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

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

第二十三章

作者声明:本专栏依据严谨史料写成,为杜月笙历史传记,非虚构类小说

黄金荣是成于女人,也是败于女人。

经露兰春这一劫后,黄金荣虽然没有彻底栽倒,但心志却已基本废掉。与露兰春的离婚官司打完后,他就像一只被刺破的老气球,干瘪地摊在了黄公馆的烟榻上。内在的家务事和所有财产物业,他一并交给了守寡的儿媳李志清,外间的江湖事,他毫不犹豫,全部推给了杜月笙。

黄金荣原以为,不问世事地隐退在阿芙蓉的缭绕烟雾中,世间的烦忧能够离他而去。然而,落寞之时,寒风不止,江湖没有从容处。不久之后,一封义正词严的匿名信还是打破了他脆弱的宁静。

有人在匿名信中亮刀子指责他说,你犯了青帮不可饶恕的戒条,分明是个“倥子”,用青帮规矩收学生纳名帖已是大大的罪过,如今怎敢再冒充张老太爷,大字辈张镜湖的门人,有恃无恐地深入临城匪穴,招摇逞强,骗取虚名。

因为气魄已让露兰春耗尽,黄金荣读完这封寒气十足的匿名信后,竟恐慌到连大烟都没法安心抽下去。

他找来杜月笙问:“怎么办?”

杜月笙想了想,说:“不如借这个机会正式向张老太爷递去名帖,再封上两万大洋的挚敬。”

黄金荣说:“上一次你代我递名帖,张老太爷有过树大根小这样的话,再递,他不会驳回来吧?”

杜月笙胸有成竹地说:“此一时彼一时,张老太爷是有境界的老前辈,只要把诚意做到,我想他不会驳掉这个面子。”

带着黄金荣的重托,杜月笙再次找到张老太爷的关门弟子吴昆山,开口便说:“吴先生,我这次是代黄老板攀高来了。”

吴昆山说:“不要这样讲,黄老板再表诚意,我家老太爷怎能不相辅相成。”

由“树大根小”只要黄老板抬头一仰望,到“相辅相成”给黄老板一个体面的台阶,张老太爷该端的时候端起,该展的时候展开,这才是第一流的江湖场面,既显高峰,又露宽仁。

得了吴昆山这句话,杜月笙连忙折回黄公馆,向黄金荣传递此事已成的好消息。黄金荣听信后,宽慰之余心境很有些沧桑,他对杜月笙说:“世事难料,别人是入帮大展宏图,我这是入帮黯然回巢。”

黄金荣这句沧桑感慨,在当年的上海滩极具象征意义,它不仅象征着黄金荣以残酷中带着幸运的方式缓缓落幕了,更象征着杜月笙以无可争议的枭雄之姿正式接过了黄金荣在法租界的江湖权势。

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

然而,对雄心勃勃的杜月笙而言,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

{!-- PGC_COLUMN --}

格局这东西说来高深莫测、难以把握,但在真正的枭雄高人那里却是与生俱来的掌中物。从枭雄强人窥格局,精妙无外乎两处,大局面未出时,能在细微处把世事做到常人难及的高度,大局面已出时,能在关键处把世事做到常人难及的宽度。

再浓缩,格局也就是一句话,世事局面,能否做透,看远。

落到杜月笙头上,自打他正式取代黄金荣成为法租界的江湖龙头后,始一登场,他便在看远这一点上展现出了惊人的眼界。

在杜月笙看来,法租界实质上只是弹丸之地,大法租界数倍的英租界才是上海滩的心脏和精华,以他为首的三大亨要想真正号令上海滩,必须进军英租界,彻底征服那里的一众江湖大佬。

然而,当时的英租界和法租界就如同楚河汉界,黄金荣得势时,双方是井水不犯河水,杜月笙率沪上小八股疯狂蚕食英租界沈杏山的江湖利益后,双方更是积怨甚深。有一点很能反映当时双方剑拔弩张的程度,黄金荣一度不敢让家人步出法租界半步,就怕英租界的江湖势力趁机下手做报复文章。

