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津云新闻记者侯沐伟 发自浙江杭州

近日,一名外卖骑手因持证进出登记问题与浙江大学校门保安发生冲突,继而掏出刀将保安刺伤一事引发热议。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堕落街”小吃店众多

5月8日中午,记者来到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北门外的龙宇街,这条被浙大学生戏称为喂胖了一个校区的“堕落街”上小吃店繁多。记者观察到,这条街旁有众多外卖骑手在等候接单,12点的用餐高峰期时,平均每分钟有2-3名骑手刷身份证进入浙大校园送餐。

两刀倒地后胸口又补一刀

外卖员刷身份证入校已实行一年多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校门刷身份证处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外卖员刷身份证入校

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5月7日发布警情通报,经初步调查,外卖员刘某(未随身携带身份证件)驾驶未悬挂牌照的电动车与执勤保安就持证进出登记问题发生争执。争执中刘某从电动车储物箱中拿出一把水果刀刺伤保安余某,随即被现场其他保安控制。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事发现场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记者询问一位目击事发现场的浙大学生,该学生表示,当时看到外卖员强行要冲进校园,保安伸手拦住他,随后外卖员对保安有推搡动作。保安余某被刺伤倒地后,持刀伤人的外卖员刘某一直在旁边按手机、打电话,约10分钟后,警察赶到现场。

另一位目击者向记者介绍,外卖员抽出刀后,两刀将保安余某刺倒在地,随后将刀插入已经倒地的余某胸口处。

在警方通报中,双方因外卖员持证进出登记问题发生争执。有网友据此提出疑问,刷身份证入校是否系浙江大学的新规定?外卖员是否因不熟新规而认为保安无理阻拦,继而发生冲突?

记者询问浙大紫金港校区北门保安发现,“刷身份证进校”并不符实,校方的规定是仅对骑电动车的外卖员要求刷身份证进校,对于本校师生和其他社会人员并无此规定。此外,这一规定已实行了一年多,期间并没有改变,经常来浙大送外卖的骑手都知道这一规定,会主动刷证入校。

“我们在北门共有7名保安,其中2人会负责监督外卖员刷证进校的情况,平时会根据电动车、头盔、制服和餐箱等装备判断来人是否为外卖骑手。之所以特别对外卖骑手有此规定,主要是考虑到外卖骑手所乘的电动车速度较快,危险性大,进入校园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曾经有外卖骑手没带身份证,最后他把电动车停在校门外,我们也允许他跑步进校送餐了。”浙大紫金港校区北门保安介绍说。

据保安介绍,以前该处校门采用过外卖员登记入校的方式,之所以改成刷身份证入校,一方面是节省时间,另一方面也是更好地追踪入校骑手的行踪,“校园内的监控录像有时会看不清电动车牌照,外卖骑手戴着头盔也很难看清面容,录入身份证信息可以帮助我们确定骑手的入校时间,一旦在校内发生交通事故,结合监控可以很快地找到肇事者,也方便必要时做报警处理。”

在一位保安看来,在这一制度的执行中,校方也有一些灵活变通之处,“无论是刷证还是登记,我们的目的也只是记录骑手在校园内的行踪,督促他们规范驾驶,并非有意刁难。有些一天内多次进出校园的骑手忘带身份证或身份证消磁,给我们出示了支付宝实名账户、驾驶证等能证明身份的替代品,再在本子上登记后,我们还是放行了。”

据浙江大学保卫部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早在冲突发生前,保安余某就已经注意到这名外卖员了,也因此把他拦在了校门外,“这个人当时带着饿了么的餐箱,头上戴着美团的帽子,所骑的电动车还没有牌照,不同于那些脸熟的、能用别的方式证明身份的骑手,这样的一个人说他忘带了身份证,就非常值得注意。如果他在校内驾驶无照电动车和师生发生碰撞,或者出了别的事故,我们可能都无法找到这个人。”

骑手送外卖过程中为何带刀?

