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是贵族出身,后来贵族没落了。再后来他又奇迹般地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满足了大众对于贵公子的所有想象。

二十岁之前,家世决定了蒋友柏是一个怎样的人;而之后则是,蒋友柏自己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鲁小胖第二次采访蒋友柏的时候,感觉和第一次不太一样。她初次采访蒋友柏是在2008年,彼时他还是一个玉树临风斯文短发男,如今再见,蒋友柏却变成了一个长发肌肉男。蒋友柏壮硕的体型让鲁小胖有点小小的不习惯。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健身是蒋友柏这几年的新爱好,等这个事情成为常态之后,他又要去寻找新的挑战。台湾社会弥漫着对“小确幸”(小小确定的幸福)的追求,蒋友柏一点都不喜欢,他说他喜欢的是大大的不确定的梦想。他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喜欢不断地挑战。

健身如此,设计也是如此,一切皆是如此。

对于这种性格,蒋友柏自嘲地对鲁豫说自己是“没办法,犯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绝 境

蒋友柏对鲁豫说,人被逼到一个地步,就会改变自己,然后绝地反击。

二十岁是蒋友柏的转折点。在此之前,他的人生是花团锦簇,浪荡不羁,年少轻狂。之后则是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彻底拥抱事业和家庭。

蒋友柏几乎满足大众对贵公子的一切想象:出身显赫,拥有可以媲美娱乐明星的外表,不靠祖荫靠自己开辟出一番事业,当然还有浪子回头华丽逆袭从此只爱一人的戏剧性变化。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人们热衷于谈论他的家世。显赫的家世能带来优渥的成长环境,良好的教养。这当然值得歆羡。

他时刻被冠名蒋家第四代,又是家中长子。祖父去世之前,他住大房子,吃饭穿衣都有佣人服侍,出行都是配有司机的轿车,甚至读书都有随从。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但家世这种东西,仿佛是阿拉丁神灯,个人是做不得主的;它能赋予你光环,也能刹那间收回。生而为人,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的那双手。

十二岁,祖父去世,蒋友柏从天堂跌落;其后随父母迁往加拿大,彼时虽没有钟鼎玉食,好在还有父亲公司维持,少年生活虽平实,却也乐得自在。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图为蒋家三代合影,后排左二为蒋友柏

二十岁,父亲去世,打击不可谓不深重。他是长子,父亲在时为他遮风挡雨;父亲去了,他就要为这家遮蔽风雨了。

如果蒋友柏的故事拍成电影,这一段势必要浓墨重彩,然后配上凄清的背景乐来渲染,为后来的绝地反击做铺垫。此时越凄惶,逆袭便显得更加浩大。可人生不是电影,谁也无法预知结局。所以,当时的悲哀无以复加地真。

彼时的蒋友柏经历了人生最难捱的一段时光。

以前有父亲,后来没父亲。

以前有资源,后来没资源。

关系人脉都跑掉了,避都来不及;

母亲想帮忙,可她也不会做生意。

父亲去世,母亲梳理家里的资产,对他说家里没有太多钱了。

蒋家怎么会没有钱呢?

可家里是真的没有钱了。

这次他是要真真正正地靠自己双手了。

改 变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变了,不得不变。逆境更能看出一个人的成色,多得是平时衣着光鲜遇着难处便倒地不起的人。倒下去,只需要绝望;站起来需要信仰,更需要毅力。

他有经商头脑,第一桶金便赚了160万美元,可到底不长久,他大手大脚很快就花光了。

他需要一个事业,他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并心甘情愿为之改变自己的事业。

蒋友柏回到了台湾,选择了设计。

设计在当时台湾的地位,借用蒋友柏的话,那是“很下贱的职业”。

他做设计的第一年,就连母亲也问他为什么要做设计。

“一起坐下来吃饭,别人的儿子是医生,律师,开大公司;轮到自己的儿子,开设计公司”。蒋友柏解释了母亲质疑的理由。

可蒋友柏不管别人怎么看,他觉得设计这件事很酷,他喜欢。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开会中的蒋友柏

