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有着大壮称号的君澜,还会带她看花田玩浪漫,她是捡到宝了

故事:有着大壮称号的君澜,还会带她看花田玩浪漫,她是捡到宝了

大概这个时间,村人都去干农活了,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人。

  “雪儿,我来背。”

  玉君澜解下篓子单肩背着。

  田韵雪也不跟玉君澜抢。

  土坨村四面环山,最不缺的就是山了。

  玉君澜带田韵雪去的是南边的山,有一次进山打猎的时候发现了一片花田,以前他一个大男人当然不会在意,现在不一样了,他可是有家世,有娘子的人了,那么美的花田自然是要带娘子去看看了。

  原来这采野菜倒是其次,看花田才是真。

  田韵雪肯定没有想过冷酷如玉君澜也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雪儿,休息下。”

  差不多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玉君澜决定休息一下。

  田韵雪停下步子,转头看着玉君澜道:“你累了?”

  “算是,”玉君澜拍了拍身边的石头,“来,坐这。”

  “大壮,还要多久啊?”

  田韵雪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玉君澜冷声说道:“君澜。”

  “什么?”

  田韵雪不解的看着玉君澜,好一会儿才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张了张嘴,太亲密了,叫不出口。

  “还是说雪儿更愿意喊相公?”

  玉君澜决定现在一定要把称呼给解决,别人喊大壮也就算了,身为他的娘子,当然不行。

  “我……我……你……你休息够了就走吧……”

  田韵雪刚转身,就被玉君澜给拉了回来。

  千万不要去怀疑一个男人的决心。

  她不喊的话,玉君澜就不放她走,最后被恶势力所压迫,不得不低头,小声的喊了一句。

  “大声点。”玉君澜并不打算这般放过她。

  田韵雪闷闷的说道:“君澜,这样可以了吧!”

  玉君澜起身道:“那就走吧!”要是喊相公的话,他会更加满意的。

  “小兔子就是吃这个吗?”

  田韵雪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的刺儿菜道。

  “用这个,小心一点。”

  玉君澜从篓子里边拿出一个小锄头递给田韵雪。

  “好的。”

  田韵雪以前经常种花养花,挖野草这种事情还是可以的。

  “不用挖太多,吃不了太多,会坏掉。”

  田韵雪:“好。”

  “这是什么?”

  田韵雪挖了十几棵就停手了,看到玉君澜在另一边挖,明显跟她手里的不一样。

  玉君澜:“野菜。”

  “野菜?可以吃的吗?”其中有一个菜字应该是可以吃的吧!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真是长见识了。

  田韵雪从玉君澜手中拿过一棵,开始对照着找。

  没多久,篓子就装满了。田韵雪蹲着脚都麻了。

  玉君澜很恶劣的去碰她发麻的地方,让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带你去个地方。”玉君澜一把将田韵雪给抱起。

  田韵雪想要挣扎都无果。

  玉君澜带着田韵雪来到一处山崖,来这里做什么?田韵雪刚想询问,玉君澜却一跃而下,田韵雪立即闭上双眼惊叫了起来。

  “呵呵……”

  直到听到轻笑声,田韵雪才睁开眼睛,睁开双眼之后就舍不得闭上了。“这里好美。”田韵雪忍不住往前跑去。

  玉君澜看着在花田里转着圈圈的田韵雪,唇角泛起一抹淡笑来。

  “这个给你。”

  田韵雪将一个由花朵编织的花环递给玉君澜。

  玉君澜直接转身,一个大男人头上戴花环?

  “来嘛!戴戴看。”田韵雪追了上去。

  田韵雪不依不饶,玉君澜躲不开,接过花环直接戴在了田韵雪的头上,抬起她的下巴说道:“娘子这般真好看。”

  “讨厌。”田韵雪娇嗔的瞪了玉君澜一眼。

  这跟她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君澜,我们把这花挖一些回去种吧!”

  一转眼,田韵雪就忘了生气。

  玉君澜:“好。”

  想来只要田韵雪开口,玉君澜都会答应。

  “下午我们回去在院子里搭个架子,然后去镇上买些种子。”

  田韵雪越来越有女主人的气范,融入土坨村很快。

  玉君澜道:“一切都凭娘子做主。”家里有女主人的感觉还真的是不一样。

  田韵雪已经对娘子两个字相当免疫了,习惯就好了。

  田韵雪喜欢花花草草,在看到这片花田的时候有想过将家中院子都种满花,后边一想,花花草草又不能够吃,那多浪费啊!还不如种些菜,这样还能够省银子过日子。

  以后也不能够大手大脚,买什么做什么只要有花钱的地方都要好好的规划一下。

  玉君澜是不在乎这些,以后管账都由他的小娘子来,他负责干活养家就行。

  “我们什么时候去啊?明日吗?”

  田韵雪跑到玉君澜身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这么迫不及待?

  玉君澜:“过几日。”

  “你别躺着啊!都把花儿压坏了。”

  田韵雪伸手去拉玉君澜。

  “压都压了,要不娘子也来一起躺着。”玉君澜邀请道。

  田韵雪拿玉君澜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的掐了他一下。

  玉君澜静静的看着田韵雪扑蝶玩,他的小娘子怎么可以这般可爱?

  如果说最开始玉君澜真是觉得田韵雪有意思,在这些日子相处中,发现对方越来越有趣,甚至一点一点的被对方吸引,就像上了瘾的毒药一般,沉醉其中。

  直到两人肚子有些饿了,才准备回家。

  “雪儿,等下煮面吃如何?”

  “我不会煮。”

  这是田韵雪的第一反应。

  玉君澜:“我教你。”这也是一种乐趣。

  田韵雪点点头:“好。”

  对了,差点忘了,明天她要去杨婶家学做包子,以后玉君澜出门打猎,饿了以后就可以果腹了。

  回到家,玉君澜给田韵雪拿了个盆子种花,之后两人开始煮面。

  真好吃,玉君澜不仅做饭好吃,面也煮的好好吃。

  自从玉君澜给兔子弄个木笼子,田韵雪一有空就给兔子喂食,要不是他制止,兔子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撑死了。

  这日,玉君澜一个人去镇上,田韵雪去杨大婶家学做包子,去之前带了些肉类,平日里杨大婶也经常拿一些蔬菜来。

  “小雪,来了,我们这就做包子去。”

  这做包子也很有讲究,先和面粉,什么馅,火候,包子蒸的鼓不鼓。

本文来自小说《猎户家的小媳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故事:有着大壮称号的君澜,还会带她看花田玩浪漫,她是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