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屡毁父母坟者

打死屡毁父母坟者

11月26日,河南叶县徐守文夫妇合葬的坟。摄影/牛泰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在父母坟第三次被毁时,56岁的徐义明酒后持木棒打向毁坟者马留成,73岁的马留成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这根长1米7的木棒是马留成带来的毁坟工具之一。

血案发生的2018年3月28日深夜,得知马留成死后,徐义明坐在村委会办公室。随后,他被民警带走,目前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

和中国很多地方一样,河南叶县仙台镇大李庄村村民都认为“有深仇大恨,才会挖坟。”

马家与徐家在掘坟事件发生之前不仅没矛盾,还算得上有交情。

在其他村民看来,马留成是一个耳朵有点背、性格内向的五保户,他精通风水,年轻时常替人卜卦。

两家人的交情没了,有的是不可修复的隔阂:马家人希望徐义明受到处罚、赔偿损失;徐家人恨死了马留成,对死者大不敬,害得生者蹲班房。

麦田里的合葬墓

11月25日,叶县仙台大李庄村村西。

夕阳西下,几只飞鸟在空中掠过,留下几声“吱呀”响。飞鸟的身下是肥沃的麦地,麦地里有很多座坟。

农民对土地是眷恋的,靠它生,靠它葬。大李庄村的老人去世后,家属会挑选一块风水好的地下葬。占了别人家的地,要么给点粮食,要么付点占地费。

村西头的麦地里有一座坟,墓碑上写着:徐公守文暨德配贾太君合葬之墓。贾太君叫贾凤,卒于2011年,时年75岁;一年半之后,和她一同生活50多年的丈夫徐守文也随她去了,那年他83岁。

“夫妻俩走的时候,好多人来送葬,车子停满了一条街,搭宴席的棚子有百来米长。”村里几位上了年纪的老者有些羡慕夫妻俩,觉得他们走得风光。

徐守文年轻时开始担任村干部,70岁高龄时还被返聘为村主任,在村里德高望重。盖有仙台镇镇政府公章的信笺上写着:徐守文当生产队长10多年,当村主任10多年,为农村发展做过贡献……

和很多质朴的农村妇女一样,贾凤勤劳善良,为了减轻当村干部丈夫的负担,她承担起了更多的农活。在物质匮乏的那个年代,她宁愿自己少吃几口,也要让5个子女多吃一点。

与送葬时的风光相比,这座墓显得破败不堪。它的右上角缺了一块,坟包中间有一道缝,缝从顶端向底端蔓延,像被刀劈了的半边西瓜。坟上的枯草在麦苗的映衬下,格外扎眼。

打死屡毁父母坟者

11月26日,河南叶县徐守文夫妇坟前墓碑缺失的一角。摄影/牛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打死屡毁父母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