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通常情况下,一部电视剧连续更新两季以上,剧集评分就会呈现不断下降的态势,国内国外影视作品们通常都逃不开这个宿命,但《毛骗》显然不在这个行列之内。

作者 | 刘丹如

优映文化的办公室在石家庄市北二环的一个新小区里,没有任何标志,只是大门上方挂了一块写着“不亦乐乎”四个大字的牌子。大多数路过的人都不知道,在一排超市、饭店中间的这个底商里,“隐藏”着热门网剧《毛骗》、《杀不死》的制作团队。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说《毛骗》热门不如说是“神奇”。通常情况下,一部电视剧连续更新两季以上,剧集评分就会呈现不断下降的态势,国内国外影视作品们通常都逃不开这个宿命,但《毛骗》显然不在这个行列之内,这部从2010年开始更新的网剧,豆瓣评分一路从8.4上升到第二季的9.3,到了2015年的《毛骗》终结篇豆瓣评分已经达到了9.6,这是国产剧豆瓣评分的巅峰,超过了87版的《红楼梦》和86版的《西游记》这两部经典神作。

《毛骗》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无法与后者相提并论,不少影评人在向粉丝安利这部剧时都用了“神剧”两个字,这也足以证明其质量和受欢迎程度。“其实毛骗第一季和第二季硬件条件真的很差,我们自己都不太会去回头看。”《毛骗》的制片人李洪亮很坦白的说。

早期粗糙的制作也阻碍了《毛骗》走向大众。由于画质是在太差,不少观众就在打开第一集时就放弃了,也因此不少《毛骗》的死忠粉在向其他人安利这部剧时总要提醒对方,“不要在意画质,只要坚持看下去就知道有多好看了”。《毛骗》拥有一大批为其“操碎了心”的死忠粉,他们在豆瓣给《毛骗》打高分,充当自来水四处安利,同时也在毛骗迟迟不更新时“追杀”制作团队,在这些死忠粉的支持下,《毛骗》终于在网剧中杀出了名气,其制作团队也日益成熟壮大,并在2014年注册成立了河北优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和大多数影视团队集中在在北上广浙不同,《毛骗》的团队从2008年开始拍摄网剧至今始终都没有离开过石家庄。最初是因为《毛骗》的主创团队从导演到演员大多都来自于河北传媒学院,拍摄第一部网剧《大学同居那些事儿》时,他们还没有毕业,毕业之后还是选择留在石家庄,过去8年,大家一起吃一住一起拍剧。李洪亮说:“我们是像一个乌托邦一样的团队。”

在《毛骗》走红的背后,网剧这个品类终于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在几大视频网站争夺用户强大意愿的推动下,今年上半年,有两百多部网剧播出。包括正午阳光、工夫影业等传统影视团队都加入到网剧的制作中。

《毛骗》团队曾经在石家庄的一个城中村的老楼里多年无人问津,现在四面八方的朋友纷至沓来。影视大咖、各种平台来谈合作,投资机构来看项目。过去两年,注册公司,搬办公室,开拍新剧,筹备融资,随着一系列变动,团队飞快的成长起来。

不过,对于刚刚注册三年的优映文化来说,还有更多不确定性,“如果有人每天来谈三亿五亿的项目,我是谈还是不谈?我们还能不能专心创作?”,“我们这个团队的优势到底是什么?”,“《毛骗》这个IP如何开发,要不要拍电影?”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搬到北京去?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李洪亮说:“很多投资人合作方都劝我们搬到北京去,但是我们觉得在石家庄挺好的。”

和其他的影视公司不同,优映团队从草创时期至今一直都是吃住办公在一起,最初是在河北传媒大学附近的城中村一个小二楼,吃住拍摄都在那里。现在条件变好了,租下石家庄市内的一个小区临街的商铺作为办公地点,团队成员就全部都租住在商铺所在小区里。“我们在这个地方可以一起创作一起生活,平时穿个裤衩拖鞋就能来上班,晚上创作到一两点也很方便。“李洪亮说。

2008年,离《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报告老板》的诞生还有五年,“网剧”的概念对人们而言还很陌生,视频网站们主要以拍客们上传的小视频为主,那一年最火爆的视频是一个拍客上传的一个女孩在西单地下通道唱歌的视频。

但此时刚刚毕业的李洪绸已经拉起班子开始拍摄网剧,在此之前,他在学校时就经常用DV等拍摄器材拍摄一些短片上传到视频网站。2008年毕业之后,他和相识已久的朋友一起组建了优优影像工作室,租下一栋小二楼作为据点后,他们的第一部网剧《大学生同居那些事儿》就取材于“同居”过程中的趣事,拍摄地点和演员都是现成的。

几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只能靠着网站流量分成的时期,就成立一个集体吃住工作室,莽撞之余他们也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一方面,为了增加点击量,早早就摸索出了现在网生内容制作者们惯用的套路:重视标题和题材。也因此他们出产的网剧里包括《毛骗》《大学生同居那些事儿》以及后来的《玛丽隔壁》《快乐的小二逼》等作品无一不是”标题党”,故事题材也多来自于人们身边十分接地气的故事。

