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0吨“假盐”被查!自贡建国以来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告破

据介绍,这是建国以来自贡破获的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也是一起对全国盐业市场有重大影响的大案。

5400吨“假盐”被查!自贡建国以来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告破

警方查获的假冒久大盐业集团公司的食用盐。图片来源/自贡警方

报案:自贡知名盐企销量锐减

自贡市公安局沿滩分局经侦大队民警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今年4月,久大盐业集团公司向警方反映,公司在市场上的销售量不断减少,月销售额从1500余万元急降至200余万元。其中,久大的支柱品牌“久大精纯"盐的销售量从月销售量4000吨锐减至不到1000吨;“久大绿标”从月销售量5000吨减至1200吨。

销售量的急剧下降给久大盐业集团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巨大冲击,使这家企业面临生存的危机。

盐是生活的必需品,每月的销售量是固定的,在没有人口大量流动的情况下,销售量的减少就意味着市场上有假冒品牌的盐销售。

久大盐业是自贡盐业的代表性企业,其产品进入了全国31个省份,在四川市场的占有率达60%。

沿滩警方经审查认为,假冒久大品牌的盐流入市场不仅危害人民群众的健康,也严重侵害了自贡传统知名盐业的合法权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案情逐级上报,引起自贡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

转机:假冒商标案牵出售假网络

根据仅存的零散线索,专案组一直未发现有价值的信息,让侦查工作在一开始就陷入僵局。为此,专案组不断调整着思路,努力寻找突破口。

今年4月2日,久大盐业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绵阳工商部门扣押了一批假冒久大商标的盐。接到消息后,专案组民警当即赶到绵阳核查案情。据查,这批假冒久大商标的盐共有1000多件,总重约20吨,初步估算总价值约8万余元。

警方向上游新闻披露,这批盐来自于一个叫某辉商贸的公司。老板李某勇交待这批盐是从简某清处购买,而简某清则辩称这批盐都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至此,案件的关键人物简某清浮出水面,进入警方的视线。

通过信息研判,专案组分析认为,批发假冒久大品牌盐的简某清只是售假链条中的一环。为了深挖制假贩假的渠道和来源,专案组决定暗地里加强对简某清的监控,找出他的“上家、下家”。同时,该案确定为“4.02”专案。

5400吨“假盐”被查!自贡建国以来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告破

警方查获的假冒久大盐业集团公司的食用盐。图片来源/自贡警方

侦查:售假网络逐渐清晰

陈亮赶到时,由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华主持的会议已经开始。“参会的人不多,但气氛紧张、凝重。”此时,案件还处于高度保密阶段。在听完“4.02”专案的案情通报后,会议当场任命陈亮担任侦查组组长,第一个任务是:“今天晚上有一车货从自贡发往成都,立即开始跟踪,查清货物去向。”

自此,在经过前期的信息研判后,“4.02”专案的侦查工作正式启动。

当天下午,陈亮带着2名侦查员开始实施跟踪。循着货车在成都龙桥镇卸货的仓库以及转运车辆车牌号等线索逐一排查。很快掌握了简某清用于转运仿冒盐的运输团队、多个存储仓库以及销售规律,“他每个星期进一到两次货,运到仓库后都在半夜或者早上卸货,且装卸工人固定。”

与此同时,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在围绕简某清的生活轨迹进行追查。简某清从2002年开始做盐生意,“其社会关系复杂,真盐、假盐都在卖,调查取证难度极大。”

两条线反馈信息的交织,给破案提供了更加明确的线索。简某清贩卖假冒盐的网络也逐渐清晰:他将仓库中的盐转手卖给李某、王某梅、张某等“下家”,通再过“下家”流入市场。

保密:侦查过程中的重中之重

“由于简某清销售的链条很多,在侦破上很容易找到突破口。”曾参与过多起大案侦破的陈亮意识到,保密是侦查过程中的重中之重,“一旦打草惊蛇,嫌疑人停止进货、销售,全案就会功亏一篑。”

在6月初的一天,陈亮带领侦查民警开展蹲守,寻找侦查机会,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在仓库卡车上发现重要线索。一个多月的调查后,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根据专案组掌握的情况,简某清竟是四川地区最大的假冒久大品牌盐批发商。他每月的发货量极大,下级商家竟有20余人,地域涉及湖北、贵州、山东和四川成都、乐山、绵阳、德阳、攀枝花等地。

5400吨“假盐”被查!自贡建国以来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告破

警方查获的假冒久大盐业集团公司的食用盐。图片来源/自贡警方

蹲守:偏远山区找到制假窝点

“虽然销售的网络逐渐清晰,但是如何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找到生产假冒盐的窝点,成为专案组的一大难题。

在这段时间里,陈亮发现简某清多次到乐山和一个叫赵某勇的人见面。同时,也有乐山方面的车在往简某清的仓库送货。经抵近侦察,车上装的正是“久大精纯盐”。根据这一重要发现,专案组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乐山。很快,一个位于乐山犍为县某偏僻山区的制盐工厂很快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

