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基因编辑婴儿︱科技部回应:将按有关法律进行处理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已停薪留职的副教授贺建奎操刀的“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消息,引发了巨大争议。

更多相关新闻

【最新消息】

11月28日12:47

因公开发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发布而卷入巨大争议中的贺建奎,终于首次露面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并作相关发言。

于11日27日在香港开幕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由包括研究人员、伦理学界、政策制定者、病患者团体在内的代表参会。两天前,因公开发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峰会期间的媒体采访环节,会议组委会主席、诺贝尔奖学者David Baltimore(戴维·巴尔的摩)表示,不了解贺建奎演讲的内容,目前不会对他进行评论。组委会将会在贺建奎发言后,再决定是否发布相关声明。

贺建奎身穿白色条纹衬衫,黑色长裤,手持棕色公文包。他说:“首先我必须道歉,我的整个实验结果,由于实验的保密性,所以数据被泄露了,在这个场合我分享数据。此前两天此事非常火爆。这个研究,是已经递交了整个伦理委员会来监管。”(24小时客户端)

贺建奎于11月28日中午参加峰会讨论

据最新消息称,按照原计划,贺建奎于今天中午11:30,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参与小组讨论。但是另据媒体报道称目前计划可能有变,主办方或将为他单独安排了一个讨论会。

钱报记者从现场人员发回的信息里了解到,由于会议议程前一环节有专家发言超时,因此贺建奎露面的时间亦被推延。目前预计定在今天中午12:15,贺建奎露面并进行相关发言。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发言议程中显示有安排贺建奎在列。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峰会现场。

峰会昨日开幕时,贺建奎并未现身。不过,有消息称他其实从本月26日开始就已经在香港。峰会组委会主席、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David Baltimore此前表示,鉴于尚不知贺建奎将发表什么内容,因此不便对此作评价。(据24小时客户端)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David Baltimore

【早前消息】

贺建奎将现身峰会发言,曾对7对夫妇16个胚胎“基因编辑”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11月27日在香港开幕。“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当事科学家贺建奎原定将参加峰会,并在28日下午演讲。但他在开幕前一天,向全世界宣布了“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身陷舆论漩涡中的贺建奎,今天是否会现身?又会做何回应?

贺建奎确定在28日的峰会上发言。

可遗传的基因组编辑临床试验,一直是许多研究小组争论和探讨的热点话题。

在中国,导致了这两个孩子出生的临床试验是否符合相关标准,还有待商榷。

我们的目标是确保人类基因组编辑安全、合理、有效且负责地进行,并且造福全社会。

声明全文

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香港)即将召开之际,大会组委会获悉,中国诞生了一对被胚胎基因组编辑的双胞胎,而领导这项研究的贺建奎研究员也即将在本次峰会(周三)上发言。

可遗传的基因组编辑临床试验,一直是许多研究小组争论和探讨的热点话题,目前已经有大量的研究证据,为进行可遗传的基因组编辑临床试验提供了有力的理论证据和研究基础。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与医学科学院2017年发表的报告中写道,在临床前研究充分阐明潜在的风险和益处,并且通过同行评审的情况下,这类的临床研究可能会被批准。但这仅仅是在没有更有效的治疗手段情况下,人们选择更先进医学手段的方式,但不得不提到的是,这些研究提供的手段只是一类可以选择的替代方式,而在临床研究进行的整个过程中,必须要做到高度的透明化,并且需要经历严格的监督和审查。此外,报告还提到,在进行这类研究时,我们应该保持谨慎的态度,同时需要广泛征求社会公众的意见和建议,并且在相关部门制定了有效的监管手段(包括研究的标准和结构体系)的情况下,这项研究才是真正有意义和科学的。

让我们将目光放到欧洲。2018年英国纳菲尔德生物伦理学委员会发布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明确指出“我们应该建立一个高效的遗传性基因组编辑的干预环境”,这样才能保证人类遗传基因编辑的安全性。而在中国,导致了这两个孩子出生的临床试验是否符合相关标准,还有待商榷。

大会组委会希望通过这次高峰论坛的对话,可以进一步增进全世界对人类基因组编辑相关研究问题和伦理问题的认识和理解,而我们的目标是确保人类基因组编辑安全、合理、有效且负责地进行,并且造福全社会。

