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昨天,一则来自中国的爆炸性新闻引发了全球热议。

在人民网发布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中称:

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公开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这对双胞胎中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这篇文章的褒奖态度明显,不知情的吃瓜群众们也都习惯性地跟着官媒拍掌叫好。

然而,仅报道发布几小时后,舆论发生了巨大反转,国内外科研圈质疑声、骂声一片。

此项所谓的「研究」无视后续潜在风险和医学伦理审查,公然打破全球科学共识,冒然进行人体实验,实属疯狂且恶劣之举。

当日下午,122名中国科学家发布联署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人民网的原文也很快遭到删除。

当贺建奎还在为自己的「壮举」沾沾自喜时,他已经被钉上了人类的耻辱柱。

1

香玉是麻瓜,对神奇的生物科学只是门外汉,但至少我还看得懂科普纪录片。

2016年,BBC就出品过一部《医学大突破》的纪录片,其中一集就专门介绍编辑基因。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上B站搜「医学大突破:编辑基因」这几个关键词,生肉熟肉一抓一把。

而纪录片中所介绍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正是此次「基因编辑婴儿」所涉及主要科技。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所以应当明确的一点是,贺建奎并没有为人类的科技进步做出任何实质性贡献。

所谓的「历史性突破」更是无稽之谈。

他所采用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由美国首创,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已经被发现,是目前最流行的基因编辑工具。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用个不太恰当的例子讲,它就像我们修图用PS,剪片子用PR ,是常规操作。

纪录片中列举了大量实例证明,CRISPR近几年来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农业、生物、医疗等各个领域,移植器官培育、牲畜养殖优化等都依赖于此。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甚至,这项技术已经不再是实验室专属。

你能从市场上购置一套简易版基因编辑设备,在自家车库尝试简单的实验。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而修改人类胚胎基因,也并不算新鲜事。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允许在人类胚胎上进行基因编辑的国家,但这些胚胎只允许存活几天;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2015年,我国中山大学基因工程的研究人员也成功修改了人类胚胎的DNA,但所使用的同样也是「不能存活」的受精卵。

其实,只要这些科学家够无德无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早就可以诞生了;

但他们没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

基因编辑仍属于新兴技术,脱靶、非靶向基因突变等诸多问题都还没有得到合理解决,背后的潜在风险更尚待考察。

纪录片中提到,伦敦帝国理工大学已经研制出一种特殊基因的蚊子,能够通过自然繁衍将某种「绝育基因」带入族群,让其后代数量大量减少甚至灭绝。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主持人问科研人员,考虑目前有成千上万的是非洲儿童,死于疟疾感染,为什么现在不直接将这项技术实地投放?试试看能不能拯救更多的生命?

这想必也是很多读者的疑问。

科研人员给出了非常理性的回答:

一旦拥有某项技术就投入使用检验效果,这是种诱惑。

但如果在没有完全了解清楚之前冒然使用,造成的后果或许会不堪设想。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生物链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甚至可以极端地设想,这项技术如果不受控制,有没有可能最终导致人类的灭亡。

而如果我们能通过植入基因让某物种灭绝,那我们灭绝某一人种是否也轻而易举?

作为CRISPR技术的最早发现者之一,詹妮弗·杜德纳也已经开始反省这项技术所带来的弊端,前几年就曾公开演讲,呼吁暂停该项技术在人体生殖细胞上的实验。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不冒然进行人体实验已经是全球科学家的共识,但贺建奎显然并没有这一基本素养。

所以说,「基因编辑婴儿」不仅不是什么先进性的体现,反而会引发国际非议,破坏多年来我国无数科学家所营造的良好声誉。

这怎么能不让人愤怒。

2

除了科学层面的风险和隐患外,伦理也是此次事件讨论的重点。

1997年,一部名为《千钧一发》的电影就曾设想过「基因等级分化」的世界。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在不久的将来,「基因编辑婴儿」已经成为人类繁衍的常态,通过人为计算和筛选,每一颗胚胎都将拥有完美的基因编码。

真正做到赢在受精卵。

而自然受孕的孩子,则成了意外的产物,因为存在各种显性或隐性的不良基因而被视为低等。

基因优劣成为了新的不平等的起源。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高级定制的「优化人」只需要3秒钟的血液测试,就能轻而易举地拿到高薪职位;

