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一个真实的贾政

红楼梦:一个真实的贾政

贾政可谓是红楼梦里少有的好男人,没寻花问柳的习惯,也没像他哥哥那样放着官不好好做,更不像贾珍,能把全府都闹的翻过来。

表面看来,贾政十分符合古人对男人的审美,忠厚老实、出仕做官、出身诗书家庭。然而再一细看,这个红楼中最正点的男人却样样都有些别扭。

他虽出仕,自身却没什么作为,政绩上也没有可圈点之处;他虽出身诗书家庭,却在诗书上平平,给自己找说辞不算,更是把儿子往远离书本的方向驱赶;他虽忠厚老实,却对家人很冷漠,且交友又无原则。贾政的性格可谓矛盾重重。

一、人在朝,心在野

对贾政来说,他这一生最大的矛盾可能就是从政了,或许曹雪芹给他起“贾政”这个名字,就是指,他是个心思不在政务上却身处官场之中的人。

记得在大观园刚建成的时候,他带着一批清客一起参观,到潇湘馆时,贾政曾说道:“这一处还罢了。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其实读书哪里不能读,为啥偏偏在这个地方才是不枉一世?

想这潇湘馆是什么样貌?黛玉曾形容,这一处有层层竹林隐着,是个清幽僻静的地方。这样的僻静之地,也恰恰是贾政在大观园里最喜欢的地方。

所谓人与物有相通之处,大概曹雪芹在这里写到贾政的反应,就是想要让人看到他那颗想要遁世的心,表明贾政大有“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的态度。

贾政身处俗务中,却对俗务一窍不通。他不知如何招揽政务人才,你看他周围围绕的都是些阿谀奉承的清客,就可知了。

他也不知道事务内里,虽身居高位,也没什么远大目标。贾府原来还是百足之虫,而贾政身为家族中看起来最上进的男人,却从未为贾府筹谋过。

这一点上,贾政可连黛玉和宝钗都不如。黛玉是目下无尘,却对人情世故和世间俗务都了然于胸,也能够很好地思考利弊、看清吉凶。而宝钗更是乐于俗务、精于俗务之人。

虽将事务以“俗务”称呼,却并非精于俗务就是俗人。相反,如贾政那样,身处俗务却一无所知的才会成为俗人。

曾经以为贾政和王维是很像的,都存在出世还是入仕的矛盾,而今越看越觉得他和王维差的太远。王维有着舒展的人生,他能从官场中看到自己的政治抱负,也能从原野中看到山野的魅力。而贾政对山野的喜爱却流于表面,比如他在稻香村时,对此处景致的看法很流于形式,连贾宝玉都知道的“自然”他却体会不到。

红楼梦:一个真实的贾政

二、好读书,恨读书

贾政身上的矛盾之处还体现在“读书”这件事上。虽然贾政是个好读书的,他自己却说自己案牍劳神,已经不会写那些唯美浪漫的诗词了。

对于贾政这样的人,又是对田园闲适生活心有向往的,怎么会在那些花鸟山水上如此平平呢?可知,要么是贾政喜欢山水,却缺少山水般的性情,有如叶公好龙;要么他就是想要逃避官场上的繁杂生活,远离人群中来来往往的俗事而已。

贾政说不定自己本身也是个不乐意读书的,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这么说?所谓“兴趣是第一老师”,连读书这件事都不大做的好,怎么会说自己有多爱书呢?

若是自己不会做唯美诗词,这还可以用“天资”来掩饰,而他对宝玉读书的态度用“天资不足”可解释不来。

贾政若真心喜欢读书,那他看到儿子去上学为什么自己不高兴?当贾宝玉要和秦鲸卿去上学时,贾宝玉特地来和贾政辞行。

且不说贾宝玉读书为的什么,起码是主动有个想念书的行为了啊。而贾政呢,见了儿子,不说认可、鼓励,却把儿子当着众清客的面一顿贬损,一通话说出来竟然连“劝诫”二字都谈不上,就是要把儿子踩在泥土里,然后再跺两脚。而这是让儿子远离书本,却不是让他亲近书本的意思了。

家庭教育的方式是很大可能会遗传的。想必贾政少时,家里对他也是寄予厚望的,说不定贾政的爹还指望他能从科举出仕,因而时常对他打骂教训(宝玉挨打时,贾母提到过贾政父亲曾对其打骂),因而贾政潜意识里并不爱好读书,却不得不做出个好读书的样子。

贾政对读书的兴致可远远不如贾宝玉读《西厢记》的劲头。看来“为了读书而读书”和“为了兴趣而读书”还是有区别的。

红楼梦:一个真实的贾政

​三、爱儿女,远儿女

贾政要管儿子的时候,就往死里埋汰他,要教训儿子的时候,就往死里打他,待到贾母生气了,又索性对儿子不管不问起来。

这简直可以用“冷漠”二字来形容。其冷,更是不亚于后期的惜春和绝世的柳二。

贾政的冷更有一种绝情在里面。比如,赵姨娘曾经对贾宝玉和凤姐下降头,在贾宝玉气息奄奄的时候,赵姨娘说出贾宝玉马上就会死了这样的话,贾母都气的不行,而身为父亲的贾政却不以为意。

贾政甚至在贾赦着三火四地为贾宝玉和凤姐的病着急找门路的时候,竟然对贾赦出言劝阻,丝毫没有为了儿子挣个活路的意思,他的行为确实挺让人意外的。

贾政不仅对亲人冷漠,在交友上也没什么原则。比如,后期的贾雨村成为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奸雄”,他的行为难道没有传到过贾政的耳朵里?

也许贾政知道了,也断不会因此而与贾雨村绝交,顶多是说一句两句,劝劝,也就罢了。就如同贾珍要用樯木棺材葬秦可卿时一样,他身为长辈,原本可以禁止贾珍这样奢侈的,却也只是劝说一句半句而已。

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像贾琏那样直接强烈的表达自己对事情的看法的。如此细看,真实的贾政却和人们眼里的贾政大相径庭。

回顾贾政的一生,他总会给人一种无力感,一副软蹋蹋的形象。他就像是没有生命力的干木头,裹着一层金漆而已。他虽然从政,心却不在政治上;他虽然厚道,只想着管好自己,从没有要施展什么理想抱负;他虽不曾寻花问柳,却也没见他合理治家;他虽谁都没伤害,却也从未真正关心过谁。他甚至连强烈的观点、立场都没有表达过(除了要把儿子打死出气以外)。

贾政的人生谈不上多姿多彩,更谈不上是绽放的生命,更像是方盒子里脱水的橡皮泥,已经失去了人生的弹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红楼梦:一个真实的贾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