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公孙越目光不善:她居然要独自逃跑,让他独自面对臭脚

小说:公孙越目光不善:她居然要独自逃跑,让他独自面对臭脚

?

“咳咳--呕--噗--”他奶奶个熊的,怎么突然那么臭!没想到这男的长得不错,却有一双巨臭的脚!想着,戚芸双眼不受控制的朝公孙越瞥去,这人长得那么俊美,不会也有一双臭脚吧?

注意到戚芸朝带着怀疑的目光朝他桌下的双脚看去,公孙越不用想就知道戚芸的想法。看来这味道还不够浓,对这女人来说不算什么。公孙越此时心里巴不得左岩浑身上下全是浓浓的巨臭味,好好熏熏这女人才是!

不明所以的左岩茫然的看向正在捂鼻干呕的戚芸,又看向公孙越眼神无声的询问:大人,这女的是谁?她怎么了?

对于傻愣愣的左岩,公孙越没有出声解释戚芸的问题。反而朝戚芸的方向看去,一脸严肃的看着戚芸厉声说道:“你在干什么?难道刘长青没让人教你规矩吗?这般失礼成何体统!”

戚芸忍不住了,虽然这样当着人家的面指出人家脚臭不好,但戚芸已经被熏得脑子发昏了,戚芸怕下一刻自己就被熏昏过去。面对公孙越的斥责,赶紧出声解释道:“大人!我也不想这般失礼,但旁边这位大哥的脚实在太臭了,快把我熏昏了!”

公孙越没想到戚芸会直接说出来,在他的认知里,就算女人对男人有所不满,也只是忍气吞声,还从未见过像戚芸这么直接大胆的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公孙越干脆不出声了。

而当事人左岩,被戚芸这么直白的指出来,没想到戚芸这样是因为他的脚臭,顿时脸上有些尴尬。

见面前的两个男人都不出声,戚芸忍不住看着公孙越说道:“大人,你召见了我却不搭理我。而这位大哥明显有事向您禀告,戚芸这就不打扰大人办公了。等大人想起是什么事与我戚芸有关时,大人再召见我吧。这样可好?”

好狠毒的女人!居然想自己先跑了,让他留下左岩,独自面对左岩的脚臭!看出戚芸的目的,公孙越目光不善的瞥了眼戚芸。语气严厉的斥道:“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指挥本相。你觉得本相不会做事,所以你这是在教本相?”

见公孙越生气,戚芸赶紧跪下求饶。这一跪,话还没说呢,吸入鼻腔的臭味更浓了。他妈的,臭死了!强忍着恶心之感,戚芸一脸便秘的看着公孙越求饶道:“大人恕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打扰大人与这位大哥谈事了。毕竟,大人与属下议事,这不是戚芸一个后院女人所能知的。”

公孙越越看越觉得戚芸的表情有意思,饶有兴致的逗着戚芸。“哦?这么说你还是为本相好了?不是丢下本相独自逃了,让本相一人面对这臭味吧?”

戚芸要哭了,为什么自己觉得臭得要死,但面前这两个男人却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一点异样都没有。难道他们已经臭习惯了?而且这公孙越还这么拖着自己,戚芸怎么有种公孙越是故意为之的感觉。

左岩不明白为何戚芸的表现这么夸张,虽然他好几天没脱鞋子洗脚了,但他真没闻到什么臭味。看戚芸这么失态的排斥他,左岩都想找个地方好好闻闻自己的脚,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这女人说的那么臭。

“丞相大人说笑了,作为大人的女人,自然是为了大人着想的。戚芸怎么会因为这臭味就丢下大人离去呢?实在是看大人与属下有事要议,作为善解人意的女人,戚芸自然不敢打扰大人的公事!”戚芸实在受不了了,想要敷衍一下公孙越就马上离开。

好一张利落的嘴皮子!居然敢把事实粉饰得那么堂而皇之!居然还自夸起来,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带着鄙夷的目光看向戚芸,公孙越淡定的说道:“既然不是嫌弃这臭味,那你就继续待着吧!等本相想起什么事,再与你问话。”

戚芸一听,急了。出声反驳道:“可是,大人……”

“好了,不用再找什么借口离开了。本相允许你在一旁静听,只要你不将事情传出去,就没你什么事。”公孙越摆了摆手,心情很好的打断戚芸的话。

“大人!我嘴巴不严啊!平时我最喜欢跟后院里的姐妹唠叨了,我怕一个不注意就把事情说了出去。所以,大人还是别让我听了。不然,等你与这位大哥商议完,再召我来?”原本脑子被熏得昏沉,戚芸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公孙越非要她留下,不让她走,难道这就是公孙越说的试探?心有怀疑,但面上戚芸还是一副恨不得立马拔脚走人的样子。

“嘴不严?呵呵,相府有的是方法慢慢调教你的嘴变严实了。”淡淡的飘出这么句话,公孙越就不信戚芸还敢找借口离开!

果然,戚芸听了这话,一脸泄气的喏喏应道:“是,戚芸一定嘴巴严实了。在一旁安静听着,不发一声。”

公孙越满意的点点头,这样才对!转头看向左岩,问道:“让你办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左岩还没从脚臭的的问题回过神来,见自家大人这么一问,愣了一下,看了眼戚芸,见公孙越没有避让的意思后,才慢慢回道:“启禀大人,您让属下办的事属下已经办妥。”说着,左岩从怀里掏出一个雕刻精致的木盒,恭敬的放到桌子上。又说道:“大人,这便是属下从启国太子手中拿到的,您看看是不是真物。”

见公孙越打开盒子,拿出一块紫色的玉牌,戚芸好奇的看过去。注意到玉牌上的文字戚芸震惊得睁大眼睛,这玉牌上面居然雕刻的是简体字!来到这个世界后,戚芸一直学习这个世界的古文字,对这个世界的文字多少都认得出来,但戚芸从来不知道这个时空有简体字!难道也有其他穿越者在这里?想到这个,戚芸一下子兴奋起来。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亲切多了,还有个同道中人在这里。

公孙越虽然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盯着手中的玉牌,但却时刻关注着戚芸的动静。见戚芸眼睛发光,神色激动的盯着玉牌,突然将手中的玉牌放回到盒子里,盖上盒盖。

见玉牌突然被公孙越收起来看不到了,戚芸一下子回过神来,呐呐地看着公孙越出声道:“大人,这牌子真好看!我还没见过紫色的玉物呢!”

?

?

本文来自小说《细作难为:丞相太妖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小说:公孙越目光不善:她居然要独自逃跑,让他独自面对臭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