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人物|熊晓鸽的光辉岁月

从技术工人到留学海归,从媒体记者到“中国互联网风险投资第一人”,面对人生起伏,熊晓鸽一直保持着好心态。

从1993年到现在,他执掌的IDG累计管理资金总规模超过200亿美元,投资过750多家企业,是内地最大最活跃的投资机构之一。

在IDG的投资名单里,有腾讯、百度、搜狐、小米、美团、美图、爱奇艺、宜信、携程、搜房、如家等众多明星项目。

谈起这些亮眼的成绩,熊晓鸽说自己不过是幸运。

他总是感叹自己是时代的幸运儿,说如果当年没有恢复高考,就不会考上湖大、不会出国、不会做记者、不会做风投。他可能还是那个技术工人,在湘潭老家等待着退休终老。

梦想折翼

1956年4月,伴随着清晨的一缕阳光,一只鸽子飞进这个迎接新生儿的家庭里,如同上天给与的祝福一般。这对喜悦的夫妻将新生儿命名为熊晓鸽,希望他的人生就像清晨的阳光一样绚丽灿烂,像可爱的鸽子一般自由自在,快乐飞翔。

快乐的时光往往是短暂的。在成为钢铁厂干部之前,熊晓鸽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与黄继光当过战友,在上甘岭战役中并肩作战。后因腿部受伤,落下残疾,他申请了退伍转业。

父亲的异于常人,给了熊孩子们嘲笑熊晓鸽的理由,在他面前模仿熊晓鸽父亲走路。

“文革”时期,父亲因出身不好遭到批斗,当时上小学的熊晓鸽也受到了牵连。那年期末,熊晓鸽并没有领到每年必领三好学生。回到家,他委屈地对父亲说:“都怪你,害我当不成三好学生。”

个人的出身成分无法改变,为了不让熊晓鸽受到影响,父母亲曾考虑过离婚。

一天夜里,熊晓鸽从梦中醒来,隐约听见母亲啜泣,发现父母正在悄悄商量离婚,打算分开后让熊晓鸽跟母亲姓。熊晓鸽哭着从床上跳起来,喊着“你们不要离婚,你们不要离婚,我再也不当三好学生了”。

为了不让熊晓鸽在外受欺负,父母亲尽量就把他圈在家里,时不时买点收音机、闹钟等小电器让熊晓鸽当玩具,所以熊晓鸽从小对物理特别感兴趣,动手能力非常强。“上大学,当物理学家”,是他当时的梦想。

1974年高中毕业后,熊晓鸽顶替父亲,进入钢铁厂技术岗位,成为当时人人羡慕的技术工人。但他仍不满足,挤出时间去读夜校,心里还记挂着小时候的大学梦。

梦想1977

1977,是扭转熊晓鸽自己人生的年份。他说自己像一个缩影,代表着被时代无情碾压又幸运地被时代托起的青年学子。

熊晓鸽清楚得记得,那天是1977年10月21日,工厂广播里传来一条消息振奋人心——高等院校招生考试正式恢复。他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能地觉得机会终于来了。

“文革”时期,大学实行的是“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相结合”的招生办法。

为了取得厂里唯一的推荐名额,熊晓鸽走起群众路线。每天上班前,他都会给厂里的师傅们的水杯添满水。自己不抽烟,每个月也会抽出一部分工资给师傅们买烟。

厂里的书记喜欢打乒乓球,熊晓鸽有空就跑去陪书记练球。春去秋来三年,1977年的一天,书记打完球后对他说,明年我一定批准你上大学。

回忆起这段时光,熊晓鸽说:“有一个梦想的话,你就会不停地努力,去夜校读书也好,给人倒水也好,给人送烟也好,陪人打乒乓球,不觉得有什么。”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1977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唯一一次冬季高考,一直没有放弃学习的熊晓鸽走进考场,以4.8%的高考录取率,考上了湖南大学,成为当年27.3万人的一份子。

如果我真的是一只早晨的鸽子,那么1977年高考就是早晨那第一缕阳光,驱走了一切命运的阴霾,照亮了精彩人生的前路。

2017年,高考恢复40年,熊晓鸽与IDG资本合伙人周全共同出资1977万元,以“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教授的名字,为武汉大学捐资设立“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熊晓鸽说这是他一定要做成的事。

梦想转弯

尽管投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甚至被媒体冠上了“中国互联网风险投资第一人”的称号,但熊晓鸽坚持认为自己有两个职业,一个是记者,另一个才是投资人。

与新闻结缘,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因为专业调剂的原因,熊晓鸽错过报考的理工专业,被分配到湖南大学英语系学习。

大学期间,他写的一篇文章被《湖南日报》头版刊登,除了收到7块钱的稿费,还受到身边亲朋好友的大力称赞。这让他觉得当记者是个不错的职业。

上世纪70年代,中东地区狼烟不断,战地记者的一线报道受到全世界的关注。熊晓鸽视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为偶像,梦想能像她一样穿越战火,报道时事。

他找来教材,自学新闻专业知识,甚至报考了社科院英语采编专业研究生,遗憾的是政治考试未能过关。

1982年,熊晓鸽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北上到机械工业部担任翻译和英语教师,并继续学习新闻专业知识。他认为到北京会离自己的记者梦更近一些。

