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大佬杜月笙,亦正亦邪,将人性的善恶两面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个人走后,蒋经国偷偷地问蒋介石:“父亲,这个人是谁啊?你对他这么客气?”蒋介石淡淡一笑说:“我虽然位高权重,但在上海,谁都要对这个人忌惮三分。如果我是上海的地上皇帝,这个人就是上海的地下皇帝。”这个让蒋介石忌惮的人物就是“上海三大亨”之一的杜月笙。

杜月笙是20世纪上半叶上海滩最富有传奇性的一个江湖人物,他从一个小学徒进入十里洋场,最终成为上海最大的黑帮帮主;他文质彬彬,却又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为虎作伥,却又爱国抗日,推行教育。关于这个亦正亦邪的“上海皇帝”的江湖故事,也许很多人已经听说过许多。今天不想跟大家说他杀过多少人,卖过多少毒品,而想和大家聊聊他一些鲜为人知的正面形象。

杜月笙很重视文化和教育。他曾这样回忆童年:“当时一个月学费只要五角钱,可惜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读到第五个月就缴不出学费了,只好停学。”成名后,他一直在努力提高自身文化修养,把“友天下士,读古人书”八个大字高高地挂在门上,时时鞭策自己。然而毕竟识字少,无法去“读”,他就重金聘请说书艺人长期为他讲《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学习历史知识和古人的处世方式。他还勤练书法,签名写得相当漂亮。同时也非常注重仪表文明,不论天气多热,他长衫最上面一颗纽扣也从不解开,并禁止衣冠不整、赤膊袒胸的人进出杜家。

杜月笙还广结名流,许多文化界大名鼎鼎的人物,如章太炎、章士钊、杨度、江一平、郑毓秀、秦联奎、陈群、杨云史、杨千里等,都是他的座上宾,连同名震天下的大教育家黄炎培也是他的好友。

文化的熏陶使杜月笙的气质脱胎换骨。著名老报人徐铸成,回忆他年轻时第一次见到杜月笙的情景时说,他原本以为此人定会是青面獠牙,见了面才知道原来是位言谈举止都很斯文的削瘦老人。

杜月笙除了律己之外,对子女的教育也高度重视。严格要求他们的学业,严禁他们沾染黄赌毒。他儿子杜维藩高中时逃了一次大考,被他狠甩了两个耳光;女儿杜美如有一次外语考试没考好,被他用鞭子打了十下。杜月笙的所有儿女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第七个儿子杜维善还是一位著名收藏家和古钱币研究专家。杜月笙还在法租界创办了一所正始中学,自己担任董事长,并在老家浦东耗资10万元,建了“浦东杜氏藏书楼”。

抗日战争开始后,杜月笙参加了上海各界抗敌后援会,短短几个月,杜月笙主持的筹募会就筹集到救国捐款150多万,有力地支援了前方的抗战。他还筹集了大量毛巾、香烟、罐头食品犒劳军队。八一三抗战后期,杜月笙得知驻守在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缺粮食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向谢团送去了20万个饼。他主动将私宅借给财政部“劝募委员会”作为办公地点,发动与组织上海各界力量认购了救国公债7500万元,几乎占全部债务的六分之一。杜月笙还弄到一些军中急需的通讯器材、装甲保险车送给中共将领,并应八路军驻沪代表潘汉年的要求,将从荷兰进口的一千套防毒面具,赠送给晋北前线的八路军将士使用。

杜月笙还直接参与了部分军事行动。八一三抗战爆发后不久,戴笠奉蒋介石之命与杜月笙合谋,利用帮会组织苏浙行动委员会。在苏浙行动委员会的5个支队中第一、二、三支队的司令都是杜月笙的门生,支队成员中有不少是因为帮会关系而被拉去参加的。上海沦陷后,蒋介石为了阻止日本海军大规模从江西入侵而提出要封锁长江。杜月笙顾全大局,率先命令自己的大达轮船公司开出几艘轮船行驶至江面凿沉。在杜月笙的带领下,其他轮船公司也纷起响应,凿船沉江,阻塞了长江航道,延迟了日军的进攻。

接下来,杜月笙拒绝日本人的拉拢,于1937年11月迁居香港。在香港,他利用帮会的关系,继续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从事情报、策划暗杀汉奸等活动。1949年后,国民党军队已经兵败如山倒,杜月笙开始为自己安排后路。当年3月,蒋介石在南京会见了杜月笙,希望他撤往台湾。杜月笙表面上点头同意,实际上他并不准备与国民党共进退。这时,中国共产党也委托黄炎培等民主人士劝杜月笙留在上海,可以对其历史上的行为既往不咎。然而杜月笙觉得自己造孽太深,未必会得到原谅,也就不愿留在上海。1949年4月,杜月笙举家离开上海,前往香港定居。

杜月笙晚年时,烧掉了多年来别人写给他的各种欠条,并告戒他的儿子女儿不要再去讨债。杜月笙去世时,只留下了10万现金,每个老婆各拿一万,儿子一万,未嫁的女儿六千,已经出嫁的四千。据他的女儿杜美如说,杜月笙去世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没希望了,你们还有希望,中国还有希望。”

人性的善恶两面,在杜月笙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真实的他到底是善更多还是恶更多,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感谢关注静好故事之民国往事,我们下一期再见。下一期我们要讲的是民国第一杀手的故事。敬请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上海滩大佬杜月笙,亦正亦邪,将人性的善恶两面演绎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