美联社长文披露

制造基因编辑婴儿的十个关键信息

在Youtube发布精心拍摄并配以中文字幕的五段宣传视频,接受美联社采访、向中国媒体发布消息.....基因编辑婴儿制造者贺建奎所作的一切都显示他早已做好了炒作一番的准备。美联社于11月26日刊发了对贺建奎的独家专访,披露了有关这项操作的若干重要信息,并表达了美国科学界的担忧,但文章并未就最关键的伦理审核方面提供信息。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一、孩子的父母是如何筛选的?

贺建奎通过中国最大的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桦林”招募受试志愿者。参与该项目的所有男性都感染了HIV病毒而所有女性都未感染。这些父亲们的感染情况已被标准的HIV药物强力抑制住,并且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在不改变基因的情况下防止遗传给后代。

二、基因编辑婴儿的过程是怎样的?

操作过程只是一般的体外受精技术,在培育胚胎细胞时进行基因手术操作。贺建奎先将精子与精液分离,也就是“洗精”,因为精液内可能会潜伏HIV病毒。再把单个精子放入单个卵子中,完成受精,然后加入基因编辑工具。当胚胎成长3到5天时,他取出一些细胞检查编辑情况。

三、共有多少胚胎接受了基因编辑?

贺建奎为7对夫妇的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有一位女士最终怀孕,就是这次贺建奎宣称已出生的双胞胎的母亲。参与项目的夫妻可以选择使用编辑过或者未经编辑过的胚胎尝试妊娠。在总共22个胚胎中,有16个经过了基因编辑。这次分娩双胞胎的妊娠之前,还有11个胚胎进行了6次妊娠尝试。

四、这对双胞胎的基因编辑是否完全成功了?

检测结果显示,这对双胞胎中的一名已经改变了预期基因的两个副本,而另一名只改变其中了一个。贺建奎称,没有证据显示其他基因受到了损害。只被编辑了一份基因的人未来仍有可能感染艾滋病,尽管非常有限的研究表明这类人在感染后病程会发展更慢一些。

即使是为贺建奎辩护的美国基因工程学家丘奇也对此表示质疑,”如果只是特定细胞中的一些改变,几乎就和没有编辑一样,因为HIV感染仍有可能发生。“

几位美国科学家从相关资料中注意到,贺建奎实施的基因编辑并不完整,双胞胎中至少有一位的细胞似乎是由具有各种变化的细胞拼凑而成。

五、孩子们目前状况如何?

贺建奎称,现在这对双胞胎已经和父母出院回家。在此前的密切监护下,母亲怀孕状况和对婴儿检查都正常,孩子出生后又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没有发现异常。他认为这再次证明了基因编辑手术的安全性。当事人的父母拒绝透露身份、工作等信息,不愿接受采访。

贺建奎称,在专家评估完成安全性分析之前,已经暂停了更多的妊娠尝试。

六、这项实验已经进行了多久?

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实验室的覃金洲博士说,他们对CCR5基因进行三年多的实验,证明基因手术是安全的。贺建奎则表示,他已经在实验室里对实验鼠、猴子和人类胚胎进行过多年的基因编辑实验,并申请了相关操作方法的专利。

七、项目为参与者提供了哪些承诺?

贺建奎宣称,他会为通过该项目诞生的孩子提供保险,并在18岁之前提供医疗跟踪。如果他们愿意,医疗跟踪在他们成年后仍将继续。但他同时承认,并没有事先告知参与者,一旦获得了“第一个”基因编辑的婴儿,其他参与夫妇将没有机会继续享受这一免费的生育治疗,而免费治疗本身是协议的一部分。

八、这项实验有没有外国科学家参与?

美国莱斯大学物理学、生物工程教授Michael Deem是贺建奎的合作者。Deem认为基因编辑的作用就类似于疫苗。Deem是贺建奎博士时期的导师,贺建奎两家公司的科学顾问,并拥有“少量股份”。他们两人都是物理学背景,但对生物工程感兴趣。两人此前都没有进行人体临床实验的经验。

九、参与实验的夫妻是否充分知情?

