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路遥的病并非突然而起,可以说由来已久了。早在他开始写作《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的时候,他的病都已经很严重了。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发寒、高烧、腹泻、浑身乏力、腹胀、肝疼……这些病痛折磨着摧残着这位号称“陕北硬汉”的路遥的生命,只是他没有把他的病当做一回事。

路遥原来本来是喜欢吃大鱼大肉的,尤其爱吃回锅肉。后来由于病魔的折磨,他开始不吃肥肉了,后来瘦肉也不吃了。再后来连沾有猪腥的东西也不吃了,最后,不要说吃,连看也不能看了。

1992年8月14日下午4时许。路遥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很快他就住进了延安地区人民医院传染科。他住的病房是一间编号为7,光线很暗很小的一间病房,房子里的空气也很不好。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路遥他的朋友来病房里看望他,感到路遥他一下子变了,首先变得感情特别脆弱,说话的时候,眼睛里老是闪着一些泪花,让人觉得有种可怕预感。

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在操心自己家里的房子的装修问题。有很多人对路遥装修房子不能理解,其实路遥知道妻子林达马上要和他离婚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了妈妈,连象样一点的居住环境也没有。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他在延安住院期间,手里仍然拿着他极喜欢抽的“红塔山”香烟。医生和护士们曾不止一次地劝告他,为了你的病早日康复,最好不要吸烟。

他说:“烟是我的精神支柱,只有抽去烟才能调解一下我的生活,如果不抽烟,又躺在病床,我连一天也活不下去。”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延安地区人民医院的会诊结果出来了,路遥是腹水感染而引起肝区疼,根据路遥目前病情发展状况,建议让他尽快转院治疗。被病魔折磨得面目全非,整个身体全垮了下来的路遥,答应了转院治疗。

延安地委立即用传真将情况报告省委。9月5日,在省委和省作协的安排下,路遥由延安转往西安治疗。

医院大院里早已聚集了许多送行的人。了不使这场面更加悲壮,相关人员尽量压缩送行的车辆,减少送行的人员。尽管如此,仍然有13辆送行的车流,50余位送行的人群。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路遥就被送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传染科。第二天也就是9月6日上午10时许,医院便给他下了“病危通知”。

转院到西安后,他的病情一次比一次沉重。当路遥的朋友海波来看望他的时候,这个曾经坚强的硬汉显然明白了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他就拉着海波的手很沉重地说:“海波,我肯定是不行了,肯定要死了。”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当海波安慰他说没有事,他不会死的时候,他说:“我不胡说。省长也来看过我了,你想,如果不是不行了,省长能来看我吗?”

他念叨着“我现在最想念的是老人,父亲、母亲、奶奶和大爹、大妈。这些人虽然没文化,但在人生的总体把握上比我们强啊。”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

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可他又不敢见。他说他知道这种打击迟早会落在女儿头上,能做到的只是尽量地推迟到来的时间。

1992年11月17日晨8时20分,刚刚42岁的作家路遥,永远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路遥最后的日子,临去世之前,路遥说他很想见女儿一面又不敢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