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上映以来无论是票房成绩还是口碑都相当的出色,但之前对于「漫威影视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常见的批评之语总有这点:里头的作品与角色永远没有真正的结局,总是在铺哏,没完没了──主角不会死,也无法让观众感觉英雄们命在旦夕。不过,经过11 年、22 部电影,这一天终于到了:《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不仅是给几位角色的情书,也是诀别书。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在《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结尾,戴着无限手套的萨诺斯弹了手指,全宇宙顿时少掉一半人口。复仇者联盟里的六位元老都是幸存者,试图在几乎毫无希望的困境中,翻转命运。

(!!本文章有雷,强烈建议看过电影后再阅读!!)(!!本文章有雷,强烈建议看过电影后再阅读!!)(!!本文章有雷,强烈建议看过电影后再阅读!!)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的宣传素材与《惊奇队长》的档期安排,可能诱导观众以为惊奇队长的威能将成为关键,但《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一开始就破除这种期待,并不急于排出绝地反击戏码,反而让萨诺斯先摧毁所有无限宝石,即使有惊奇队长加入也无计可施。英雄们跌入更无望的深渊,甚至将这状态持续到五年后。透过这安排,无限战争的后果深深刻进几位幸存复仇者的骨子里,他们必须静下来哀悼,面对所有落魄、失志、无助与茫然的感受:黑寡妇为了挚友在杀戮中麻痹自己而哭泣,索尔失去他天神身份的荣耀与信心,美国队长勉强撑着阳光与怀抱希望的面具、却藏不住自己无法往前走的事实......

因此,《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是超级英雄片中,少数能让角色相当贴近凡人的作品。它不再只是一群拥有特殊能力的超强人类试图解决凡人现实生活中不会遇到的问题,这群主角更像大屠杀的幸存者,全都失去了一些亲朋好友。幸存者是留下来面对后果的人,有时比逝者还可怜,时时忍不住质疑为何自己有资格活下来,充满悔恨、罪恶、无力、失败与窝囊感受,连自己的存在都失去意义。这变成很「个人」的战争,而他们输得惨烈,翻不了身。

幸好从量子领域逃出的蚁人,为大家带来一线希望:在量子领域里面,时间的运作不一样,所以英雄们或许可以做时光旅行回到过去收集宝石。透过将主角送至不同时空,编剧可使用不同的滤镜,重新检视英雄们数年来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替几位元老完成他们的角色成长与毕生使命。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元老英雄精彩谢幕

「钢铁侠」托尼·史塔克与「小辣椒」波兹小姐:

漫威影视宇宙系列最重要的开山元老,自然就是托尼·史塔克了。他与已逝父亲霍华德·史塔克的关系很糟糕,年少时总怨怼父亲冷漠,期待父亲认可却永远等不到。观众在《钢铁侠》首度认识史塔克时,他是个花花公子,不想接亡父的事业,公司交给别人管,眼不见为净。

《钢铁侠2》里,史塔克的自大态度让人头疼,仿佛没有父亲的爱令他需要到处炫耀天分、寻找肯定,但那些来自外人的欢呼声填不了内心的空洞。倔强的外表下,史塔克瞒着不对人说的,是他正在面临死亡。没想到在接受神盾局长的建议翻找霍华德·史塔克的研究时,意外找到一段旧影片,是父亲录给他的,对着镜头向儿子说:「你就是我最伟大的发明」 ,让他惊讶无比。甚至,当年父亲发明的新元素还救了未来的儿子一命。

