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前两天,江歌妈妈的微博“苦咖啡-夏莲”上了热搜。

在江歌被害711天,她将依法启动对刘鑫的法律诉讼。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信息大浪的时代,多面的呈现,让许多人和事渐渐淡忘。许多时候,发酵过的事,就算走得再远,依然清晰可见。

我至今仍然难以忘记的,是这个母亲,顽强地战斗。她跟那些攻击她的网友争辩,她跟不理解她的人甚至对骂,甚至于她也说出了在别人看来,并不是那么体面的话。

她好几次上微博质问刘鑫,一次一次地,完成一个母亲自我的哀思,和常人只能劝慰却无法感同身受的悲痛

这一次,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内心依旧触动:

我喜欢,并且支持这个女人。她不需要成为一个完美的受害者妈妈,只要是正确的,她有资格并且有理由走下去。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知乎上曾经看到有一个问答是: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江歌妈妈?

有一段很感人的回答,来自于胖猫咪scofield:

“而你,在酒足饭饱之后点完视频,看到江歌妈妈悲痛欲绝的样子真是不讨人喜欢,网友为江歌伸张正义的样子吃相难看,你嫌弃他们姿态不够优雅,你开始审美疲劳,你不喜欢。

因为你的明天可以继续过,江歌的遭遇只是一个互联网上消遣时光的事件而已;而对于江妈来说,她失去了对未来的所有希望,以及未来的经济来源——这些本来都是寄托在江歌身上“。

许多人不喜欢江歌妈妈,无非是因为她不够体面地面对自己遭遇的一切,甚至于觉得她胡搅蛮缠地面对刘鑫,不够理智。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因为在她们看来:

“又不是刘鑫拿刀捅了江歌,刘鑫也是人,也允许懦弱啊。

你作为一个丧失孩子的妈妈,怎么可以这样呢?”

或许,你不是江歌妈妈,你真的不知道;我不是江歌妈妈,我也无法度量她的痛苦。

就像鲁迅在《而已集》里写过的一个例子:楼下一个男人病得快死过去了,可是隔壁得一家嗨放着留声机,以及还有人狂笑,有人打牌。

人世间,许多悲欢离合,都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有最清晰的体验。

至于其他,不过是良心的坐拥,良知的体验。

但我大概单凭直觉就能感到,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中年丧子的痛,大于任何,甚至于自己死去一次。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从一开始,到后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个失去女儿的母亲?

网上的许多水军,我更愿意相信,她们是键盘侠,是被雇佣来的,是被金钱蒙蔽了双眼,而说了不想说的话;

也不愿意承认,人心颠倒是非黑白。

毕竟,许多线路是清晰的。

陈世峰杀了江歌,而刘鑫锁了门。如果这尚且不足以说刘鑫坏,是因为胆小。

那么后来,刘鑫妈妈说,江歌命短,不管我女儿的事。那么就是恶毒。

刘鑫在网上一再狡辩,试图挽回网友的站队,也是恶毒。

刘鑫很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然而,一次次的线索证明着:

刘鑫并非无辜,而江歌的死根本与她有关,最重要的是:如果刘鑫不躲在江歌家里,或许对于江歌母亲来说,失去女儿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而更心寒的,大概是刘鑫之后的表现——隔空的对立,甚至于挑衅,说是为了生存欲,其实更是一种坏。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或许在别人看来,完美的受害者是怎样的呢?

是失去了女儿,但原谅了坏人,用一波波鸡汤来呼唤人间的祥和,大家相安无事,最好是还能煽情,人间有大爱,坏人也会变好。

抑或是就算知道了坏人,不该刨根问底,岁月静好地走向人生地下一段,成为一个“伟大”的单亲妈妈。

甚至于最好是不指责,只把一切烂在心底。别人帮忙的时候说谢谢,还能放出圣母一样的光辉。

可是,对不起,不要强加给别人。

你愿意,你希望,不代表别人必须成为你眼中的完美受害者。江歌妈妈没必要活在你们的期待里。

网上那些一字一句指责:

说江歌妈妈靠女儿,写文字放大痛苦,进而敛财;

说江歌妈妈诈捐,用女儿的不幸赚得满盆;

说江歌妈妈有幕后操手,所以才让刘鑫备受指责;

说江歌妈妈穿的大衣价值1万多,根本就是贪钱。

甚至还出现了丑化江歌妈妈的图片,我实在不忍放出来。上网的网友可以搜到。

那些人,拼命去找江歌妈妈身上的不够完美,以来证明她的受害也并不可怜。

那些渴望看清生活真相依然热爱生活的英雄主义者,其实江歌妈妈并不需要,也没必要。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我私心支持江歌妈妈一路带着信念走下去,因为那是她余生最大的支撑和依靠。

江歌走了,为江歌的死做完她想做的事,在法律范畴内,她所能够做的一切,我都觉得不存在任何异议。

坏人该伏法的伏法,该接受谴责的谴责,法律和道义,她需要的是一个说法,一个交代,一个失去女儿的人该有的应答。

而社会的所有善意,其实是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能否在重大事件面前,清晰地看到见天地、见苍生,既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再次套用郝劲松的一句话: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

“公民和普通百姓的概念区别是什么?”

“能独立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但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我认为他才算一个真正的公民。”

世界总会越来越好,通透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因为这些无用的社交,只会拖累你的人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江歌妈妈,你太过分了!”“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