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性初婚年龄为29岁,高于很多西方国家

上海市妇联:女性初婚初育的年龄大幅前进,二孩政策实施后,用人单位在用工选择上的隐性藐视加重。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跟实施的二孩政策有关吗?因为在二孩政策开放后,很多单位担忧招收女职工会面临生二孩请长假的问题,那么这是否是上海女性初婚年龄提升的原因?

未婚女青年比例攀升

与全国相比,上海男女的初婚年龄提高速度高于全国水平,且女性初婚年龄的提高幅度高于男性。截至2015年,上海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分别为30.3岁和28.4岁,比2005年分别提高了5.0岁和5.4岁,比2010年分别提高了1.5岁和1.9岁。2015年,上海女性的初育年龄为29.0岁,已经高于很多西方发达国家,与欧盟平均水平持平。比较2005年和2015年的有配偶人口比例可知,女性有配偶的比例在各年龄段都有下降,且在25-29岁年龄组降幅达11.5%,30-34岁年龄组降幅也达7.6%。也就是说,在过去10年中,男性青年的婚姻状况变化不大,而女性青年的婚姻状况发生显著变化。

上海女性初婚年龄为29岁,高于很多西方国家

赞同“妇女回家”不降反升

女性在经济、教育中社会地位的提升,并未显著改善其家务劳动的分担,女性承担着工作和家务的双重负担。比较三次妇女地位调查数据可知,对于“男人应以社会为主,女人应以家庭为主”的观念,不仅男性在1990-2010年期间赞同率上升,女性的赞同度也上升。表示“很不同意”的比例大大降低,女性从1990年的45.2%,到2000年下降了24.5个百分点,2010年再降5.2个百分点。与此相对,表示“非常同意”的百分比却从1990年的2.6%上升到2010年的7.2%。

“二孩政策”实施后隐性歧视加重

自“十三五”以来,上海女性总体就业形势稳定,城镇女性从业人员比重基本保持在40%左右,但很不平衡。最新的分区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总体城镇女性就业率为40.3%,但有9个区该比重未达40%,其中最低仅为26.5%。调查者分析,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生育政策的调整,特别是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加重了女性的家庭角色属性。用人单位在用工选择上的隐性歧视加重,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面临新的挑战。

平均预期寿命已达极高人类发展水平

这份报告同时显示,上海女性平均预期寿命提高,达到极高人类发展水平。革新开放40年来,上海女性的预期寿命从1978年的74.8岁上升到2017年的85.9岁,上升了11.1岁,凌驾全国平均数6岁多,在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中不断位居首位(除香港和澳门)。历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上海女性的寿命显著高于男性,两性平均寿命差距不断近5岁。

上海女性初婚年龄为29岁,高于很多西方国家

2015年女性平均寿命的国际比较。

孕产妇死亡率接近蓬勃国家地域水平。自1980年以来,上海女性的生育安好取得了很大进展,1980年至2015年间,孕产妇死亡人数下降了77%,孕产妇死亡率从每10万活产30.1人降至6.7人,远低于全国平均20.1人。按世界卫生组织的尺度,孕产妇死亡率每10万活产低于10人被视作最好水平,上海自2000年来基本保持在10/10万以下的最好水平。

上海女性初婚年龄为29岁,高于很多西方国家

1980-2015年上海孕产妇死亡率变化趋势。

女性受教育水平显著提高,性别差距持续缩小。据统计,上海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在校女硕士生的比重自1986年前不到20%,到1996年起凌驾30%,2003年跨过40%,2010年已达48.5%。2017年上海高校毕业生中,得到硕士学位女生6.84万人,比男生多7705人,占硕士总数的50.3%;得到博士学位女生1.27万人,比男生少6441人,占博士总数的48.8%。截止2015年,上海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0.5年,比全国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高出3.3年,处于高人类发展水平(男女之比为8.3:7.8)和极高人类发展水平之间(男女之比为12.2:12.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上海女性初婚年龄为29岁,高于很多西方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