正因为如此,当获悉杜月笙有鲸吞英租界江湖势力的野心后,黄金荣赶忙出来拦了一手。黄金荣语重心长地对杜月笙说:“莫要太年轻气盛,有些鸿沟跨不得,也跨不过。”

杜月笙说:“那要看我们怎么跨。”

黄金荣说:“眼下我们的势力是日盛一日,可一旦两家打拼起来,纵使你能削平人家山头,自家恐怕也要损失大半。”

杜月笙笑着说:“削山头的事我不做,我只想搭一座桥,牵引两家为一家。”

见杜月笙没有大打出手的意思,黄金荣的担忧略微宽松了一些,他问杜月笙:“这桥你打算怎么个搭法?”

杜月笙说:“金荣哥当初那两记耳光打衰了沈杏山,我想还是从沈杏山入手,搭一座桥,扶大八股一把,这样化敌为友,填平鸿沟,以后横竖是一家人,这样英租界我们自然就跨进去了。”

黄金荣提醒杜月笙:“你这么做,当心给这班手下败将死灰复燃的机会。”

杜月笙说:“只要火盆在我们手里,让他们再燃些火苗出来,只会对我们有利。”

这便是杜月笙的格局境界,虽然一手握着如日中天的权势,一手握着沪上大八股的软肋,但他却没有寻常人的想法,一去落井下石,二去赶尽杀绝。相反,他一心想化干戈为玉帛,两山叠成一山。

当年上海滩的说法更生动有意味,没有人比杜先生更会上下搭梯,左右搭桥,四方引水的了。

这说法的确概括出了杜月笙的精髓。上下搭梯是他的一重江湖境界,左右搭桥是他的二重江湖境界,四方引水是他的最高江湖境界。

为何说四方引水是最高的江湖境界呢?

唯有水淹两界山头,才是真正一统江湖。

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

黄金荣在杜月笙面前耳根子很软,经这一番解释后,他终于放下心来,想看看杜月笙究竟如何来搭桥、引水?

杜月笙对黄金荣说:“头一遭,还要金荣哥出面来搭这个桥,引这个水。”

黄金荣问:“你要我怎么做?”

杜月笙说:“沈杏山自打从北方回来后,虽然在我们这头吃了一份俸禄,但终究还是无面目见江东父老,我听说他家三小姐、四小姐都是顶好的小姑娘,如果金荣哥跟他从昔日的冤家结成今日的亲家,沈杏山定会觉得你给他撑足了面子。这样一来,他就活了,再让他竭力报效,在英租界为我们穿针引线,这桥就算搭上了,水也自然引去了。”

黄金荣一听,这事好,既合自己的心境,又能给黄公馆增添一些喜气,于是满是欢心地就去办了。

一切果然如杜月笙所料,自打黄二少爷黄源焘和沈四小姐定下一门亲事后,脸上添了大光彩的沈杏山顿时恢复了精气神,他开始频繁地为杜月笙活动,先是把昔日的沪上大八股引进了杜公馆,后又借沪上大八股的集体力量把英租界的一众大佬引进了杜公馆。

而此时的杜月笙,不仅手面阔绰,而且做功也极其漂亮。沪上大八股在他的三鑫公司每人都吃到了一份丰厚的俸禄,一年三节,还有节敬。

这一番搭桥引水的交际,看似是礼遇,实际是颇讲人情世故地水漫金山,彻底收服。

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

然而,当时的英租界却有一人偏偏不吃杜月笙这一套。

此人是谁呢?号称“英租界赌神”的赌档大亨严老九。

这严老九始终对杜月笙门徒江肇铭在他赌档里闹出的那场风波耿耿于怀,他觉得杜月笙借机化被动为主动的那一手,让他失了台面,所以面对杜月笙的屡次盛情邀请,他均是高高地端着,想以此赢回台面。

按理说,如此敬酒不吃,杜月笙该让严老九吃两杯罚酒才是。

但杜月笙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

这又是杜月笙的一个不同寻常处,在他几十年的江湖风云中,几乎没有让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时候,有的全是敬酒不吃择机再敬的诚意。

