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表面继续繁荣的三星,手机业务不断滑向困境,被中国主要国产品牌华为、OPPO、Vivo、小米等攻城掠地,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这不是三星面临的唯一麻烦,现在就连三星最赚钱的那个香饽饽——芯片和显示屏业务,都成了三星的“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了。

据韩国工人维权组织统计,在韩国三星半导体工厂,有320人在被三星雇用后患上了与工作相关的职业病,其中已经造成了118人死亡。三星一直不愿承认,与受害者代表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诉讼。但就在前几天(11月23日),三星终于低下头颅,放低身段,与受害者代表达成和解,道歉并低头认罪。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三星半导体业务负责人、CS事业部代表理事金基南代表三星宣读了道歉文书,承认没能努力解决相关问题,对工厂管理存在不足,向遭受痛苦的员工和家属致以诚挚的歉意,并公布了赔偿方案,患病员工最高可获得1.5亿韩元(约合92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在终端产品,如电视、手机、空调、冰箱、洗衣机等不断下滑的情况下,芯片和显示屏业务为这家世界电子巨头挽留了一点颜面。2018年第三季度,三星整体销售额为674.6亿美元,增长5%,利润为154.1亿美元。其中,负责生产RAM、存储、系统级芯片(SoC)和基带等的半导体部门创造了119.8亿美元的利润,盈利贡献率为78%。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但这块光鲜业务下面掩藏的丑陋,饱受本地三星半导体工厂员工诟病,因为在三星半导体闪存芯片、系统芯片、基带芯片、显示屏等生产过程中,光刻、蚀刻、钝化、离子注入、封装等环节,需要接触苯、甲醛、砷等致癌物质,从而造成员工患上癌症或白血病,甚至造成年轻女工不孕、流产、小孩先天性疾病等。目前已有超过300名员工被查出患上血癌、狼疮、淋巴癌、多发性硬化症等16种癌症,以及其他一些罕见疾病,出现了上百人死亡。

相比较而言,这些或患病或死亡的工人,具备年龄低,约为20-30岁;学历低,普遍为高中生;维权意识薄弱等特点。这成为这件事拖得太久的主客观原因。

其实,早在2007年,受害者代表就已经向三星努力索赔了。2007年,韩国出租车司机黄相吉22岁的女儿在三星工作后死于白血病,黄相吉发现同一生产线也有另一同事死于白血病,开始怀疑公司隐瞒工料含有致癌物,并揭发了此事。然而,三星一直拒绝承认,拒绝做出赚赔偿,这一拖就是十年,弄得上诉者筋疲力尽。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出现问题,不是找原因,寻求解决方案,而是推卸责任,是三星的惯性思维逻辑和大企业做派。不到迫不得已,三星是不会承认错误的。由于国家不同,同样的事,三星采取的态度和手段不同,韩欧美日在优先考虑范围内。对中国,能拖则拖。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NOTE 7手机系列爆炸案,在韩日欧美等国都普遍召回了,在中国市场就是迟迟不肯召回。后来在中国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干预下,才象征性地部分召回。

在韩国出事的三星芯片和显示屏工厂,在中国也大规模存在,毕竟三星芯片和显示屏业务的客户,多为中国企业。

三星在苏州投资的第8.5代TFT-LCD生产线建设项目于2012年5月开工建设,2013年11月投入试运行。目前已经正常运转了五六年。在西安高新区,三星有大规模的存储芯片项目,于2012年开建,一期项目总投资达1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700亿元),2014年5月竣工投产。

2017年8月30日,三星电子株式会社与陕西省政府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决定追加投资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0亿元),在西安高新综合保税区建设三星(中国)半导体有限公司存储芯片二期项目。2018年3月28日,在西安举行了三星(中国)半导体有限公司存储芯片二期项目开工奠基仪式,整个工厂的扩建到2019年结束,建成后年产能有望达到1000万块固态硬盘。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

同样的生产环境,在生产过程中,采用同样的原料和工艺,必然面临着三星半导体工厂员工在韩国面临的同样的问题,这不得不让人为在中国三星半导体和显示屏工作的中国员工捏一把汗:相对于韩国员工,中国员工的流动性更强,文化层次更低,维权意识更为薄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韩国三星半导体成癌症制造厂,为中国员工捏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