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这两天不少人被甲骨文裁撤中国研发中心的消息震惊,阅读本文时可以点看一分多钟的视频来看,此视频是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在2018年10月份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的言论。

视频加载中...

其中表示:“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如果让中国的科技公司打败我们的科技公司,不久之后,我们的军事也会落后于中国,我们的经济也是如此,我们与中国存在激烈的竞争,我站美国队,希望我们能够获胜,我们可不想屈居第二”。

对于此次裁撤中国研发中心,有消息称是因在云服务上转型过慢而导致的大裁员。

曾经不可一世,却在新的技术浪潮冲击下,因为转型不力而落败。这样的商业大戏从来没有落幕过,柯达、诺基亚无不如此。这回,轮到传统IT巨头甲骨文Oracle当主角了。

5月7日,甲骨文召开了面向全中国区的电话会议,确定对中国研发中心(CDC)进行裁员调整。亚太人力资源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公司正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导致一部分人要离开岗位,这将是全球性的。

此次主要裁撤的是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CDC)相关人员,目前甲骨文在中国有研发中心主要城市包括北京、上海、苏州、深圳、大连等。

据了解,甲骨文CDC共约1600人,而首批被裁员工数量约900人左右,其中超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第二批裁员或将在7月进行。也就是说,此CDC将被整个关闭。此次被裁退的员工将普遍获得“N(工作年限)+6”的补偿。

根据《燃财经》的报道,“这次被裁员工的平均年龄在37岁左右,在IT圈,这已经是非常尴尬的、不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年龄。”据“企查查”数据,甲骨文中国员工,工作经验主要集中在5-10年,约六成。

有IT行业人员表示:“35岁+的研发被裁,其实很难找工作,写代码的,压力大,通宵加班,又是996,都是25岁左右的人。”

在脉脉职言区,有一则关于“甲骨文被裁员工不满公司赔偿N+6,觉得这样对他们不公平的帖子”,大量网友支持甲骨文被裁员工进行维权。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一些甲骨文被裁员工为表不满,打出大量横幅来抗争这场无妄之灾。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被裁员工拉横幅抵制:“裁员时请真情相对”、“我们要工作,孩子要上学”等。)

针对甲骨文裁撤中国研发区这一事件,国内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现已上线“甲骨文人才专场”,打开拉勾主页面就能看到位置醒目的,“失去ORACLE,得到新大陆“的标语。猎云网点进去看,里面尽是互联网大厂的相关招聘。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上线“甲骨文人才专场”)

对于此次裁员,其实早有征兆。今年3月,甲骨文执行副总裁Don Johnson向全员发送了一封标题为“组织重组”的电子邮件,告知工作人员:将来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Oracle云基础设施(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简称OCI)运营展开。这意味着甲骨文即将开启新一轮裁员潮。

在中国之前,据TheLayoff.com的传闻报道和内部风声所称,墨西哥、新罕布什尔州、印度、硅谷都已出现裁员状况。TheLayoff.com上发表的一则匿名文章指出,甲骨文此次裁员目标总数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0%,而2018年Oracle的员工总数约为13.7万人。

掉队云计算赛道

正如Don Johnson所言,甲骨文大幅瘦身背后,都是因为云计算。作为无法逆转的浪潮,众多巨头都押注了云计算,向来被看作“数据库中的苹果”的甲骨文也在全力拥抱云计算。只是,昔日王者的荣耀在新赛道上渐渐黯淡了。

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红木滩,为遍及145个国家的用户提供数据库、工具、应用软件及相关的咨询、支持和培训服务。2013年,甲骨文超越IBM,成为继微软之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它曾和IBM、EMC(易安信,2015年10月被戴尔以6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一起定义了IOE(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时代。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

但是,在云计算市场,甲骨文却排不上名号。根据Gartner在去年8月发布的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占比的报告,亚马逊AWS、微软Azure以及阿里云分列全球云计算业务前三甲。而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其他”。

今年3月,甲骨文发布了最新一季财报,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相比增长1%,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69%,高于去年同期的68%。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12.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99亿美元相比下降4%,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3%,低于去年同期的14%。由财报可以看出,甲骨文赖以安身立命的云计算业务增长几乎停滞。

