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导读

有这样的公司,股民永远都是砧板上的肉。

最近,两个康性兄弟都同时出现了巨额资金不翼而飞的事故,其中康美药业不见了近300亿,康得新150亿。

*ST康得(002450.SZ)去年年报显示,货币资金余额为153.16亿元,其中122.10亿元为银行存款余额。然而,对于122亿银行存款,审计机构、公司独董均表示不能判断其真实性。

5月8日晚间,康得新的巨额资金去向再次引起交易所关注,要求康得新说明是否存在将公司资金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情形。

最初10亿的债务违约,犹如导火索将埋雷一一引爆,康得新股价也迎来一泻千里的悲壮命运。

5月8日,康得新股价在最近6个交易日内收获第5个跌停,报收4.28元。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曾经的千亿市值大白马,为何走到如今“人人喊打”的地步?这笔巨额资金到底用在了哪里?资金存放银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又扮演怎样的角色?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122亿元落入了谁的口袋?

上百位投资者已发维权申请

5月7日,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中,康得新对122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解释称,这部分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资金拟有三个用途:

1、公司2018年度用于经营的资金需求量维持在50-60亿;

2、公司光学膜二期已于2017年陆续投产,为该等项目运营做资金储备;

3、公司为筹备海外布局,包括并购及海外合作进行了提前资金储备。

据媒体报道,1月下旬,康得新召开债权人会议,时任董事长钟玉对150亿资金的解释是大股东占用,把钱拿出来之后做碳纤维业务。

钟玉在2月16日的亚布力论坛上也曾谈道:“受到各种因素影响,康得新去年受到了很大的重创,但我们现在正在采取各种措施解决,康得新以后一定会再度崛起。”并表示“危”与“机”共存,因为公司手中有两个重要的战略产业,一个是光学膜,一个是碳纤维。

但是,在康得新数次公开回复函中,却始终都并未对其中的122亿元银行存款资金去向作出具体解释,称主要问题还在进一步核查中。

“应该就是资金被占用了,可能用于股东账户资金的贷款担保。” 5月8日,一位资深会计人员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独董声明称,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

那么,西单支行在此次事件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回复函显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核对该资金余额,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1亿元。”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之后,瑞华向北京银行了解联动账户信息,但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未予回复,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回函信息与公司账面记载余额、公司网银显示余额不一致。

对此,5月8日,一位银行从业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一般子公司会每个月上交归集款给母公司。企业开了归集的功能后,一种可能性是,总公司在对账完成后,直接把钱自动归集而扣划掉了。”

该问题也已引起交易所关注。5月8日晚间,交易所要求康得新说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西单支行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具体内容,是否存在将公司资金存入康得投资集团账户的情形。

“银行有可能会有管理问题。但如果是和控股股东签订了合同,只要客户没有正式申请关闭这个(归集)功能,扣划资金就没有问题。”前述银行人员说。

5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西单支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此事。”

“造假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已经接到了上百位投资者的维权申请,等待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结果。”5月8日,一位上海地区的律师告诉记者。此前的1月22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康得新立案调查。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一年前就被机构“抛弃”

事实上,“手握150亿现金,却不还10亿债券”,康得新“陨落”故事的时间线是从今年1月中旬开始的。

鲜为人知的是,尽管头顶千亿市值大白马的光环,康得新早就在2018年下半年被研究机构“抛弃”。

以“康得新”为搜索关键词,各大券商的相关公司研报停留在2018年5月之前。彼时,各大券商给出不少买入评级,最高价甚至看到了28元。但进入下半年之后,券商出奇一致地不再关注这家公司。

难道康得新的爆雷早有迹象?

“那时候就有一些苗头了。”5月8日,一位曾经关注过康得新的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存贷双高问题由来已久,大股东质押比例很高,在建工程进度缓慢,加上去年整个融资环境趋紧,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这样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等状况就逐渐爆出来了。”

进入2019年1月,康得新发行的“18康得新CSP001”因未能足额筹措资金,出现了实质性违约,成为2019年债市第一雷。

违约由此撕开了康得新涉嫌百亿级资金造假的黑洞。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图/图虫

4月29日深夜,康得新发布去年年报显示,货币资金余额为153.16亿元,其中122.10亿元为银行存款余额。

但是,这份年报被瑞华会计师事务出具非标意见,无法表示意见多达10项。对于122亿元银行存款余额,审计机构、公司独董均表示不能判断其真实性。

“由于执行程序的限制,基本审计师只能写到这。但瑞华的报告写得很清楚,说了十点可疑之处,可见瑞华对财报的认可度很低。”5月8日,一位上海的审计人员对记者说。

问题已显而易见,随之而来的是康得新的人事巨震。

在发布完年报的质疑后,独董陈东立马提交了辞职。5月5日,董秘杜文静亦提交了辞职。

实际上,最早离职的是掌门人钟玉,在违约危机爆发后不久的2月12日,他就辞去康得新董事长等相关职务。不过,其仍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康得新的实际控制人。

5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公司相关情况致电钟玉,被其挂断;杜文静则表示,已经离职,不便发表意见。而公司证券部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不少投资者反映,曾多次打过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那为什么康得新敢说自己账上有钱呢?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套路。我们主要分析一下这钱是怎么没的。

北京银行针对这122亿元的存款,进行了回复,“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该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1亿元”。

先来解释一下概念,归集,就是定时或者定额向其他账户自动转账,最开始是2013年某股份制银行推出的创新业务,举个简单的例子,可以给老公的银行卡设个存款上限,比如1000元,从此老公卡上的资金只要超过1000元,超过的部分就一分不留地自动划到老婆的银行卡上。

在公司归集业务上,母公司及其子公司和各分公司都在该行开立账户,根据签订的协议,母公司可以一键上收所有子公司及其分公司的所有账户所有的钱到一个指定账户,比如有大型公司或者集团每天下午两点三十分准时上收上去钱拿出去做隔夜等业务。

但是,但是在开立这个账户的时候方式就五花八门了,未必就是母公司的账户。

也就是说,康得新确实在北京银行有联动账户的业务,但这个资金归集的指定账户并不是康得新集团的基本户。

康得新账上的钱被归集到这个账户之后,这122亿便成了应计余额的概念,而康得新的账户实际余额还是0。

这里面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公司的钱被大股东通过联动账户进行资金归集,把这些钱占用了。康得新大概率是这种情况。

还有一种可能,公司为了便于融资贷款,显示自己有钱有实力,会通过一定的方式孝敬“教父”,在年结的时候,“教父”可以大笔一挥,让银行经理把自己的账户纳入联动,然后自己账上的几百亿也可以成为公司财报的应计余额。再稍微操作一下就可以变成实际余额了。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

据了解,财务造假的挺多的,但货币资金是财报中含金量最高的项目,审计依据的主要是银行函证,一般,审计师会对企业在12月31日特定时点的存款余额与银行进行书面确认。

如果大股东在12月30日之前把钱放到公司账上,1月1日再转走,银行函证也是可以显示公司账上有钱的。

这种操作不是个例,只不过这一次康得新玩崩了。

现在到了调查责任的阶段,大股东、上市公司是第一责任人无疑了,但会计师、审计师、银行,也肯定会被牵连,不知道会杀哪知祭天?


关注「SUN笔记」微信公众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千亿市值黄粱一梦, 康得新存款为0, 122亿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