杀意究竟从何而来?

伤人骑手刘某为何会在工作中携带一把长度约为20cm的刀,成为许多人疑惑的焦点。记者询问浙大校门外多名外卖员,送餐平台是否会检查骑手随身携带的物品,许多外卖员表示不会,“平台确实会定期来检查骑手是否按照规定配齐了餐箱、头盔和制服,检查电动车是否完好,但一般不会检查电动车储物箱里的东西。”

不止一位目击者表示,在外卖员刘某刺伤保安余某时,曾听到围观的外卖员中有人发出“解气”“就该这样捅”的声音。记者询问该处附近多名外卖员,骑手和浙大保安之间是否存在什么“积怨”。

一位骑手认为,外卖员和保安之间,本来就是近似“敌对”的关系:“我们要送餐进去,保安是‘拦我们的’,平时有点矛盾不是很正常嘛?”但当记者追问多名外卖员,是否浙大紫金港校区北门保安有什么特别的行为,引发了骑手怨恨时,骑手们又说不出来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时刷身份证时保安会催着说‘快点’,此外,每晚11点后这个校门会关闭,那之后再进校送餐出来时,要让保安抬杆放行。我们骑手临近时按喇叭,有的保安会“慢吞吞地开门”,有时还会发一两句牢骚,其实真的都不是什么要闹到拿刀子捅人的事。”

不止一位骑手向记者说,在他们看来浙大保安是比较客气的。“我们这种工作要经常出入小区,相比起来,大学的保安算态度好的了。有些小区的保安真的让人觉得是故意刁难,导致很多骑手到哪里看到保安就怵头、生气。被取消订单、迟到时平台都要扣钱,赶上这种时候,骑手就更会发急。”一位骑手说道。

受伤保安已脱离生命危险

右侧肢体仍麻木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余某接受急救的浙江医院三墩院区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保安余某接受抢救(图片来自浙江医院三墩院区)

被外卖员用刀刺伤的执勤保安余某今年46岁,宁夏人。余某倒地后不久被送到距离事发现场50米左右的浙江大学校医院。在进行简单的急救措施后,他被送到浙江医院三墩院区进行手术。目前,余某已脱离生命危险,正在住院观察,同时做进一步治疗。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刺伤余某的刀长约20cm(图片来自浙江医院三墩院区)

据浙江医院普外科张春杰副主任医师介绍,余某身上共3处伤口,前胸部的伤口深约5cm、颈部深约4cm、头部深约1cm。受伤最严重的是前胸部,这里被一把约20cm的刀刺入,部分胸骨被刺断,刀尖距离头臂干动脉血管仅2mm的距离,幸未伤及大动脉。

余某的哥哥7日晚接到消息赶到病房,余某远在老家宁夏的家人也赶往杭州陪伴。余某的哥哥表示,弟弟恢复得不错,已经能开口说话,但目前右侧肢体仍感麻木。

浙江医院骨科医生表示,余某右侧肢体的麻木可能与受伤时的躲避或向后摔倒时头过度后仰有关,接下来余某将转入骨科做进一步治疗。

一名浙大的工作人员表示,余某受伤后,多名浙大学生想前往医院探视慰问,但被校方委婉劝阻:“余某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还处于恢复期,还要配合警方录取口供,因此我们暂时请学生们不要探视,感谢学生们的好意。”

伤人骑手身份成疑

带LOGO的送餐装备可自行网购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饿了么官方发表声明

5月7日下午,饿了么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刺伤浙大保安的兼职骑手今年3月13日后在饿了么平台没有任何接单记录,5月7日也没有配送饿了么订单,同时该骑手也没有在饿了么官方平台购置餐箱的记录。

为何一位近两个月没有配送饿了么订单,也没有在饿了么平台购置餐箱的外卖员,会使用饿了么品牌的餐箱送餐呢?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带LOGO的餐箱可在电商平台网购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一位装备三家不同企业配餐用具的外卖员

