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她身为医女却没人说亲,只因有个不讲理的姑姑,关系很不好

“你看我这记性!洛丫头啊,我在来的路上可是又看到你家姑姑在和吴秀才她娘对骂呢!那阵仗,看着可真不小,那洛依依,那剽悍的,差点都没拿把刀将吴秀才他娘给生吞活剥了!”

  说着,用怜悯的眼神看了几眼洛妤,生的多好的一个丫头啊,又是学医的,现在医女这么少,将来说亲的人家指不定有多少呢!

  可惜了,有这么一个名声不佳的姑姑,以后的婚事,怕是要受很大的影响咯!

  张医女面色骤变,面色难看的看了眼洛妤,洛依依这事她也听说过,吴秀才身体有问题,本是不能生的,但秉着万事无绝对,且又是洛妤的姑父,是以她没有声张,三年前洛依依怀孕,她以为是吴秀才好了,没想到吴秀才因风寒而来的时候一把脉,吴秀才依旧不能生!

  那时候开始她就极为厌恶洛依依,在洛妤在这里来学医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洛妤不要和洛依依接触,洛妤虽然照办,但逢年过节的总是会见。

  “丫头!你可不能去参合这事!”

  那媳妇子一见,也帮着劝道:“正是这个理儿!洛丫头,那洛依依的肯定会找你爹去给她壮声势,你一个半大的丫头,可以推脱着不去了,再说,你家不是有两个弟弟妹妹要看顾么,这是绝佳的推脱理由呀!”

  洛妤笑容灿烂,笑里透着狡黠,就像一只小狐狸,“我弟妹的确是需要我照顾。”

  她本不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但这小山村里面实在是太过无聊,如果不给自己找点事做的话,她怕会无聊死!

  张医女面色担忧,她担心的看了眼洛妤,发现洛妤眼中的狡黠,眉心跳了跳。

  洛依依的秉性她不是没听说过,来她这里看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和她聊天,再加上洛妤在她这里当学徒,就时常扯些关于洛妤的事,什么洛妤的大伯又挣了多少钱,什么洛妤的奶奶多刻薄,逮住什么说什么。

  “你姑姑家的事,确实不能去参合,你姑姑那人,惹急了什么都能干的出来。”张医女说着,暗暗的观察洛妤脸上的表情。

  这话可不是盖的,前几年洛依依和一个寡妇俩闹的不愉快,还拿了把菜刀把人家小寡妇的手都给砍伤了,都快惊动县太爷了,还是村长从中调停,吴秀才又说了不少的好话,又答应赔钱,闹腾了好久,才解决此事。

  那时候洛依依本来就彪悍的名声更甚,可洛依依却丝毫不知道收敛,一来二去,闹到现在臭名昭著。

  附近几个村,都知道他们绿水村有一个泼妇,不敬长辈,六年无子,还不许丈夫纳妾!

  有这个一个善妒的姑姑,连带着洛妤大伯家的姑娘亲事都受了连累,都十五了,还没定下亲事。

  去说亲的都是大伯看不上的歪瓜裂枣,大伯可一直想结个书香人家,可惜书香人家一听人家姑娘有洛依依这么个姑姑,立马退避三舍,是以大伯与姑姑的感情格外不好,过年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互不搭理,

  “放心吧师父,我自己主动跑去的。”洛妤笑的格外真诚,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笑的越灿烂,就知道她绝对是要搞事。

  要说这次这事也说不上谁对谁错,洛依依嫁入吴家已经有六七年了,只除了三年前那次怀孕流产之后再无动静,药也没少吃,只是一直没有怀上,吴秀才不免郁郁,再加上家里的娘和媳妇终日不和,再无新婚时的甜言蜜意,所以就在外面找了朵解语花,一来二去,解语花有孕了,吴秀才的娘就想要将那青楼女子接回来,洛依依死活不同意,闹了起来,都闹了好几天了,还没有闹腾完。

  在张医女心里,吴秀才不能生,那洛依依三年前却怀孕了,那青楼女子也怀孕了,可见两人都是一路子的人,没的带坏了她的徒弟!

  张医女眉头拧起,吴秀才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只怕是要家宅不宁,不过——

  张医女瞥了洛妤一眼,她怎么就没有从洛妤眼里看到担忧呢,仿佛还挺兴奋的样子,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就想着凑热闹,不知道洛依依万一真的身败名裂之后对她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从张医女那里出来走在小路上,洛妤静静的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

  这几天的接触看来,张医女是真心疼爱洛妤,比她的继母与亲爹都还要疼爱,只是她还不知道,洛妤的内里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被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抹灵魂给占据。

  这几天她极为的不适应,偶尔听到弟妹哭两声,就会有种恍惚回到了现代的错觉,一抬头,却还是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她不过是安安静静的在家里睡觉而已,鬼知道到底是怎么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了,不仅朝代从来没有听说过,连躯壳都换了一个!

  正想着,洛妤的脚步都重了不少,噔噔蹬蹬的向前几步,焉了下来,她在现代也没有什么亲人,男朋友也分手了,不知道她是直接死亡还是陷入沉睡。

  背着小药箱,无聊的踢着脚下的石子,前面来了两三个妇人,一边走路一边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很是亢奋,你一句我一句的,叽叽喳喳。

  看到背着小药箱的洛妤,领头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眼睛一亮,尖着嗓子道:“哟!这不是吴秀才家的小侄女么?正好你来了,快快快,你姑姑把她婆婆给打伤了!正好你去给看看!”

  正在无聊的洛妤双眼一亮,正想着要不要象征性的推脱两句,那几个妇人却一窝蜂的上前来将洛妤给架着走了,拿药箱的拿药箱,剩下的两个人就负责一边一个,半拖半架。

  还没到,就远远地看到吴秀才家附近有不少人在看戏,指指点点,幸灾乐祸。

  一看到洛妤来了,一个吊梢眼的妇人就尖利的嚷起来:“洛丫头!你可算是来了!你感觉去劝劝你家姑姑吧!你家姑姑都快把她婆婆给打死了,我们绿水村头一次看见这样的泼妇,六七年没个孩子,还不许相公纳妾,这般善妒不尊老人的媳妇,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呢!她洛依依,可算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本文来自小说《农门娇医:嫁个村夫种点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小说推荐:她身为医女却没人说亲,只因有个不讲理的姑姑,关系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