在这之后,史塔克与父亲的心结稍解,或许正因为如此,他终于成为能与团队合作的人(team player),也渐渐能找到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感。而皇后区超能小伙子彼得・帕克的出现,让史塔克得以试验成为理想父亲角色的可能。史塔克亲身指导帕克并替他树立榜样,在这过程中,史塔克过去缺乏父爱的童年空洞,仿佛也被弥补了一些。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更让史塔克与父亲的和解路走成一个完美的圆,让他回到70 年代,遇上孩子即将出生的霍华德·史塔克。见了这面才发现自己早已放下怨怼,不仅对父亲感恩,也了解父亲毕竟是个无法兼顾一切的凡人。何况此时托尼·史塔克已为人父,有四岁女儿摩根,最清楚没人能当完美父母。史塔克比父亲「幸运」的是,萨诺斯弹指让众人失去希望的这五年,恰巧给他专心陪伴家人的机会,不仅亲自送孩子上床睡觉,连碗盘都是他洗的。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托尼·史塔克是个停不下来的英雄,也是「个性决定命运」的好例子。《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给的结局虽伤感,却也贴近观众认识的史塔克。他虽只是血肉之躯,但自从打造出第一代钢铁衣,逃离《钢铁侠》那个洞穴之后,他没有服输过,得了恐慌症就克服恐慌症,发现异常状况就义无反顾带头冲出去,自己拿不起雷神之锤就创造出拿得起锤子的幻视。托尼·史塔克不断超越天生限制,他或许对「人定胜天」没把握,但没人能说他没试过,甚至在这么多次接近死亡之后,旁观者几乎要怀疑史塔克潜意识在追寻死亡,找寻舍己救人的机会,好让他真正收工,因为若依顺自己意愿,这人是不会停的。

同样一句简单的「我是钢铁侠」,相隔十一年(在电影世界中是十五年),带出托尼·史塔克克一角的动人改变。第一次说出口是因为自大想炫耀,最后一次是因为真正明白钢铁侠的使命,知道只有他能做,知道他就是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种可能之中,唯一能让复仇者成功的关键。他当然不会退缩。

史塔克的伴侣小辣椒也成长了。她了解爱人的固执,也终于接受停不下来的他,不再勉强改变。史塔克向小辣椒坦承自己发现时间旅行可能做得到时,原本仰头望着丈夫的小辣椒缓缓低下头,心里知道惨了,不仅好不容易拥有的五年平静日子会结束,丈夫还很可能失去生命。但陪伴史塔克多年的小辣椒,在低头努力消化这瞬间的天崩地裂之后,不再像以前那样气他去送死、甚至也不显露忧心忡忡的模样了,她尽力摆出「没关系,我了解」的表情,让史塔克放手去做。

甚至到了片尾,在史塔克的最后一刻,小辣椒仍然撑着笑脸要他放心,一句「我们会好好的」,让钢铁侠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休息,永远不再醒来。忍到这之后,小辣椒才爆出泪水。她不再是当年被老板近乎自杀的疯狂举动吓到要辞职的小秘书,而是能在战场上独立作战、保护蜘蛛人的英雄之一,也是能与托尼·史塔克同心同念的勇敢后盾。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曾被冰冻几十年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虽然总是给人阳光形象,却是一个内在不断冲突的角色。被从二战时期直送至21 世纪的罗杰斯,不断受到价值观冲击,在40 年代的美国,「爱国」是一件很单纯的事,好人与坏人的分界很清楚,种族歧视又大开杀戒的纳粹很明显是敌人。但被冰冻的他在21 世纪醒来,战争变得不一样,谁是正义的一方也不易辨认了。二战时期的罗杰斯,一心一意想参与国家正规编制的军队,依照政府的意志做事,但在《复仇者联盟》他开始对神盾局的计划产生疑虑,在《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则眼见神盾局被邪恶组织九头蛇渗透,到了《美国队长3:内战》,他甚至为了理念直接抗命,往日黑白分明又一心想做好事的乖乖牌美国队长,竟成了通缉犯。虽然他有勇气本着初心继续努力,但不得不说,他在这时代格格不入。