贺建奎出示的文件显示,这一项目于11月8日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登记,但知情同意书称该项目为“艾滋病疫苗研发”计划,所以目前尚不清楚参与者是否对项目的潜在风险与收益充分知情。

贺建奎的合作者Michael Deem表示,当参与者表示同意时,他就在中国,他“绝对”相信他们已经了解了风险。贺建奎则称,他已明确告知参与者这是基因编辑胚胎的首次尝试,存在风险。

贺建奎称,任何可能接触到包含艾滋病毒样本的医疗人员都已经被告知,医院中的一些员工并未获知该研究的性质,这是为了对参与者的艾滋病感染情况保密。

十、美国科学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贺建奎选择在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的前一天突然公布这一爆炸性的消息,连峰会主席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David Baltimor事先也毫不知情。

几位美国科学家评价了贺建奎向美联社提供的资料,他们表示到目前为止这些实验还不足以说明基因编辑起效,也不能排除其他伤害。

听到这一消息后,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副教授、遗传学期刊编辑Kiran Musunuru说,“这是恣意妄为.....在道德上和伦理上都无法辩护的实验” 。他表示,即使基因编辑工作是完美的,没有正常CCR5基因的人也面临着感染其他病毒的风险,比如尼罗河病毒,或是死于流感。现在有很多方法能预防、治疗HIV感染,但基因编辑的风险实在令人担忧。

斯克里普研究所创始人,美国遗传学家Eric Topol认为“现在还为时过早,我们正在处理人类(基因编辑)的操作指南,这是一个大问题。”

也有极少数科学家为贺建奎辩护,遗传学家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表示艾滋病对公共健康威胁日益增加,为了让人类能抵抗HIV病毒,“我认为这情有可原”。丘奇被称为“基因大神”,他创办了19家公司,对于基因科技改变人类的未来如实现逆生长等,都提出过大胆想法。

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在生育治疗中使用基因编辑技术为时过早

“在对重大的伦理、社会和安全问题进行深思熟虑之前,任何对人体生殖细胞进行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或人类胚胎在生殖治疗中的应用,都不应该再进一步了。”针对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布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相关报道,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ISSCR)当地时间11月26日专门发布官方评论称。

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成立于2002年,是以促进干细胞研究和临床转化为目的的国际性学术组织,在全球60多个国家拥有约4000名会员。

其官方评论称,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已了解到相关报道,即中国科学家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在体外受精阶段对两个人类胚胎的遗传物质进行更改,这些胚胎此后被植入病人体内,并导致两名婴儿出生。

“ISSCR支持在实验室研究中对人类的精子、卵细胞或胚胎进行基因编辑,但仅仅在这些研究受到严格审查和监督的条件下,正如我们的国际指南中所建议的。”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主席道格·梅尔顿表示:“当前我们并不支持任何对人类生殖细胞或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

这份官方评论说,在生育治疗中使用CRISPR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为时过早,目前不应进行这样的尝试。因为潜在的由胚胎意外的基因修改带来的健康风险仍然是不确定的。

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表示,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修改很有可能影响人体的大多数细胞,包括生殖细胞,因此可以遗传给后代。相比体细胞基因治疗,这导致了对潜在的安全风险和意外结果更深的担忧。因为体细胞基因治疗只是对人体某些细胞进行基因编辑,例如对血细胞进行基因编辑以治疗血液疾病。

与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的官方评论相呼应的是,国内学术组织和学术团体也在第一时间密集发声。

“我们高度关注此事,坚决反对任何个人、任何单位在理论不确定、技术不完善、风险不可控、伦理法规明确禁止的情况下开展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中国科学院学部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11月27日发布声明说。

“贺建奎课题组的研究属于个人行为,该研究既违反中国目前的科研管理规则和伦理规范,同时也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11月26日,中国遗传学会基因编辑研究分会和中国细胞生物学会干细胞生物学分会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基因编辑专家能够恪守相关的行为规范,严格自律,共同维护好国内基因编辑等前沿生物技术领域的净土。

