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看着允诺照顾我一生的男人转眼躺在病床上,她转身离开!

“阿晨,叶弥已经死了,可是陈诺还活着。”

“你愿不愿意,忘记已经死了的叶弥,选择这个还活着的,全心全意爱着你的陈诺?”

陈诺开口,这些话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过,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开口了,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可是她看着自己握着苏顾晨的手,又看了看还冷着一张脸的苏顾晨,这才发现,她是真的说出来了。

植物人?看着允诺照顾我一生的男人转眼躺在病床上,她转身离开!

苏顾晨看着陈诺,却想起了四年前,他对叶弥说话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和现在这个女人,简直如出一辙!

只是叶弥喜欢的人,她看在眼中的人,并不是他苏顾晨,相比较来说,陈诺确实是比叶弥好上太多了。

但是,他苏顾晨不需要,一个用钱和条件买来的女人,居然跟他说什么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呵,是在说笑吗?

苏顾晨眯着眼睛看着陈诺,手还放在对方的手心之中,他能感觉到陈诺此时的紧张。

那手心都在冒冷汗,可是那关他什么事,苏顾晨一点都不在乎,他看着陈诺,嘴角突然间挂起一抹笑容,陈诺一直看着他,见到笑容的一刻,她呆了一下。

“你觉得,我现在出去喊一声,愿意真心爱我的人会有多少?”

苏顾晨的声音带着霸道和邪气,嘲讽的声音一出来,陈诺就觉得她今天这个白告的不太好,“阿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什么意思,什么全心全意爱着我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我一抓一大把,不就是和叶弥长得像了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苏顾晨的声音带着陈诺从未想到过的恶毒,听在耳朵里,就像炸开了一样。

耳膜都在发疼。

“阿,阿晨……”陈诺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干涩不已,方才真的是太紧张了,将水分蒸干了,她看着苏顾晨,只能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苏顾晨甩开她的手,用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下,“除了长着一张叶弥的脸之外,你哪里都比不上她,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忘记她……”

男人的话语没有说完,陈诺僵直着身体,想动却动不了,只能看着苏顾晨一张一合的,他说了什么,为什么她都听不到?

耳鸣过于严重了。

“再选择你?”

原来不是耳鸣太严重所以听不到啊,而是因为男人的话语实在是太难听,太坚决,所以不想听进去而已,可是现在,那话语太霸道了。

她抵挡不住了。

“砰——”房门被开了又关上,陈诺终于忍不住,夺门而出,苏顾晨看着在一次被关上的房门,眯着眼睛将视线又转回到了书本上。

又是十分钟过去,他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最后苏顾晨哼了一声将书一甩,关灯睡觉。

陈诺将自己缩在了被子里,裹着靠在角落里,她没有开灯,明明是个怕黑的人却愣是将自己关在了黑暗里。

整整半个多小时了吧。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被月光倾斜下来的角落,眼睛轻轻地眨了眨,突然间想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伸手在身前一扯,顺手就丢了出去。

植物人?看着允诺照顾我一生的男人转眼躺在病床上,她转身离开!

正是苏顾晨之前丢给她的项链,而她现在又把它丢了出去。

“不可以!”

刚丢出去而已,陈诺就像是疯了一样,扑上去就想接住项链,却没发现她呆的地方是床上,一扑上去整个人都扑在了地面上。

并且很不幸的,脑袋撞倒了桌角。

微微晕眩了一下,陈诺晃了晃脑袋,摸索着在地面上找了半天才将项链找到。

她笑了一下,双手将项链紧紧的握在手里,手忙脚乱的爬到床上去,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个东西怎么能掉呢,这是苏顾晨给她的东西,不可以丢掉!

这天晚上的事情就像是个导火索,第二天苏顾晨出门的时候,眼睛都是冷的,陈诺并没有起床给他做饭,吃惯了陈诺做的饭,他在吃大厨做的,只觉得哪里都不好吃。

齐直看看一直没有开门的陈诺房间,又看看已经坐在车上,正等着司机开车的苏顾晨,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并不知道昨天半夜的小插曲,只是以为陈诺不舒服,而苏顾晨是在生气陈诺昨天在他醒来的时候没有在的事情。

等到苏顾晨的车子都开走了很久,陈诺的房门还是没有打开,齐直倒是有些急了。

急的人并不是齐直一个,就是芭拉时装的主编杨姐都在烦躁,昨天就不该让陈诺离开,现在倒好了,连请假都不请假了,直接不来了!

再次收到“请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语,杨姐伸手爬了爬头发,很是烦躁的说道:“这陈诺,怎么还不来?”

郭丽还巴不得陈诺不来呢,听到杨姐的话立马酸溜溜的开口了:“谁知道呢,指不定人家正在金主怀里睡得香呢!”

植物人?看着允诺照顾我一生的男人转眼躺在病床上,她转身离开!

然后她被杨姐狠狠瞪了一眼,这才缩着脖子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

杨姐实在看不过去了,将手机一甩,直接拎着包,出门打算去找陈诺了,她是知道陈诺家在哪里的,一千还顺路带过她几次。

齐直看着紧紧闭上的房门,伸手拉了拉没有拉开,他转头对着佣人说道:“去把我房间里面的钥匙圈拿来。”

这种时候谁敢耽搁,佣人很快拿来了钥匙,齐直直接开了门走了进去,就看见被子里面过了一个沉沉睡着的女人,那天蓝色的被子上面,晕染着鲜艳的红色。

这是……

齐直一愣,立马大步走过去,将陈诺的被子掀开,就看见被被子盖住的地方,更多的鲜红色,那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来人,快去请方医生过来,快!”齐直不敢碰陈诺,只能转头开口说道。

因为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方医生来的特别快,一看见陈诺的样子他也呆了一下,伸手就将刚刚放下的医药箱拿了起来。

“不行,这个情况有点严重,抱起来去我的私家医院,小心点。”

方医生对着齐直说道,这个时候人命关天,他也收起了要说笑的意思,齐直点了点头,直接将人抱了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植物人?看着允诺照顾我一生的男人转眼躺在病床上,她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