而「劣等人」哪怕再努力,最多也只能当个清洁工被人踩在脚下。

伊桑·霍克饰演的文森特就因为「基因不合格」被直接剥夺了追求梦想的权力。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为此,他不得不假借因车祸瘫痪的「优化人」,裘德·洛饰演的杰罗姆的身份虚伪生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每天,文森特都需要认真清除自己的皮屑、落发,以防泄露自己真实的基因信息;

又要随身携带杰罗姆为他准备的血液、尿液来蒙过各种检查。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那时候,公司上班都已经不是刷卡刷脸或刷指纹,而是直接刷基因;

而小姑娘找对象也不是看收入或算八字,而是亲完嘴后赶紧跑去路边的检测站偷偷查下对方的基因。

分数高的可以继续交往,分数不够就直接拉黑。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这个看似诡吊的操作,在今天看来离我们并不遥远。

比如这两年很火的「基因检测」,只要XXX,就能帮你预测一生之类的,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

基因工程应用人体的初衷是「治疗」,是通过合理的科技手段拯救更多生命;

随着技术成熟会转向「预防」,最终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被进一步用于「优化」。

电影中,文森特去听了一场震撼人心的弹奏会,但结束后才知道,演奏者通过基因改变,拥有12根手指。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文森特说,12根手指或1根手指,重要的是你怎么弹;

但乌玛·瑟曼饰演的女主却说:

这首曲子只有12根手指的人能弹得出。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香玉不禁思考,当基因被某一硬性标准划分为优劣时,人种是否也已经被规定了高低。

过去我们或许还会打趣地说,希望自己能像美国队长一样变成「超级人类」,但未来更大概率的可能是:

少数人享受特权资源变成了「超级人类」,而韭菜依然是韭菜。

不管身为自然人的我们乐意与否,「后人类时代」已经降临了。

3

当科研圈痛批无良项目,公众舆论聚焦伦理,露露和娜娜这两个最直接的受害者却似乎并没有多少人关心。

香玉敢说,当贺建奎决定给选中的两颗胚胎做基因编辑时,并没有真正考虑到这两个孩子的未来。

他想到的,恐怕更多是功名利禄与版面头条。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否则,他也不会选择通过媒体大肆渲染自己的实验,而非专业的学术期刊。

更何况,目前已经有常见且有效的医疗手段预防婴儿从父母那里感染HIV病毒,在风险大于功效的情况下,坚持进行基因编辑手术,明显是博眼球之举。

目前已经有专家站出来声明,CCR5(即两个孩子被摘除的基因)缺失导致心血管异常,且更易感染西尼罗河病毒。

且不说两个孩子未来是否会遭遇不可预估的生理病变;

单此次手术,已经剥夺了他们正常生活的可能性。

别说等他们长大会不会遭受歧视和非议,哪怕现在,他们还只是出生不久的襁褓婴儿,就已经承受了生命难以承受之恶意。

令香玉极其震惊的是,网络上竟有相当一部分网友开始高举着「拯救人类基因库」的大旗,提出杀婴等惊骇的言论。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

说实话,我真的被吓到了。

不是我圣母心,但如此泯灭人性的话,是得怀揣着多么冰冷的心肠才说得出啊。

就算,他们的诞生是因为某些人的无德无良,但他们既然降临人世,就天赋人权,拥有最基本的生命权。

哪怕真的担心未来存在变因,也应当是长期观察,通过科学的方式进行有效控制与合理治疗。

香玉只是同情他们将一辈子活在众人的瞩目下而再也无法成为普通人;

却不曾想恐惧的人类竟然宁可选择「谋杀」。

他们其实和贺建奎是同一类人,看到的不是生命的神圣与可贵,而只是实验样本的成功与失败。

当然,他们有很多伟光正的借口和说辞,但那是因为利益并不能伤害到他们头上。

可以想象,就在不久的未来,现在这帮因恐惧而起杀心的人,也将会是鼓吹「基因优化」最积极的人。

说白了,骨子里都是一种歧视与傲慢。

都是毫无同情心地自以为自己更优秀更高级,而怕「劣等」污染了自己。

正是这种国民的劣根性,让「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在了中国。

这不是光荣,而是种耻辱。

我们太习惯于叫喊那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却时常忘了「科技也是把双刃剑」。

香玉一直都不觉得中国人谦卑,我们明明是自卑。因为自卑所以才打肿脸充胖子,太急于证明自己,却落得满地笑话。

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是福是祸都得硬着头皮迎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说「杀婴」的人,跟贺建奎一样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