1984年,经过两年的准备,熊晓鸽以全国总分第三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社科院新闻专业攻读硕士。读研期间,熊晓鸽不时将自己的作品拿给外教导师看。教授认为熊晓鸽习惯把一件事情描述得过于完美。

他对熊晓鸽说,人的思维方式是有局限的,如果视野不够开阔的话,会造成事件的描述的角度不够全面,容易犯错。你应该去国外看一下,不看看国外同行怎么做,你很难成为最好的记者。

这句话给了熊晓鸽很大的触动。1986年,他怀揣着38美金只身前往美国开始求学之路。仅用8个月时间,这位学霸拿到了波士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硕士学位。

波士顿大学毕业后,熊晓鸽考入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攻读博士。读博期间,他的工作也慢慢步入正轨。在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团美国卡纳斯公司,熊晓鸽用三年时间,从编辑、记者、一直做到了《电子导报》亚洲版的主任编辑。

当时,熊晓鸽负责一个《亚太商业》的栏目,主要是介绍在硅谷创业的华人。在跟这些创业者的互动与接触之中,熊晓鸽感受到风险投资对硅谷的创业和产业所带来的极大推动力。他开始对风投有了更多的思考。

1991年,熊晓鸽加入IDG。1993年,在美国IDG创始人麦戈文先生的支持下,他代表IDG与上海科委合作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合资风投公司,迈出了IDG在中国投资的第一步。

“在中国,IDG过去的20多年,就是灯塔,就是标杆。”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对于IDG是行业内的老大这一说法表示肯定。

有人曾问熊晓鸽,为什么可以这么早看到中国风投的机会?他说自己没有什么别的诀窍,很重要的是两个字——幸运。他们这一代人非常幸运,过去40年国家鼓励开放,给每个创业者实现自身价值提供了平台。

1988年,熊晓鸽看到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他们从海外归来》,讲的是海外人员回国搞证券市场。他觉得这则新闻非常重要,能够上市意味着风险投资在中国终于有了退出的途径。

这期间,熊晓鸽一直盯着中国证券市场的消息。1990年底中国证券市场出现,1991年他决定动身回国做风险投资。

万事开头难。当时中国没人知道什么是风险投资,熊晓鸽带着钱回国找项目,在深圳找了一群同学吃饭,想请他们帮忙寻找投资机会,同学都不信。

“我们当时的月工资大概120块钱,他说他有1000万美元,而且我办公司他出大钱,却只占小股,这听上去不是骗子,也跟骗子差不多了。”一位老同学回忆说。

在此后长达7年时间里,IDG中国公司虽然投资不少项目,在投资收益上却几乎颗粒无收。但麦戈文仍然对熊晓鸽充满信心,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加入WTO,进入全面开放时代。众多海归纷纷回国创业,带来最前沿的技术、最新的应用,互联网创业的浪潮开始席卷中国。

那时,刚消耗完第一笔天使融资的张朝阳正在为搜狐“续命”而到处奔走;手持第六版商业计划书的马化腾,想卖OICQ却没人想买;百度的李彦宏焦急地寻找A轮融资……

手持巨款的熊晓鸽出现了,像一只和平鸽,指引他们走出资金困境,投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半壁江山。

谈起这段光荣岁月,熊晓鸽摆了摆手,“如果再谈BAT,对我来讲多无聊啊,15年前投的。”与回忆往日辉煌相比,熊晓鸽更喜欢放眼未来。

在IDG资本内部,一家公司上市或者是退出以后,会留下一个纪念碑,就挂在办公室墙上。“我们开玩笑说这叫墓碑,记录的是过去的辉煌,但是你应该寻找下一个(目标)。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海外风投基金纷纷布局中国,IDG的挑战也在加大。

投资界有个二八定律,即投资100个项目,有20个能成功就非常不错。2005年后IDG顺利退出项目共60起,但多为2005年之前投资项目,2005年之后投资退出的仅为25起。

IDG投资的凡客几度面临资金紧缺问题,已与上市无缘;聚尚网和嘀嗒团发展后劲不足,最后通过并购退出;当当网顺利在纽交所上市了,发展情况却不容乐观……

熊晓鸽说,过去二十多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机会都属于消费互联网,但它的红利开始越来越少。在当前风投变成红海,好项目难找的大背景下,熊晓鸽开始重点关注90后新兴创业者。

熊晓鸽曾解释如此看好90后创业者的原因:

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年轻,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在过去5年普及开来的,而这5年里,90后正在上大学或刚刚步入社会,他们是最早一批掌握这项主导技术的人。

现在我们是两条腿走路,对于移动互联网的一些新招式,我们可能会更多地让90后去摸索出一套新东西出来,找出一些解决人们痛点和爽点的商业模式。

2014年,IDG资本专门设立了一只规模为1亿美元的90后投资基金,针对90后生活方式和年轻创业者。

此外,熊晓鸽还投了卡通头像DIY移动社交工具脸萌、二次元年轻人聚集区弹幕类视频网站Bilibili、POI在线教育、年轻开发者社区Segment Fault等。

IDG要跟着这帮孩子一起再次创业。不仅是我,整个IDG合伙人团队里的这些元老们,也都积极推动90后基金的成立。

对于这波90后,熊晓鸽充满信心。他说,他和他的IDG已经做好准备,等待着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

创投人物|熊晓鸽的光辉岁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创投人物|熊晓鸽的光辉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