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中国人的婚礼上总是少不了“闹洞房”的环节,这是千年历史流传下的文化传统。但这几年,恶俗的婚闹行为频频上新闻,用胶带捆绑新郎新娘、砸鸡蛋倒啤酒、猥亵伴娘、公公强吻新娘等等不胜枚举,从小打小闹变成令人反胃的下流行为。这样还是充满喜庆祝福的婚礼吗?

对于恶俗婚闹,有地方发声了。山东省聊城市莘县七部门联合发布通告,明令禁止婚礼环节中出现的低俗、恶俗、危险行为,同时表示通告以警示为主,没有确切的处罚措施。如果说“闹洞房”作为一种文化习俗值得尊重,我们更应该弄清楚这种习俗存在的缘由和意义,如果全然听凭任其发散,到可能会被下流的人引到下流的道上去了。

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古代“闹洞房”闹得凶,可能有丧命风险

汉代时,看新妇、听洞房、闹洞房的行为已经比较普遍。东汉的仲长统在《昌言》里提到了闹洞房陋习:“今嫁娶之会,捶杖以督之戏谑,酒醴以趣之情欲;宣淫佚于广众之中,显阴私于族亲之间。汙风鬼俗,生淫长奸,莫此之甚。”新人被亲戚族人又是说“黄段子”戏谑挑逗,又是被灌酒,又是被捶杖。又是文闹,又是武闹。

东汉文人应劭写的《风俗演义》(又名《风俗通》)还记录一个新郎在闹洞房中丧命的悲惨故事:“汝南张妙会杜士,士家娶妇,酒后相戏。张妙缚杜士,捶二十下,又悬足指,士遂至死。”这样看来,古代殴打新郎的武闹确实要比现在可怕多了。

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当然,古人也爱闹新娘。北宋末年时文人庄绰所撰的《鸡肋编》记载:“诸礼颇多异事。如民家女子不用大盖,放人纵观,处子则坐于榻上,再适则坐于榻前。其观者若称叹美好,虽男子怜抚之亦喜之,而不以为非也。”宋代女子嫁人时,可以被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随便看、随便摸,都算不得无礼行为。

民国胡朴安记录清末民初地方婚闹习俗时,有地方新娘因为恶俗婚礼而自杀的情况:“新妇多有含辱而羞于见人,遂尔悬梁自尽者。”可见恶俗婚闹其实自古有之,虽然形式不同了,行为上仍然存在对新郎新娘一定程度上的“折磨”和“羞辱”。

当然古人也一直批判这种恶劣的婚闹行为,但法不制俗,也就让这些延续至今。

“闹洞房”还会走多远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华人导演李安曾在他的电影《喜宴》上客串说过:“中国人婚礼中的种种表现,都是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内敛的、避讳谈“性”的中国人却在婚礼“闹洞房”时表现得高调开放,这种反差是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决定的。“闹洞房”对中国人而言是带有性启蒙意味的。婚礼前的新人对性懵懂无知,婚礼上却被人要求早生贵子,这也有些难为人了。“闹洞房”实际上是在教新人有关性的知识。

但今非昔比,现在有的婚闹里有一些男子借习俗之名,行揩油之事,对女性的不尊重不值得提倡。后来不闹新娘了,又开始疯狂地闹新郎,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扒光新郎衣服或是让新郎穿女性内衣,这又何尝不是对新郎的人身侮辱呢?

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恶俗婚闹,被古人批,更应该被今人批。婚礼是祝福和喜庆的时刻,一对新人即将组建家庭,获得成长。我们更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洞房可以闹,也必须获得新郎新娘的许可,当他们不同意时,无论是长辈还是平辈都应该重视他们的意见和看法,听从他们的意见。

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闹洞房”来做性教育的启蒙了。“闹洞房”的“闹”更不应该是伤风败俗的“胡闹”。中国婚礼文化更需要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中走得更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山东禁了恶俗婚闹,今天的中国人还需要“闹洞房”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