此外,云计算市场也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马太效应。据2018年Gartner发布的全球公有云IaaS魔力象限,2017年共计14家企业进入该象限,而2018年这一数字锐减为6家。

这就不难理解甲骨文何以爆发出“将来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Oracle云基础设施运营展开”的决绝。

押注OCI

在上述邮件中,Don Johnson还写道:“今天OCI内部的变化可以更好地与总裁拉里·埃里森的公司愿景保持一致。这些变化将简化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将投资重心放在我们最具战略意义的优先业务上,并帮助我们更高效、更快速地兑现Oracle第二代云的承诺和覆盖范围。”

云计算本身是一个重资产行业,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才能保证一定的市场份额。在业务增长迟滞的情况下,甲骨文决定“将投资重心放在最具战略意义的优先业务上”也不失是明智之举。邮件最后提到“OCI业务的发展比任何时候都更强大。”而被给予厚望的OCI能否带领甲骨文翻盘,还是未知数。

近两年,甲骨文在OCI上的突破主要有两部分。2018年3月,甲骨文推出首款Oracle自治数据库服务——自治数据仓库。在甲骨文的描述中,自治数据库是革命性的产品,其能降低70%的运维工作量,还能大幅降低超过80%的运营成本。

甲骨文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曾表示,Oracle自治数据库在市场中取得了成功,目前已经累计拥有近1000家付费客户,而且还有大约4000家客户正在测试该软件。

然而,这只是甲骨文的一面之词。Oracle自治数据库能否成为甲骨文攻城略地的利剑,还需要市场的检验。近年来,AWS、阿里云等云计算厂商纷纷推出自己的数据库Aurora和POLARDB,而且,它们还提出“云原生数据库”的说法。云数据库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搬迁的,一种是云原生的。云原生数据库提供的是一种“拎包入住”的方式,在企业向云上迁移的时候,更具优势。

也是在2018年,甲骨文推出第二代云架构。不同于第一代云架构是基于传统企业数据中心的基础架构,第二代云架构,是真正意义上从云的本质出发构建起来的云体系。拉里·埃里森甚至放话说,甲骨文的自主数据库远远超过了亚马逊的AWS云服务。但在媒体看来,拉里·埃里森这一挑战亚马逊的举动,只是制造营销噱头。

王者能否归来

甲骨文在云计算赛道落后的原因,拉里·埃里森的霸道和傲慢负有一定责任。

“云计算?简直是胡扯。现在的IT行业比时装界还要追逐潮流与时尚。”2008年,拉里·埃里森毫不遮掩对云计算的不屑一顾。等到他回心转意,决定发展云计算的时候,各大厂商已经跑马圈地多年。起跑落后的劣势一直延续到现在。

困顿中的甲骨文,近年来接连爆出裁员消息,而公司高层也出现人事变动。公司曾经的二把手,原产品开发总裁托马斯·库里安于2018年出走,担任了谷歌新的云业务CEO。出走原因,主要是与拉里·埃里森在业务扩展策略上产生严重分歧。

他希望让甲骨文更多的传统软件跑在亚马逊、微软的公共云上,以缓解甲骨文在云基础设施方面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相比落后多年的状况,同时还可以带来更多的销售机会。但是,以霸道、好战著称的拉里·埃里森怎肯轻易妥协,他认为,此举将令竞争对手受益,同时进一步降低甲骨文自有云平台的吸引力。

如今,处在裁员旋涡中的甲骨文,或许有英雄迟暮的悲凉色彩,但也不乏整装待发的希望。回顾云计算产业发展的历程,过去10多年的发展其实相当缓慢。统计显示,2016年全球IT的工作负载情况,传统IT所占比例为73%,公有云为15%,而私有云则是12%。而十年前的2006年,超过98%的IT工作负载在传统IT的架构上。从这个角度来看,甲骨文似乎又还有希望。

不管此次裁员因何而生?甲骨文创始人曾经说过要抑制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的言论,都令人愤慨。上个世纪80年代,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叫做:科技无国界。如今,21世纪却为了抑制科技发展而打起“小算盘”,这何以不是种倒退?现在甲骨文在公有云的市场远不及其他对手,甚至在中国云服务榜单上也无法拥有姓名。

未来,很难预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甲骨文中国大裁员!创始人曾表示:不能让中国工程师超过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