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这两天,“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巨大的讨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观点担心,以后超级资本家和普通人就不会是一个物种了,小财女想说,你们也太单纯了吧,有钱人和穷人早就不是一个“物种”了好吗?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让小财女发出此感慨的,正是上一个吃瓜群众围观现场。以下内容易引起严重不适,请备好...,算了,别白费那功夫了,羡慕嫉妒恨是无药可救的。

任正非小女儿首次曝光,哈佛学霸且学习芭蕾舞多年

11月24日,全球顶级的名媛舞会(Le Bal)在巴黎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20岁的小女儿Annebel Yao受邀参加。和这则消息一起被披露的,还有一向低调的任正非为了给女儿参加舞会打call,面对媒体拍摄的全家福。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由此可见小女儿的受宠程度了。首次曝光的Annebel Yao,是位怎样的小公举呢?根据据法国媒体《巴黎竞赛画报》报道,今年20岁的Annabel Yao,目前就读于哈佛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科学和统计数据专业。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有多年芭蕾学习经历。

在《巴黎竞赛画报》的采访中,Annabel Yao提到自己的口头禅是如果你努力工作,你就会变得更好。她还表示获得真正的独立不是通过依赖父母,而是要靠自己。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额,说的都是大实话,但怎么听起来总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呢?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法国媒体在报道中强调,Annabel的这次活动是经过任正非同意的,而任正非本人也接受了《巴黎竞赛画报》拍摄全家福的请求。

要知道在华为目前的CFO孟晚舟进公司前,任正非也是藏着掖着,隐瞒她是自己女儿的事实。而这次,任正非竟然大方接受了媒体采访,只能说这个名媛舞会是货真价实的顶级了。

巴黎名媛舞会:看钱看脸看身材,还看个人品格

巴黎名媛舞会全称巴黎克利翁名媛舞会,又名巴黎克利翁成人礼舞会,被《福布斯》评选为全球十大奢华晚会。

最初,名媛舞会是英国皇室的保留节目,使命就是以名媛舞会为契机,每年将上流社会的姑娘们在成年的时候介绍给女王。法国的第一届名媛舞会是1958年在凡尔赛的橘园举行的。

受此启发,法国的知名公关奥菲莉在1992年重新包装了这一传统仪式,融入了品牌赞助、高级订制、慈善筹款等现代元素,打造成每年在世界各国寻觅十余位16岁到22岁的女孩参加的时尚盛会。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大家都知道物以稀为贵,但这一点通常在有钱人眼中失效的,毕竟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巴黎名媛舞会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只能通过主办方邀请,任何人都不能以买票的方式来参加舞会。

话说回来,虽然钱并不能买到入场券,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行的。这场舞会的挑选标准也相当严苛,首先你需要是皇室、贵族、豪门、明星或者国家政要的后代。

当然也有例外,在川普的女伊万卡16岁的时候,她妈妈曾托中间人介绍去参加舞会,后来又两次托人介绍伊万卡的妹妹蒂芬妮参加,但都被拒绝了,原因是奥菲丽不喜欢她们的父亲,直到两人年龄超过了,也没能获得奥菲莉的邀请。

其次,参加舞会的姑娘也需要有姣好的面容、曼妙的身材以及优雅的举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一定要是一个努力上进有思想的girl,私生活混乱的豪门继承人帕丽斯·希尔顿就曾因此被挡在了门外。

各种高奢加身,目标是做慈善

在这样高标准严要求的挑选机制之下的的姑娘们,就可以尽情享受童话梦了。所有受邀的女孩们在舞会开始的前两天就来到了酒店,早上女孩们早早就起床,身着香奈儿、艾莉萨博,迪奥等品牌赞助的价格在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的高级订制礼服。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人脚一双“红底鞋”,戴上独家订制的高昂珠宝,并由专门的彩妆团队为她们施上妆容。一番梳妆打扮后,姑娘们要接受来自各国杂志媒体的采访和拍摄,采访之后,她们还要与男舞伴们进行舞蹈的彩排。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这是什么大型玛丽苏偶像剧现场啊,朋友们,艺术果然是来源于现实的啊!但是,被称为名媛不是一件仅仅关乎物质的事。

在中国,名媛,是一个源自古代、在20世纪三十年代开始流行的一个称谓,一般是指那些出身名门、有才有貌、又经常出入时尚社交场的美女,此外,她们多对社会有所贡献,并热衷慈善。

所以这些漂漂亮亮的仙女们从全世界打飞的过去必然不是为了争奇斗艳这么肤浅的原因,人家是为了做慈善。

每年的舞会都会有为慈善项目筹募善款的惯例。在舞会寄给贵宾的请柬里,夹着一张小纸页,贵宾可以按照个人心愿,在上面写下为舞会的慈善项目捐款的数额。筹得的善款将直接打到机构,不会经过舞会组织者。

小财女私心揣度一下,以一个如此奢华的舞会来救济贫困者真的不是本末倒置吗?BUT,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真没啥好说的。

舞会上的中国面孔:有白富美也有灰姑娘

除了Annebel,今年还有两位华人名媛受邀出席舞会,分别是著名的华人设计师贝聿铭先生的孙女Anna Pei、以及香港TVB演员梁婉静和香港盈科高管李智康之女Angel Lee。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左图为Angel lee, 右图为Anna Pei

因为任正非小女儿的原因,今年巴黎名媛舞会曝光率特别高,但实际上,2003年就有中国人参加了。另一位大家比较熟知的名媛是澳门赌王何鸿燊最小的女儿何超欣,去年巴黎名媛舞会上,她是唯一受邀的华人。

何超欣本人也是优秀到不行,去年9月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录取,不仅精通中英法三门语言,而且对数学、计算机科学和经济学非常痴迷。对了,她哥哥就是最近把公司招股书当做生日礼物送给赌王的何煪君,富豪连续剧接起来了有没有?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不过,虽然前文提到了这场舞会的高门槛,但有个中国灰姑娘也凭借自己的努力“闯”了进去。2016年,中国女孩袁九儿和于航受邀参加舞会,袁九儿是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的女儿,而于航来自普通家庭。

当时17岁的于航是一位青年芭蕾舞舞蹈家,但凭借极高的艺术造诣获奖无数,她还曾与屠呦呦、郎平、刘慈欣等人共同提名“影响世界华人大奖”,并获得了希望之星奖。奥菲莉对此解释说,“家世并不是我选择的唯一标准。她受邀是因为出色的个人奋斗成绩。”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家里没矿,你还可以用后天努力来弥补。(认真脸)

除此之外,香港大亨周锡年的孙女Chelsea、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外孙女何家晴、香港富豪霍英东的外孙女刘泽仪、香港富商林建岳的女儿林心儿都曾参加过这个舞会。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有意思的是,有人争得头破血流都进不去,有人却爽快拒绝了。就是那个她妈有个性,她更有个性的窦靖童。童童之前也被巴黎名媛舞会邀请过,但因为她不愿意穿裙子,而希望像男士们一样穿燕尾服登场的想法没被接受而拒绝了。

扒完这些,小财女只想说,大部分人的人生是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人家是起起伏伏起起起起,又有钱,又努力,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是真实存在的啊!不知道这辈子多做好事还来不来得及,也想试试抽到上上签的人生。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微信勾搭小财女:yl496289141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华为小公主参加的巴黎名媛舞会,是“基因编辑”也改造不了的名利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