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舟山渔民画

文 | 物道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说到“艺术”,人们总觉得它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代名词。其实,艺术的源头就是生活本身,艺术家所有天马行空的想象,投下的都是生活的影子。一群住在东海海滨的渔民用画笔告诉我们,他们心中的艺术,就是大海的模样。

在当地渔民的心中,东海海滨是另一种色调的世界。海水如蓝天般浅淡,沙滩沉实丰腴如黑土地,远方的陆地泛着鲜亮而干燥的红。渔船像一尾尾睁着小眼睛的鱼,看渔民俯身采拾星罗棋布的贝壳。我们成了飞翔在东海上空的鸟,俯瞰着这片精致而神秘的海滨世界。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➊ 图片 江强兴《拾贝》首届全国工人农民画获奖作品

➋ 图片 乐秀增《理网》

蘸海作画

在舟山群岛眺望远洋,只见一艘艘渔船御风而来。渔民们带回的,不仅是丰富的海产,还有无数个瑰丽的海上幻梦。

东海之滨的渔家子弟,在弄桨操舵、引梭织网之余,喜欢用画笔将他们传奇的赶潮生活描绘出来。蓝色是渔民们最喜欢的颜色。“海是蓝的。几乎所有的渔民画都有蓝色,这是大海留下的印记。”舟山嵊泗县的渔民画家卢秀绒说。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➊ 图片 源自「山海奇观」

➋ 图片 源自「山海奇观」

➌ 图片 源自网络

没有接受过正统的美术教育,反而使渔民们少了许多创作上的束缚。除了澎湃的蓝,他们尤其钟爱用泼辣的红、黄、黑、白,构建出波澜壮阔的东海世界。在一幅名为《斗鲨》的画中,渔民在鲜红的海面上举起三叉戟,巨鲨翻飞,狂风暴雨般的激斗化为一瞬,鲜明而冷峻的剪影中,蕴藏着一股即将爆发的力量。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➊ 图片 江强兴《斗鲨》

除了用色大胆,渔民画中的物象常常被夸张、变形,近乎一种抽象的意味。海里的大鱼,嘴巴比家里的大门还宽;画海岛石屋,变形的房屋仿佛在海风中劲舞,斑驳的砖瓦交织成七彩巨网,将无数鱼虾尽收其中……有人说这样画画是异想天开,但对舟山的渔民来说,这样富有想象力的生命,才是他们心中那片神秘而自由的大海。

古老的海上传说也是渔民画创作的主题。相传清代渔民陈财伯在东极庙子湖岛上点燃篝火,提醒渔民躲避暴风雨。后人造庙纪念他,曰“清浜庙子湖,菩萨穿龙裤”。在渔民画家的笔下,财伯公笑容可掬,护佑着四方渔人的平安。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➊ 图片 姚美飞《台风前夕》

➋ 图片 张定康《穿龙裤的菩萨》

生活给予的梦

东极岛是舟山渔民画的故乡之一。电影《后会无期》让这个小岛“火”了,但在当地居民看来,老街围墙上的画才是家乡最好的代言。它们如同一帧帧影像,记载着东海渔民的生活:渔夫使劲拉网,无数鱼虾蟹、乌贼八爪鱼把渔网压得沉甸甸的;渔嫂们在码头边打着赤脚,挽起袖子拣鱼货、理渔网;海风爽朗的夜晚,人们拿着喷香的海鲜大快朵颐,或是齐聚一堂,看戏庆祝……“看到这些画,就能想到家乡”,东极岛的人们说。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➊ 图片 卢秀绒《乌贼夫妻》120X160cm 1987年

➋ 图片 胡张兰《拾贝归来》200X200cm 2010年

➌ 图片 戴君芬《看戏文》

几十年来,渔民画乘着海浪,进入了世界各地的美术馆中。人们惊叹于这些作品的抽象美感和张力,甚至将其比作“东方的毕加索”。而在渔民们心中,这只是他们对生活最自然的情感流露罢了。那些和大海有关的无数个日夜,早已随着海浪声入了梦,融进了每一抹色彩之中。

“恍惚间似乎有一股力量从作品上呼啸而出,像巴格达窃贼在海滩上捡到的葫芦瓶释放出的魔气,神奇地,无可抗拒地把你摄到那遥远的、古老孤独的外公家的船篷里,并让你痛饮一坛老酒,饱餐一顿鱼羹。”这种动人的艺术体验,只有生活能够给予。舟山的渔民不认为自己是艺术家。他们觉得,大海才是艺术本身,而他们只是一群将它描绘出来的海洋之子。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微信☞物道(wudaoone)

微博☞物道生活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韩寒如此钟爱东极岛,原来是因为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