另一方面,除了流量分成,他们还开启了广告的变现模式。李洪亮告诉《三声》说:“团队越来越大,拍的片子支出也就越来越大。而且当时虽然内容挺好,但由于资金匮乏,拍摄很粗糙,一看就是缺钱。”

李洪绸的工作室在石家庄成立时,李洪亮还在石家庄读书,他给哥哥李洪绸出了一个招商的主意:“我建议他们在片尾贴上电话和QQ招商,同时我做了一个论坛来维护粉丝。”

《大学生同居那些事儿》在网上逐渐有了热度后,一些刚刚起步淘宝店家找上门来,于是优优开始有了贴片广告,方式就是直接加在片尾的商家联系方式。这给他们带来一些收入,维持一群人的人的吃住和开销,“赚来的钱把基本开销付了,然后剩下的分一分,其余的都投入到拍片上。”

靠着这种完全草根式的顽强活法,优优一直坚持拍着他们心目中认可的好的作品,从2008年至今,一共拍出了300多集,仅在优酷累积点击近6亿,全网点击约十亿。受限于拍摄条件和拍摄时间,这些作品现在看起来大多制作粗糙,并且带着浓浓的UGC味道,但由于故事有趣主创用心,积累下一批从早期一直跟随到现在的粉丝。李洪亮说其实中间时常有支撑不下去的艰难时刻,但是因为粉丝的支撑,还是坚持了下来。

2015年,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因为“穷”和“魔性”广为人知,《毛骗》的粉丝觉得愤愤不平,“有乐视老板娘撑腰的太子妃哪里穷的过草根起家的《毛骗》?”而且在粉丝看来,后者从故事性和用心程度也远比前者更有价值。

但李洪亮不觉得《毛骗》是小制作:“真的不好评估成本,因为别人一部剧拍几个月,我们是拍几年,付出的是青春和心血,这个成本是没法计算的。”

对于这个仍然年轻的影视团队来说,相比各种资源都更集中的北京,距离北京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石家庄,影视方面的资源太过贫瘠,但李洪亮说目前并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

在优映不离开石家庄的理由中,感性和理性的因素各占一半。从感性上讲,李洪绸他们毕业的时候,就可以选择去北京发展,但此时团队成员已经相处了很久不愿意分开,一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住在同一个小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大家一路下建立了情感,也不想分开。”李洪亮说:“其实石家庄它有好的地方,比如说这里的风土人情很好,整个城市人文的包容性特别高。”

另一方面,在优映看来,北京诱惑力大,生活的节奏快压力也很大。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在浮躁的的氛围中,很难沉下心创作。

李洪亮每个月都要来北京几次,包括和特效等合作公司见面,与视频网站谈合作,但他说自己不喜欢北京的环境。他在咖啡馆里听到的都是几个亿的项目,大家都在聊很大的东西。“我们还是希望在一个没有那么大诱惑力的地方,能够沉下心、沉住气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如果搬到北京,每天都有人来和我谈三亿五亿的项目,我是谈还是不谈?”在经历考虑后,优映文化最终决定留在石家庄,至少在这个阶段不会离开。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与电影只有一步之遥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李洪绸和李洪亮两兄弟是广东人,问起对石家庄的感受,李洪亮说:“住久了都把自己当成石家庄人了。”从2010年他们刚刚毕业至今,优映团队的成员一大半都已经在石家庄成家立业。

在这个以医药、钢铁为主要产业的传统工业城市里,天气常常显得灰蒙蒙的。李洪亮说这里确实不适合拍爱情故事,拍《毛骗》这种犯罪片很合适。他开玩笑说,有时候冬天雾霾深重,伸手不见五指,给片子带来了渲染环境的阴郁效果。

除了《毛骗》外,国内不少有名的犯罪类型片都出自于石家庄导演或者取材于石家庄,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征服》和《燕赵刑警》。但《毛骗》的诞生和前辈们有所不同,李洪亮说:“因为团队成员大多是英剧美剧迷,《毛骗》的灵感就来自于英剧《飞天大盗》,故事的主体结构就是几个人组了一个小团队,专门骗为富不仁的坏人来救济穷人。”

除 了对故事主体结构的借鉴,《毛骗》取材主要是发生在中国的各种骗局。李洪亮介绍说《毛骗》的剧本的内容大多来自于社会新闻和他们的生活经历,编剧组将网上的资料搜集整理后,再通过讨论来进行每个人的思考和碰撞来进行共同创作。

在有关《毛骗》的影评中,烧脑故事情节和完整的推理逻辑一直是这部片子最吸引人的部分。在国产片中,类似的叙事手法和逻辑并不常见,因为这极大的考验着主创团队对前后期的把控能力。与国内的影视内容拍摄过程中,编剧、导演、后期相对独立不同,《毛骗》的团队吃住在一起,所以不会出现前后期配合不协调导致的故事结构崩坏。“我们住在一起的初衷也是为了对作品内容的质量的把控性更高。”李洪亮说从拍《大学生同居那些事儿》到现在,优映始终是集研发、摄制、后期一体化,导演会参与初期的剧本创作,中期拍摄,后期剪辑,整个环节紧密相联。