在看过一半人口化成灰之后,这可怕荒谬的无常,或许促成他更加怀念过去错失的一切。《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有一幕,让回到过去的美国队长与以前的自己对打,犹如在两个选择之间僵持的自我,争执到底该向前看还是活在过去?恰巧这段打斗中,掉出藏有旧情人佩吉·卡特相片的坠子、也提到了挚友巴奇的资讯,这点明他的人生两大遗憾:巴奇已经化成灰、欠人佩吉·卡特的一支舞从来没能跳成。

编剧最后对美国队长是温柔的,宛如《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收尾那样的温柔。不仅让罗杰斯追寻错失的爱情,享受平凡幸福,也让他好好交棒,将精神传承下去,没有遗憾。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雷神」索尔:

索尔这位天之骄子,在2011 年刚与观众见面时,还是个单纯的王子,意气风发,等着接班。但他命运多舛,从《雷神2》一路走来失去所有的家人,故乡阿斯嘉被毁,族人死去大半,可以说他早在萨诺斯弹指之前,就已失去一切。之后还晚了一步、劈错部位,让萨诺斯弹下手指,一半生命灰飞烟灭。《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的开头,让复仇者们在惊奇队长的帮忙下找着萨诺斯,在知道无限宝石全毁、反转结局无望之后,索尔砍下萨诺斯的头,完成这迟到的一劈,走出小屋,此时画面焦点模糊,宛如透过他人的泪眼所见,也像索尔从此走入虚幻梦境,不再存于现实。

这一劈之后,索尔没有方向了。再无其他借口与短期目标让他逃避「完全失败」的事实,也没有其他长远目标值得奋战。但编剧选择用喜剧包装索尔一角深深的悲剧性,当自我放弃的他露出傻笑时,隐约重现《雷神》里面那位用简单开朗的心看待一切的索尔,突然之间,一种新的可能性出现了:他现在有更自由宽广的路可走。过去索尔一直是预定的王位继承人,他虽一路努力证明自己够格当王,但心底是否喜欢扛着这个重责大任?抑或只是因为没想过其他可能?现在他有机会想了。阿斯嘉的人民有女武神瓦尔基里带领,并且在地球找到新的生活方式,索尔不需要接王位了,顿时开展无限可能性。经过《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回到过去接受母亲开导后,或许他有机会在找寻自我的过程中,抚平这些年来的心理创伤,并搞懂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

黑寡妇曾在《复仇者联盟》里与雷神、浩克、美国队长、钢铁侠等一同对抗外星怪物,虽然当年编剧与导演尽量将这位凡人角色的潜力放到最大,但仍有不少观众质疑,其他联盟成员都具备超狂的能力,罗曼诺夫拿着手枪跑来跑去到底能干嘛?其实罗曼诺夫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将她的珍贵价值拉到聚光灯下:她是这个团体的心。负责建立复仇者联盟的第一线执行者就是罗曼诺夫,是她先去卧底评估托尼・史塔克的状态,对其优势与弱点了若指掌;在美国队长怀疑神盾局被渗透时,是罗曼诺夫相信他,并一起行动;她也几乎是唯一能与班纳/浩克沟通的人,从《复仇者联盟》就已如此;她跟鹰眼的知己情谊更是不在话下。甚至,复仇者联盟在《美国队长3》面临分裂时,她是唯一能理解并接受敌对两方选择的人。

即使罗曼诺夫的能力相对「简朴」,但她永远都是拼了命去做,不计代价。她从最早期的满身罪过一无所有,到加入神盾局与复仇者联盟之后拥有家人与「变得更好」的动机,再走到萨诺斯弹指令她失去一切,如此得而复失的命运,实在残酷。最后这场牺牲,似乎是她最完美的结束,能用生命去换得一颗关键宝石以求保护她的真正「家人」,确实总结了罗曼诺夫的人生心愿,再无它求。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是的,它是粉丝服务(fan service),而且做得很漂亮

