不出”,台下是师父郭德纲和导师张国立,背后是德云社的招牌光环,对手是业界前辈师父的熟人。这一路走来他们有太多的隐忍和委屈,参赛不敢选师父做导师,台下不敢有一丝懈怠和轻狂以免落人话柄,后台候场时规规矩矩正襟危坐,别人表演时鼓掌叫好给足面子。选择对手时不敢讨巧,主动挑战前辈希望用实力对决来体现比赛公平。不管对手如何轻视自己,蔑视规则,两人始终还要表现的有礼有节,婉拒对方退赛,搀扶对手下场,表现了足够的尊重与礼貌,只是面对师父郭德纲的两难,孟鹤堂还是流下了眼泪:“确实就是不想让师父和张国立老师为难。”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不管怎么说,孟鹤堂、周九良总算“顺利”晋级了,这对一参赛就充满了话题争议的德云社青年演员,也用他们的实力说服了现场观众。就在9月15日节目播出的当晚,两人在沈阳的相声专场也圆满成功。在《相声有新人》的舞台上,不少的选手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从这点上来说,孟鹤堂和周九良已经走在了大多数同行的前面。

那么你对堂良组合怎么看呢?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吗?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

文/善恶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不认识、我让了、腿疼站不住,孟鹤堂自己挑的对手,含着泪也得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