为进一步确定这个制盐厂就是制假窝点,专案组在盐厂四周设置观察点24小时监视。“6、7月份天气炎热,蹲守监视时车内不能开空调,特别在晚上四周一片寂静,这个时候如果开空调,发动机的嗡嗡声立刻就会暴露观察点。”陈亮回忆,在那段时间里,所有侦查员都只能在蚊虫肆虐的荒草丛中蹲守。

为了摸清盐厂内部生产情况,专案组多次秘密深入厂区开展侦查,了解厂内生产和囤货情况。

随着发现的线索越来越多,专案组原来的警力开始捉襟见肘。自贡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少杰指示:抽调精干警力补充进专案组,集中力量,攻坚克难,推动整个侦查破案工作的深入进行。

经过两个多月的耐心摸排,专案组掌握了该厂生产、运输、储存的基本情况,确定该制盐工厂为生产假冒盐的窝点。

收网:200余名民警多地实施抓捕

经过三个多月不懈侦查,警方基本查明这个以生产、运输、存贮、销售一条龙的特大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在认真分析后,专案组认定收网时机已经成熟,迅速制定了抓捕方案,决定在成都、乐山、德阳等地同时开展收网行动。

2018年7月12日晚,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姜华、沿滩公安分局局长曾德平坐镇指挥,由200余名警力组成的抓捕队伍从自贡紧急出发,分别奔赴成都、乐山、德阳等地对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13日凌晨,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各组民警陆续行动,将产、供、销各个环节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在对犯罪嫌疑人赵某勇的抓捕难度最大。为此,12日晚上7点,民警徐枭一行5人就到达赵某勇楼下蹲守,等待指挥部的抓捕指令。到了早上6点过,守在单元门口的徐枭看见一男一女神色慌张的下楼,女怀抱一个黑包手包,男子提着一个蓝色口袋。

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徐枭一眼就认出了男子就是赵某勇,并立即上报“情况有变,赵某勇要跑”。

指挥部随即下达抓捕命名,两人刚出小区门,就被埋伏在外的民警抓获。在赵某勇提的蓝色塑料包中,发现大量久大精纯盐包装袋和一个账本。徐枭手包提了一下,“很沉,里面像是有个‘个铁坨坨’”。打开后发现,包中有一把手枪,子弹30余发。

据赵某勇交待,当时他是准备将枪和账本带到岷江边销毁。随后抓捕组还在赵某勇的房间里搜出部分盐和两本账本。

警方数据显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6人,捣毁制假工厂一处,现场查获未销售的假冒产品3000余件,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扣押、冻结的现金1000余万元。这个为害多年,集产、运、储、销为一体的假冒久大品牌盐的犯罪网络被彻底捣毁。

内幕:真假盐混卖还提供“售后”服务

经查,赵某勇长年从事假盐销售,曾两次因贩卖假盐被查处,长期贩卖假盐的他,也深谙贩卖假冒品牌盐能赚取的巨额利润。

2017年4月,赵某勇联系了乐山某峰盐化工有限公司犍为分公司生产假冒久大品牌的盐。该公司总经理涂某、销售副总邱某坪和生产副总张某清合谋,在未获得久大制盐有限公司授权的情况下,私自生产假冒“久大”商标的精纯盐,并以每吨1400元的价格销售给赵某勇,获利765万元。

赵某勇作为一级经销商则将这些盐以每吨1900元的价格卖给二级经销商简某清、唐某秀,获利1026万元。再由此二人以每吨2000至3000元不等的价格将卖给三级经销商李某、王某梅、张某等人,最终流入市场。

一年多时间里,盐厂共生产假冒“久大”商标的精纯盐5400吨,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这些盐大多销往湖北、贵州、山东和四川成都、乐山、绵阳、德阳、攀枝花等地。

在这个庞大的制售假冒久大商标盐的体系中,涉案人员大多常年都在做盐生意,有的还是真盐和假盐混卖,偶有下家商家售假被查处,还会拿出购买真盐时的正规票据,为被查商家做“售后”服务,帮助商家逃避打击。

为了方便贩卖假冒盐,简某清还在成都的大丰镇、龙桥镇、都江堰等地租用了6个仓库,花费上百万元对仓库进行装修升级,并购买了6量货车聘请专业驾驶员组建车队用于运输。

在捣毁制售网络后,专案组乘胜追击,进一步深挖细掘,从原料、包装物等多个环节入手,对案件上下游利益链逐一深挖细查,准备以非法经营罪对涉案的下级经销商和印刷制作包装的厂家进行打击,战果还在不断扩大。

经侦查终结,涂某、邱某坪、张某清等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赵某勇、简某清、唐某秀等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31人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胡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5400吨“假盐”被查!自贡建国以来最大假冒盐业注册商标案告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