剧本的创作也是如此,由于每一集都是集体创作和讨论,所以他们所有的剧情人物都是环环相扣。李洪亮说,优映有一个六人组成的编剧组,这个编剧组会先想好一个故事的内容框架,然后开始做每一集的剧本包括剧本大纲。每一集都是经过所有编剧讨论好然后由一个编剧执笔去写,完成后编剧组从头到尾再捋一遍。因此剧本里每句台词甚至每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是经过商量出来的,“优映的剧本做的比较精细,但也很慢”。

李洪亮说这种运营方式尽管成本上会有一些负担,“但整体创作上我们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在这种方式下,无论是前期打磨剧本还是后期剪辑,优映都能自己把控质量。比如最近他们刚刚结束拍摄的新作《异物志》,由于是与《毛骗》完全不同的奇幻题材,为了设计好故事情节,在前期资料搜集阶段列举了100多种科幻相关的素材,在剧本打磨阶段就花了十个月时间。

从第一部短片到《毛骗》再到新近准备上线的《异物志》,在300多集作品中,李洪绸他们在石家庄度过了超过十年的时间,其间很多他们的粉丝也从高中走入了大学,从大学进入了社会甚至成家立业。

为什么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电影梦是其中一个理由。李洪亮说:“我们一直有一个电影情怀,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拍电影,但我们一直缺乏这样的机会。”

《毛骗》成名后,许多人看上了优映文化硬件之外的内容制作能力。特别是在《毛骗终结篇》后,他们又推出了新片《杀不死》,依旧拿下了豆瓣8.4的高分,获得了一众影评人的好评,也吸引了国内电影公司的关注。

拍电影的机会真的来了,只是和预想的不太一样。有人找李洪绸去执导电影,但最终他没有接受。李洪亮说,他们还是希望整个团队能够一起成长,一起去完成拍电影的理想,而现在他们还处在积累经验的阶段,需要继续进步。

就在《三声》离开石家庄的第二天,光线传媒的董事长王长田也找上门来。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一个草台班子如何走向正规商业化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随着作品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看上了优映团队的制作能力。李洪亮说:“很多外面的公司来找到我们,但大部分都会推掉了,现在主要做自己的项目,优先提升我们自己的品牌IP,但也不排除和外界合作一些我们擅长和喜欢的项目。”

《毛骗》之后,很多人关注他们的新片和动向,更关心他们是否还能推出相同水准的作品。李洪亮说:“《毛骗》现在9.6分,在口碑上我们自己也很难逾越它,但我们不可能一直做《毛骗》。”

2015年《毛骗终结篇》播出后,很多粉丝还是感觉意犹未尽,他们建议优映翻拍,或者出一个其他年代的版本。李洪亮说:“但是我们觉得意义不是很大,我们要不断的做新的东西,不能老是炒冷饭。” 在优映的规划中,《毛骗》未来会搬上大荧幕,而现在他们不想过度的消耗这部已经成名的作品。

在拍完《毛骗》系列的同时,优映内部也开始总结经验,最终认为开发剧本和后期剪辑是团队的核心优势。优映希望成为一家更大规模更专业的制作公司,因此必须能做出更广泛的题材,不论是都市爱情偶像片还是科幻片。但着力点仍然落在剧本上,李洪亮说:“只要本子好,拍摄还原度哪怕达到70%、80%都是一个好故事。”

目前优映团队的主要精力也投放在剧本和后期两个部分,题材和目标人群则不会局限于原先的范围,而是向市场接受度更高的方向拓展。

从最初的几个学生组成的草台班子到现在走上正轨的影视团队,商业化和利益分配带来问题都不可避免。在确定了未来的方向后,优映也在考虑员工持股。

此前优映文化曾犹豫是否要接受融资,考量过资本对于拍摄出好的作品是否有帮助,是否会带来其他方面的压力等等。在推掉了大多数制片项目以及决定开拍更多新剧后,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李洪亮认为,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影视行业在风口之上,很多新起来的公司的估值也都很高,“我不太懂资本市场,但我有信心的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有多年积攒下来的创作团队和很多作品,未来也有自己明确的方向。”

跟优映最初起家时不同,随着网剧市场近些年越来越火热,各种爆款网剧也层不不穷。在李洪亮看来,一炮而红的东西可遇不可求,团队还是要追求长线的发展。如果为了追求爆款而跟团队整体的发展方向和线路有偏差,也许就仅仅是一炮而红。“我们现在做项目跟团队发展都是一个长线的规划,所以我们每部剧都是定制两三季,然后稳步前行稳扎稳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网剧乌托邦,豆瓣9.6分的《毛骗》为何评分一直居高不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