上述两个分会还专门于27日发布了英文版联合声明。“这两个分会涵盖了相当大一部分国内从事相关研究的科研人员。我们希望对国际学术同行发出中国相关研究者的态度和声音。”参与拟定声明的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基因工程技术研究组组长王皓毅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国内外相关学术团体的发声,体现了学术界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共识。

(据科技日报)

科技部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27日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部长茶座”活动中,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对引起社会极大关注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做出回应。徐南平表示,2003年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而本次“基因编辑婴儿”如果确认已出生,属于被明令禁止的,将按照中国有关法律和条例进行处理。(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科院:坚决反对基因编辑婴儿临床应用,应及时公布调查进展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中国科学院学部 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

2018年11月27日 (据科学网)

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贺建奎未提交研究原始数据,不算正式注册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11月27日上午,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平台一级注册机构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主管吴泰相回复记者称,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的临床试验系补注册,“ChiCTR1800019378”这一注册号为临时性,贺建奎提交了研究结果数据,但截至目前未提供证明该研究确实存在的原始数据。

吴泰相说,已通知贺建奎等人尽快提交,并正在等待这些原始数据。“如原始数据审核时发现虚假数据,注册号将被注销。通过后,方为正式注册。”

注册信息显示,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临床试验于2018年11月8日首次在中国临床试验中心注册,并在11月26日更新。但据报道,该试验在2017年3月7日已经开始。

注册信息填报中涉及到的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发声否认为该项目进行伦理审批及提供资助。

目前该中心已经根据新闻媒体所公布的信息,向贺建奎等研究者发去质询函,要求其澄清相关信息的真实性。(据澎湃新闻)

CRISPR-Cas9技术共同发明人回应基因编辑婴儿诞生

更新丨贺建奎香港峰会露面谈基因编辑婴儿

“当务之急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科学家充分解释他们打破全球共识,即目前为止,不应该进行CRISPR-Cas9在人类种系编辑方面的应用。”公众必须考虑以下几点:

1.临床报告尚未发表在经过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献中。

2.由于数据尚未经过同行评审,因此无法评估基因编辑过程的精确度。

3.迄今为止所描述的工作强化了在人类胚胎中基因编辑中划清界限的重要性,正如国家科学院所建议的:明确存在未满足的医学需要、并且没有其他可行医学方法情况下的紧迫需要。

至关重要的是,这一消息不会影响使用CRISPR技术治疗成人和儿童疾病的许多重要临床努力。关于基因组编辑技术许多用途的公开和透明的讨论必须继续下去,正如未来三天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所讨论的那样。

11月29日,Jennifer Doudna将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主持“公众参与努力”小组讨论。

据人民网11月26日报道,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这对双胞胎姐妹尚处于胚胎未植入母亲子宫时,其中一个基因(CCR5)经过基因编辑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这项由研究人员率先口头发表的成果目前尚未以论文形式正式发表,也未由领域内其他专家审核。但该消息目前已引发全球哗然,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Kiran Musunuru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这是不合理的。”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转化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Translational Institute)所长、基因组学家Eric Topol认为,“这还为时过早。”美联社报道中则称,许多主流科学家认为这太不安全,其中一些甚至谴责这项研究为“人体试验”。(据澎湃新闻)

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委员会:遗传基因编辑须遵循十条原则

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11月27日在香港大学召开。峰会委员会建议只有在强有力监管框架下,才允许对遗传基因编辑进行临床试验,必须遵循10条原则:

1.无合理替代方案

2.试验仅限于预防严重疾病或病症

3.试验仅限于编辑已被确信证明会导致或易患疾病或病症的基因

4.试验仅限于将这些基因转换为人类普遍存在的版本,并已知与普通健康相关,很少或没有证据显示将产生不良反应

5.试验提供有关风险的可靠临床前和/或临床数据及程序的潜在健康益处

6.对研究参与者的健康和安全临床试验进行严格监督

7.提供全面、长期、多代后续计划,同时仍尊重个人自主权

8.保持最大透明度的同时,保障患者隐私

9.保持公众持续参与,并持续评估健康及社会效益和风险

10.建立可靠的监督机制,以防止实验扩展到预防严重疾病或病症以外的用途。(据中新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关注基因编辑婴儿︱科技部回应:将按有关法律进行处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