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桃李春风一枝笔,主笔李巧儿。

写人间故事,阅情阅人阅世微。

01

我和大伟是相亲认识的,一见钟情,然后结婚。

儿子8岁时,鳏居多年的公公住院了。

公公的心脑血管主动脉破裂,医生会诊后说必须给血管搭两根支架。虽然公公的医保可报销部分医药费,但手术费及后续治疗,没有3、40万搞不定。

我和大伟收入一般,积蓄不多,只有厚着脸皮四处借钱。

但亲朋都是普通阶层,借钱前还得想半天,既要考虑双方的关系,又得考虑人家的家底。

好不容易借到5万多元,离手术费还差一大截,大伟决定卖房,我们一家三口搬去和我父母住,每月给伙食费。

我父母住在老房子里,狭窄逼厌。我结婚时他们为我置办嫁妆已掏空家底。我不忍心带着大伟、儿子挤回去啃老。

大伟大发雷霆,指责我自私无情,说我们的婚房是他父亲出钱买的,是他父亲的财产,母亲早已病逝,他爱父亲,必须卖房救父。既然我不肯回娘家住,那就租房住,或者睡大街。

我气得一愣一愣的,在大伟的固执下,我选择了妥协。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02

但是,就在我和大伟争执要不要贱价卖房时,一天,公公脑溢血突发。

我和大伟赶到医院,公公已去世,医生说早点动手术可能就好了。

大伟当场痛哭,望向我的眼神无比怨恨。

我也哭了,心想,也许,时间能消褪大伟的丧父之痛。

公公去世半年多后。

一晚,大伟洗澡时,他的手机响起来,我顺手拿起来看了看,看见一条短信息。

短信息是一个叫“心”的女人发来的:“你回到家了吗?我不得不先回家,因为我怕老公怀疑。你别喝那么多酒,早点回家吧。”

我吃了一惊,下意识地翻着手机,竟然有30多条他和心互动的短信息,内容暧味。

其中一条短信息说:“如果我老婆早点同意卖房,我爸就能及时动手术,不会死。每次想起我爸的死,我就恨她。现在,她只是我字面意义上的妻子,不是荣辱共进退的爱人。你才是我的爱人,我爱你。”

我吃惊地立即追问大伟和心是否情人关系。

我以为他不会承认,他却承认了,并说:“如果你能原谅我,我会和她断了关系。但我觉得我们回不到从前了。”

我被气哭了!心想原谅他,就等于姑息他,绝对不能原谅。

我又想起他在公公病逝那天望向我的怨恨眼神,心想也许过下去,我也无法挽回他了。

于是,反复折腾了两个多月,我才决心离婚。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03

公公生病住院时,我和大伟借了很多外债。

离婚时,考虑到债务问题,大伟说如果我不要房子,他会一个人还债,而房子过户到儿子名下。

我一咬牙,同意了,带着儿子租房生活。

儿子快十岁了,懂得很多事情了。

我把离婚的原因一五一十地告诉儿子,儿子直掉泪,什么都没说。

后来,儿子变得内向很多,也不怎么爱和我说话,但总是主动去找大伟。

我没有阻挡儿子,任由他去。

一天,儿子从大伟那儿回来,突然对我说:“妈妈,爸爸有了女朋友。”

我点点头。据说心一直没有离婚,估计大伟等得不耐烦了,另找女人了。

儿子看了看我,红了双眼,进房间学习去了。

我突然很难过,想对儿子说些什么,终究没说。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04

然而,大伟一直没有再婚。

听儿子说,是女方计较房子不在大伟的名下。

一天,儿子突然问我:“妈妈,你和爸爸还会在一起么?”

我还真的没想过这问题,想起大伟无比怨恨的眼神,以及离婚这些年,大伟从来没有主动和我有过交集,而我对大伟的感情也已经淡薄,每次儿子说起他时,我都觉得像听别人的事情了。

于是,我对儿子说:“不会了。”

儿子点点头,也不说啥。

儿子14岁半时,我也有了男朋友老陈。

老陈丧偶,为人尚可。

我曾经问过儿子:“老陈怎么样?”

儿子说:“一般,没有爸爸好。”

我苦笑,理解儿子的感情倾向,但继续和老陈交往。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05

不知不觉,儿子16岁了,我和老陈准备结婚了。

但就在这时,传来大伟患上肝癌的消息。

儿子三天两头往医院跑,有时候很晚才回家,也没心思吃饭。

可是,儿子这时快要高考了,我很担心他的学业和身体,也出于同情,煲汤时会煲多一些,让儿子顺带着给大伟。

一个周日的晚上,儿子在医院待了一个大白天,回家后双眼红肿地对我说,他想卖掉房子给大伟治病,然后,儿子又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一下爸爸吧。”

原来,大伟肝癌中期,治疗一段时间后积蓄已经用光了,女朋友也离开了他,又没钱请护工,而儿子白天要上学,照顾不了,儿子才起了这个念头。

我红了双眼!

儿子要卖房救父,这是命运的轮回么!

我对老陈说了这一切,说我要去医院照顾大伟,如果他不能接受,可以分手的。

三天后,老陈提出了分手。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06

而大伟看见我很意外,又望了望儿子,眼里涌出泪花。

我不知道大伟、儿子和我的将来会怎么样。

但是,我最近经常在想,据说,当一个人经历近亲的死亡后,会重新审视自己在生活里的种种行为。

大伟在父亲病重和病逝后,有没有重新审视婚姻中的自己呢?也许有,也许没有。

我有。

那时候,我爱大伟,也尊重他的父亲。

但在亲情、利益上,我第一时间选择了利益,我承认我自私了。

也许,我正如大伟所说,在夫妻困难面前,我和他不是荣辱共进退的爱人。

然而,在儿子面前,我愿意和儿子荣辱共进退,是因为我爱儿子甚过爱大伟爱任何男人……

延伸阅读:

情人说:“在你没有主动和你老公坦白前,我不会泄露一个字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再婚进行时,儿子说:“妈妈,求求你去照顾爸爸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