这些角色的谢幕,都获得足够时间铺陈得精细动人,并可以说每一位都「求仁得仁」,获得适合的结局。也许有人会指责编剧纯粹在做粉丝服务,而且角色们回到过去找宝石的分组法太过刻意、太靠巧合,但换个角度想,从2008 年就投入的长期影迷们,确实有资格看到这些组合带来的情感刻画,与一个完满的「了结」。《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让影迷过去投注的所有时间与感情都没白费,每个重要初代角色都走过完整的角色演变,每则过去点缀的小细节到今日都有意义,而且这些「服务」并未阻碍或拖累主线故事的发展。

在未来的时间轴还有机会留在漫威影视宇宙的配角们,虽然没有得到这么立体的刻画,但个别剧情线都更巩固《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的家庭价值、自由意志与选择等等主题。鹰眼在失去妻儿后走上残忍的杀戮之路,但终究在有可能救回家人的希望下归队;班纳/浩克则决定接受两个自己,将两角合而为一,不再把浩克当成一个尴尬的身份与疾病;蚁人除了提供幽默笑点,他对女儿与情人的爱也令人动容;在太空船上将近断粮时把食物让给钢铁侠的星云涅布拉,则遇上过去那个只管讨好父亲萨诺斯、大开杀戒也不眨眼的自己,涅布拉劝过去的自己「你可以改变」,过去的她反驳道「他(萨诺斯)不会让我改变的」 ,但过去的涅布拉错了,她无须父亲同意,勇敢的人的确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今日的涅布拉就是证明。

熟悉漫威影视宇宙所有作品的忠实粉丝,会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中找到很多熟悉感与小彩蛋。例如复仇者联盟总部被穿越时空的萨诺斯炸裂时,索尔、美国队长与钢铁侠从断岩残壁走向萨诺斯的那幕,就令我想起这三人当年在《复仇者联盟》为了抓洛基首度聚在一起,钢铁侠用他一贯的嘲讽态度笑索尔是在演公园莎翁剧场,后来这三人组合还打了一架;钢铁侠女儿提到想吃起司汉堡时,也将记忆带回到2008 年的《钢铁侠》,托尼・史塔克历劫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吃起司汉堡,甚至连饰演史塔克的小罗伯特·唐尼,都曾说过他真正戒毒的起点就是某天吃着汉堡的时候;回到70 年代的戏里,霍华德・史塔克的司机名叫贾维斯,与托尼・史塔克的人工智慧助理同名;本片几乎要重现《美国队长2》的精彩电梯打斗戏,但队长这回用更高明的方式解决⋯⋯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里几位英雄比赛谁拿得起雷神之锤妙尔尼尔(Mjölnir)时,没人拿得起,只有美国队长让锤子动了一下,但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他竟把妙尔尼尔与另一超强武器风暴破坏者(Stormbreaker)都拿起来了,这更强调美国队长今非昔比,绝对是位够格的英雄。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技术与娱乐方面也都是相当成功的。有大胆的剧情路径选择,带来新鲜刺激的感受;前段文戏多,气氛也较为沉重,但有索尔、浩克与蚁人让场面轻松,充满幽默对白,但这些笑点并不打扰主轴,反而令角色更有人性;每位演员不管戏份多寡都交出在漫威系列里的最佳表现;有几段动作场面很精彩,尤其所有复仇者集结的那刻,数不完的光环将宇宙各角落的有志之士带来对抗萨诺斯,宏伟壮观的程度实在大大超过期待;配乐也明显比早期的漫威影视宇宙作品进步很多。但它让观众在被娱乐的同时,还能感动又惆怅、一路边哭边笑的原因,要归因于编剧与导演处理几位重要元老角色的慎重及尊重,以及投注的深厚情感。安排他们在胜利机会渺茫的终局之战,对抗似乎已写定的天命,使得这些英雄更接近无奈无助的凡人,产生的勇气也更为伟大──他们挺身而出并非对自己有任何信心,而是「非如此不可」的决心。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是命定还是选择?