蒋友柏2003年成立橙果公司,专注设计,几年之后他说“台湾的设计公司没有人比我赚钱”。

鲁豫2008年采访蒋友柏的时候,正值全球经济危机,蒋友柏的公司差点要破产。

银行存款接近于零的时候,客户来了,危机度过去了,他还是台湾最赚钱的设计公司。

他做生意以来,遭遇过许多大大小小的危机,事业改变了他,让他更加成熟。

蒋友柏把以前的自己归结为“公子命”。

他做公子哥的时候,不喜欢主动,因为都有人干了;后来没人帮他,就学会了主动去争取;

他做公子哥的时候,抹不开面子,以致于刚开始做生意连贷款都不好意思办;后来则是拜托可以脱口而出;

他做公子哥的时候,觉得大多数人是好人;后来真遇到事情,才发现大多数人看的是利益。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家境的变化直接影响了蒋友柏的金钱观。

鲁豫问蒋友柏钱重不重要?

蒋友柏讲钱很重要,没有钱就没有选择的机会。

失去方知珍贵。

他吃了没钱的苦,才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挥金如土的公子哥大抵会说:钱,有什么重要?

蒋友柏讲到做生意中第一次低头,是给上海一家公司做设计,总是被要求一遍遍地改。

鲁豫问他换作是当年公子哥会怎样?蒋友柏回,翻脸啊,站起来,老子不干了,或许还撕两张合约。

可那时已经不是公子哥了。他没钱,却有理想,有责任,所以只得一遍一遍地改,改到人家满意。他还向鲁豫解释,那是那家公司的规矩,对谁都是一样的。

血 脉

曾经年少轻狂的蒋友柏变得愈加平和,节目中大概只有两处情绪激动。

一是谈到蒋家;二是谈到中国设计市场。这两个都是他血脉中的东西。

他唯一的一次撕毁合约和蒋家有关。当时杭州蒋经国故居邀请蒋友柏为其旧居做空间规划与设计,但从头至尾从未提及日后会有麦当劳进驻。蒋友柏因此误以为是文化用途,到头来“客户要的只是我提供先人的照片”。他坦言当时有一种被骗的感觉,愤怒感笼罩了他,他决定解约。之后他发表微博称,“有些事,就是不愿意做,不愿意配合。”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家庭合照(右一为蒋友柏)

他如今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年少轻狂的公子哥,他学会了妥协,可有些原则也从不退让。

他不碰政治,可不代表他没有野心。

“你是个有野心的人么?”鲁豫问他。

“当然有野心了。”

在把涵盖中国传统元素的设计推向世界这件事上,他有绝对的野心。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我实在是受不了,每一次都是老外”。他不停地说“why”,蒋友柏觉得北京成了外国设计师的试验田,他希望出现更为中国化的东西。

对于这个十二岁离开中国,之后又回乡的人来说,中国对他的意义太过深重。他希望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向世界主流市场。

他让东方的图腾凤凰登上了一级方程式赛车的车身。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他联手国际著名设计师创造了第一部高端城市脚踏车。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他实现了世界最大的常态性大数据互动艺术。

他做出了在中国尚属独一无二的设计。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向鲁豫介绍设计

他还把《山海经》的故事和橙果结合在一起,写了个剧本。

在把中国文化推向市场这件事,他有无尽的野心和热情。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如今的蒋友柏蓄起了长发,原因是因为女儿想给他编辫子。他谈到女儿嫌她“又老又胖”,嘴上带着无奈又宠溺的笑容。他继续过着“每天五点半起床,七点准时出门,八点到下午两点上班,三点到晚上九点陪伴孩子和九条狗,夜里十点再继续工作”十几年如一日的生活,他对鲁豫说他并不享受。

可不享受并不影响他继续做下去,享受如今对他是个有点奢侈的事情。过往的生活带给他改变的同时,也让他有了严重的忧患意识,“不要活得太舒服了,否则就要死掉。”

< E N D >

文字创想家 | 亚 岚

线条剪切狮 | 沛 沛

搜狐 优酷 腾讯 爱奇艺同步播出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蒋友柏:没有一直的“公子命”,最可靠的终究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