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津云新闻讯:念罢“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为听众朋友们开一部新书。这场景,是多少单田芳评书迷们曾经无数次重复又享受其中的。如今,人们只有在回忆里重温那样的惬意了。9月11日,单田芳先生去世的消息传出,几乎全国人民都被这消息震动了。那位有着独特沙哑嗓音、亲切的老艺术家走了……

9月15日早上,北京的天空有些阴沉,凉风也时时袭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不过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秋天的早上。但是,在八宝山革命公墓,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追悼会即将在9点正式开始。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单田芳儿子手捧父亲遗像

津云记者一早8:20分赶到追悼会现场发现,院子里早已聚集了很多身着素服,胸戴白花的评书迷。大家早早赶到这里,每个人都神情肃穆,等待着送单田芳先生最后一程。无论是礼堂前的空地上,还是礼堂周围的回廊里,都站满了前来送别的群众。大家几乎人手一张单田芳先生的遗像。他们彼此都不相识,却因为这位可爱的老艺术家,而相互站成了一种和谐的秩序。

评书迷现场播放评书送单田芳先生最后一程

河北省听众刘先生是单田芳先生的忠实粉丝。在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中,靠着听单先生的评书开解自己。15日一早6点,刘先生便驾车从霸州出发,赶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吊唁单田芳先生,送他最后一程。

没事用沙哑的嗓音模仿单田芳播讲几句评书,或者干脆说点子轻松的笑话,这都是大家爱戴单田芳先生的一种亲近的表达。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河北省评书迷刘先生

单田芳先生一生录制广播电视评书110部,12000余集,在评书历史上如此高产,恐怕绝无仅有。他能书甚多,袍带(内容多为闯关夺寨、皇亲作祟、打擂夺印、破阵招亲),短打(内容多为清官受难、盗宝栽赃、淫贼杀人、破山平岛),新书兼善,《隋唐演义》《白眉大侠》《乱世枭雄》《百年风云》等等在听众中广获好评。

追悼会现场,有不少评书迷用收音机或者手机播放着单田芳先生播讲的评书。现场肃穆的安静与声波里传出的评书声音完全没有冲突,默契地直指心灵。那声音亲切的,仿佛单先生正在你耳边播讲着《白眉大侠》《隋唐演义》……

文艺界集体缅怀单田芳先生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出现在吊唁人群中。老人怀着沉痛的心情告诉记者:“我和单田芳先生一起工作30多年,曾经一起演出过。他是我们评书界的杰出代表。”

相声演员刘伟抽泣着说:“单田芳先生的人是忠诚的,艺术是伟大的。单田芳先生为我们年轻人在方方面面做出了榜样,指明了方向。”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相声演员刘伟

北京泥人张第五代传人张庆杰跟单田芳先生是好友,二人多次见面畅谈。听说单田芳先生去世的消息,张庆杰用两天的时间赶制出一尊一尺高的单田芳半身泥塑。9月15日一早,张庆杰的徒弟李晓带着师父的作品和对单田芳先生的追思来到追悼会现场,进行吊唁。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李晓(左)送来单田芳半身泥塑

亲人送亲人 两眼泪沉沉

不知不觉间,天空下起来蒙蒙细雨。仿佛冥冥中,阴沉的云朵逐渐酝酿成了成熟的感情,都化作绵绵泪滴。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单田芳徒弟跪送师父

“哥哥生前写了一本自传,写他的个人成长史和家庭概况。他本想把书拍成电视剧,可是他走了,这个心愿没有了却。”在单田芳追悼会现场,单田芳三妹、74岁的单林荣红肿着双眼告诉记者。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单氏宗亲送别单田芳

“大哥临走时,我没有见他最后一面,但是,他走得挺安详的。”单林荣回忆道,“多年前,大哥的腿被车撞到受过伤,后来治好了。但是到了晚年,他的腿伤又复发了,可能是错位了,始终查不出原因。他特别希望把自己的腿治好,再多为评书艺术做些事情。”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斯人已逝,亲人们除了悲伤,也要乐观地生活。谈及大哥的为人,单林荣充满了崇敬之情。“大哥年轻时没在意过身体,没想到老了,毛病都找上他。尽管如此,大哥为人非常乐观,处处给我们做榜样。”

单田芳先生的一段天津情缘

单田芳先生出生在天津,后来跟着家人到沈阳。说起这事,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先生的入室弟子郭晓小感到特别亲切。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

郭晓小家在天津,祖父是天津走出去的著名表演艺术家郭振清,郭家和单先生家向来交情甚好。“我有两位师兄弟拜在单田芳先生门下学习评书。评书、相声,我们都是一家。我们家和单先生家一直有联系,关系很好。我虽然没见过单先生本人,但是我跟单先生外孙关系很好。所以来送老爷子一程。”

在郭晓小看来,单田芳先生去世对于曲艺界是一个损失。“但是相声还得继续说下去,评书也还得继续听下去。‘且听下回分解’,曲艺还是需要观众不断关注、支持。讲评书,不是一块惊堂木放在那里就行了,这里有很大的学问和功夫。单田芳先生评书艺术的造诣太精深了。”

从说相声到参与影视剧拍摄,郭晓小坦言,从小就听单先生的评书,并且受到很大影响。“单先生评书给我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对于人物的理解,台词的处理,特别是方言的处理,背台词的速度,都很有帮助。”怀着对前辈艺术家的崇敬之情,郭晓小特意来送别这位亲切的老人。

单田芳先生不保守,热爱新事物。结合历史史实,创作红色评书;触电电视剧,一部《白眉大侠》风行一时,将评书改为动漫、评书结合多媒体,都是单田芳先生的创造。就连跟徒弟们聊天,这位和蔼的老艺术家都带着时尚感,让徒弟们自愧不如师父“跟潮流跟得紧”。

但是,这些已经定格在人们的记忆里,再也无法还原成现实。追悼会仪式在众多爱戴单田芳先生的亲朋和拥趸们依依不舍下结束。单田芳先生的儿子单瑞林手捧父亲遗像,缓缓走出礼堂,仿佛要多留住父亲一会儿。在场的人们高喊着:“单田芳先生走好!”(津云特派记者吴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津云关注」单田芳追悼会今举行 那个儿时耳边的声音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