萨诺斯:「我是无可避免的。」托尼.史塔克:「我是钢铁侠。」自认强大如神的萨诺斯,总爱强调他要做的是必然会发生的,凡夫俗子再怎么拼命想改写被他定下的宿命,也不会有用。偏偏遇到地球上一批顽强无比的复仇者,先有被古一大师认定我辈之中最强的奇异博士硬是看了未来一千四百万又六百零五种可能并找到一种胜利机会,再有一群对于过去坚不放手也不认输的英雄们不计代价再次凑齐无限宝石,最后钢铁侠在奇异博士缓缓举起的手势「1」里看懂一半宇宙生命的复活选择在他手上。最终,这群渺小人类的选择,改写了萨诺斯所谓无可避免的「命定」。自由意志终究让人为了那一千四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亲手锻造自己的命运。这群人是真正的「超级」英雄,不断试图超越人类的极限,抵抗宿命。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里重要角色的时间感,是圆形的──他们都在故事的最后回到最初。钢铁侠先是回到自己还没出生的时间遇上老爸,踏踏实实得到渴望一生的父爱,并与父亲拥抱和解,再回到战场上,以当年《钢铁侠》那句经典发言「我是钢铁侠」总结一生;美国队长完成了英雄任务也找到接班人,终于得以回到七十多年前,填补错过的人生;雷神索尔的阿斯嘉接班路仿若黄粱一梦,醒来全都消失,连家都没有了,虽然伤感,但也令他有机会像个刚毕业的年轻小伙子,找寻自己的路;黑寡妇人生最后一趟旅程,与当年将她从黑暗深渊拉起、获得重生机会的鹰眼同行,也令她想起两人以前在布达佩斯的日子,黑寡妇讲到这都笑开了,相信在她为了伙伴牺牲生命时,定也是满足无憾的。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更有趣的圆形时间感,发生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所有字幕都跑完的最末。毕竟本片是系列的「终局」,此时已经没有以往漫威系列必备的片尾画面,但音响却传来阵阵打铁声,相信所有从《钢铁侠》就进入漫威影视宇宙的老影迷,听了一定会马上认出,这是托尼・史塔克被抓进洞穴里时,为了逃出去而打造马克一号战甲的打铁声,那是他人生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使命,是史塔克成为英雄的初心,甚至也是漫威影业(Marvel Studios)的初心。

当时漫威还没被迪士尼买下,没有什么资源,眼见出售的电影版权拍成电影的票房都不错,于是打算自己拍。这对于手头不宽裕的漫威影业,可说是一场豪赌,他们找来一位导过《精灵总动员》的导演,一位曾嗑药嗑到无人敢用的43 岁过气男主角,甚至在这部片票房会否炸掉都不知的状况下,就摆进与「复仇者联盟计划」有关的片尾画面。当时不少人对如此宏大的野心感到半信半疑,但漫威影业还真的做到了,甚至掀起业界的影视宇宙跟风潮,但目前可说无人成功。

十一年后看完《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再回头看《钢铁侠》,简直就像超阳春的马克一号那样,角色少、反派简单、场景与特效单纯,质朴得不得了,但它的动人程度却丝毫不逊色,理由无他,就靠着一个想把故事说好的初心。今日《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能感动全球影迷,票房屡创纪录,都要感谢当年有勇者愿意赌一把,以及接棒的创作者们绞尽脑汁建构精彩创新的世界与故事。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片如其名,戏里戏外确实都是个时代的结束。不过,虽然人生有限,但「爱」可以穿过时间限制,例如托尼.史塔克与女儿之间的「我爱你三千遍」,是不会跟着钢铁侠离开的,他留下来的精神与知识会代代传承,被他救回来的英雄们也会继续团结守护彼此。万事无常,某些幸福终将消逝,但别执着在虚无与惆怅之中,总会有似曾相识的美好,再度出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无可奈何英雄去,似曾相识铁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