关于这一点,杜月笙曾点拨他的门徒,别人敬酒不吃,不要恼,多想想自家这杯酒端的够不够周到,三顾茅庐是周到,雪中送炭是周到,等一个风水轮流转的时机也是周到。

事不过三,有这三样周到,一定没有敬不出去的酒,没有交不下的朋友。

“苍天不负苦心人”,绝大多数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理解怎么样才算“苦心”。

杜月笙随后用一杯“别开生面”的敬酒,在谈笑风生间征服严老九,正是来源于他的这个江湖道行、苦心。

屡次拒绝杜月笙后没多久,严老九有位朋友,孙传芳的部下谢鸿勋来到了上海滩。因为久闻杜月笙大名,谢鸿勋提出此番前来上海滩也是为馨帅打码头,能否代为引荐引荐,和沪上第一闻人交交朋友。

在谢鸿勋看来,此番请托一点不过分,严老九亦是闻名上海滩的大亨,怎可能与杜月笙没有江湖交道。

严老九也觉得谢鸿勋的请托合情合理,但为了维系自家的台面,他又无法说出自己与杜月笙有不浅的过节,在沪上第一闻人那里实没有邀来一聚的面子,因此,最后他只好硬着头皮给杜月笙送去了请帖。

请帖发出去后,严老九很忐忑,十分担心杜月笙会借此来塌他的台。

然而,在杜月笙那里,这却是他必须周到善待的一次风水轮流转,所以他不仅爽快地接下了严老九的邀请,而是还煞费苦心地为素未谋面的谢鸿勋准备了一份诚意厚礼。

可以想见当杜月笙欣然前来时,严老九会作何感想——跟杜月笙的四海仗义比起来,自家的斤斤计较、耿耿于怀未免太小架子气了。

可以说,当双方端起酒杯,尤其再看到杜月笙始终有一腔衷诚的时候,对杜月笙,严老九的内心除了五体投地的佩服,再无其他。

但好戏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谈笑风生地把酒喝完,杜月笙和谢鸿勋、严老九像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继续畅聊。无意间,谢鸿勋提到了他在上海滩日货公司看到的一些西洋小玩意,他说洋人在这方面真是“巧夺天工”。

就在这个时候,杜月笙微微一笑,对身边的一个听差说:“去把我那只鸟笼拿来。”

听差应了声是,便折身出去了。严老九正纳着闷,心说杜先生怎么还带了鸟笼子来,听差已经把鸟笼捧了进来。

见到这只金光闪闪,笼架粟盂一应俱全,几可乱真的鸟笼子,尤其是笼中还有一只惟妙惟肖的黄莺,谢鸿勋和严老九两眼放光,连声称奇。

杜月笙说:“这是一个法国朋友昨天送给我的小玩意。”

说完,杜月笙拨动发条,那黄莺像顿时活了一样,一会儿振翅,一会儿啄食,一会儿鸣叫。

对此类玩意甚感兴趣的谢鸿勋不由地发出了一声赞叹:“真是妙极了。”

完了又问:“这玩意在上海有得卖吗?”

杜月笙坦然说:“就怕没有,我那位法国朋友告诉我,便在巴黎也只有这一只,他是专买来送给我的。”

严老九问:“不晓得要值多少钱?”

杜月笙说:“大概要值五六百块的光景。”

说完,杜月笙极其自然地吩咐听差:“还有一只装鸟笼的盒子,你去拿出来,等下把鸟笼装好,送到谢军长的汽车上。”

听到杜月笙这话,谢鸿勋双手直摇,嘴里连说:“君子不能夺人所好。”

杜月笙却朗声回说:“我这是成人之美。”

此好戏就此收官,严老九无限感慨,杜先生四海我没能想到,杜先生玲珑至此我更没能想到——

话音落下,严老九竟成了杜月笙在英租界最要好的朋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杜月笙征服前辈强敌,称雄上海滩,哪处最精彩?八面玲珑敬酒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