多位骑手向记者表示,对于众包骑手来说,这种情况十分常见。“带企业LOGO的餐箱、头盔和服装在各送餐平台的装备商城里就可以网购,在很多电商平台中还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买齐。退一步说,骑手之间互相借用电动车、餐箱也是有的。”一位身着饿了么制服,头戴点我达头盔,携带美团餐箱的骑手向记者说。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成为众包骑手的要求

除了送餐装备和服装上的混乱,外卖平台在人员招录流程、资格审查上也存在许多令人疑惑之处。一位饿了么的众包骑手向记者介绍,想成为众包骑手,只需要下载“蜂鸟众包”APP,经实名认证后填写网约工协议,再上传健康证、身份证、通过线上考试后就可以开工抢单了。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蜂鸟众包的网约工协议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蜂鸟众包的入门考试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蜂鸟众包的部分考试题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

“人人都能成为配送员”

记者下载“蜂鸟众包”APP发现,该平台的理念是“打造全民配送概念,人人都能成为配送员,利用空闲时间,赚取额外收入”,平台中“通过考试才有资格抢单”的线上考试共有10题,记者在没有经过培训的情况下,大约1分钟内可以答完。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紫金港校区的浙大学生,据学生反映,曾有过在饿了么平台上订餐后,却由身着其他公司制服的骑手来送餐的经历,甚至还遇到过穿着某些快递公司制服的送餐员。在订餐APP中,经常会遇到“商家自配”的提示,这种情况下用户无法看到骑手个人信息,也无法得知骑手到了哪里。

一位众包骑手对记者说:“对我们来说,送餐平台和我们的联系就是送一单给一单的钱,攒积分发奖金,该扣钱时扣钱,除此之外,可能就剩每天我们要交3元的意外保险而已了。”

记者采访饿了么平台紫金港配送站站长,该站长表示,众包骑手即兼职骑手,是一种骑手自己在APP中与平台签约的方式,众包骑手可以在多个平台注册、抢单:“以紫金港站为例,饿了么在这边的骑手主要两种,即‘团队’和‘众包’,我们这个站只负责团队骑手的管理。团队骑手即骑手和第三方公司签约,由这家公司统一管理。虽然和众包骑手同在饿了么平台接单,但二者的派单系统实际上是分开的。”

对于紫金港地区众包骑手的人数、管理方式,该站长表示不了解,“他们应该也有自己的配餐经理,但我不太了解,究竟有没有统一的领导和固定的配送站,我也不知道。”

记者致电饿了么官方客服电话,询问紫金港地区的众包骑手是否存在统一管理站点,客服表示将调查后给出答复。截至记者截稿前,饿了么并未给出回复。

据媒体报道,5月7日晚,美团外卖方面称该公司也正在核实骑手身份,但尚未做出进一步说明。

记者手记

对于公众来说,这名抽刀刺伤保安的众包骑手在伤人的那一刻究竟在哪个平台上接的单子或许不那么重要,真正令人心惊的是,外卖员号称是“可以敲开无数毫无防备的门”的职业,但在平台宣扬“人人都可成为配送员”的“兼职”模式下,部分骑手每次送餐都暗藏隐患。送餐平台或许很难监管所有曾经在平台中跑过单的骑手,但骑手却能随时利用带着某一平台LOGO的装备为别的平台送餐,甚至是以骑手的身份进出公共或私人场所。从安全管理的角度讲,浙大的保安余某或许在为本该由外卖企业肩负起来的责任而被迫买单。

在记者的采访中,浙大校门外一位在饿了么和美团均有接单的众包骑手或许道出了这种“兼职”外卖背后送餐平台的责任缺失:“当我给饿了么平台用户送餐时,我就是那几十分钟里的饿了么员工;当我送完这一单,我可能就不是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津云关注】骑手三刀刺伤浙大保安,这个“兼职”让人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