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2015年12月31日傍晚5点,随着最后一批顾客走出市场,在“动批”地区红火了7年的聚龙商城关闭了各出入口,只剩下商户忙活着打包最后的货物,至此聚龙商城完成整体撤市。

北京聚龙外贸服装商城位于北京动物园东面北京展览馆南广场的地下商场,营业面积达10000多平方米,拥有摊位900余个,主要经营的是外贸服装、鞋帽、饰品批发。

最后一天的聚龙商城,商家都在甩货,前来扫货的市民也格外多。中午12点,商城内人流量已经达到饱和状态,管理方不得不启动应急预案对商城进行限流。12点30分,商城主要出入口全部拉起了警戒线,工作人员与民警开始在门口进行疏导。商城内,动辄1元的T恤、围巾等比比皆是,羽绒服最便宜的也才50元。

一位商户告诉记者,这几天是商城最火的时候,上周末两天人都快进不来了。但说起明年的打算,商户们都有些迷茫。“明天先回家吧!还不知道新年干什么。”一位商户说。记者了解到,绝大部分商户还没有找到新的市场,也没有去河北、天津重操旧业的打算;而有的商户已经在微信和淘宝上有了固定客户,实体店的消失对他们的影响不大。

当日下午4点,聚龙商城常规闭门时间到了,喧嚣逐渐散尽,留给商户们的思考才刚刚开始。图/文 周娜 章玉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一位顾客穿行在商城的过道上,而她身后的一位服装店主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卖袜子的男子做了6年生意了,另外还有一个门面,闭市后会把东西都移过去卖。自从闭市通知贴出来,第二天就来了很多客人,特别是周末人特别多。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鞋店店主在叫卖鞋垫,他身后的货架上已没有多少货品。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一间空铺子上还挂着“不议价”的标语。随着闭市的临近,许多商户已把价格降至最低,他们更多是希望能尽快把商品卖出去,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和顾客讨价还价上面。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卖包的店家。他说,他们只有一个门面,明年可能就不做了。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这名运输工人做这行已经做了10多年了,这边市场关闭了,还会去附近一个批发市场做。闭市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来去轻松,换个地方打工就是了,不像商户还得甩货。旺季的时候,生意好,一天可以做到3、400块钱。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这名顾客是陪老伴儿来的,累了找个搬走了的铺面休息。“我是来当搬运工的,老伴儿还在逛着,今天买了很多东西给家人,你看来的都是女性为主,女人就爱买东西,简直不可思议,皮带20块钱3条!”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运输工人卖力地把一车货品拉向店铺。大量的体力活让他只穿一件短袖就可以保持体温。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大量10元一件的衣服被堆在地上叫卖。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一名妇女带着孙子在市场间坐着。她说,儿媳妇在这里卖毛衣,她过来带孩子,孙子六个月了。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五块一个的钱包。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一名在此卖了八年包装袋的女商户做最后的叫卖。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顾客抱着孩子来抢购。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商户正把没卖出的货品装袋清走。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市场里面来了好几拨外国人。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闭市后还有众多的快递需要寄出。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闭市后一名顾客离开。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当日商户都忙着甩货,还没来得及发快递,室外的快递发货处才有200多件快递。快递师傅称,平时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要发一千多件,闭市对快递影响比较大。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图为在商城外的中间商:外地的客户跟他直接联系,他负责根据客户的订单去找不同的批发商拿到货,然后打包,寄出。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图为一位店主在清点最后的收入。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

更多故事,请看中国网新闻中心《世相》栏目。进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非首都功能”聚龙商城的最后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