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北宋文坛一哥苏轼,堪称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全才,散文诗歌信手拈来,书法绘画造诣颇深,写词更是他的强项。纵观两宋三百余年历史,如果苏轼自称词坛第二,估计没有人敢称第一,李清照、辛弃疾也稍逊一筹。华才不遇仿佛是文人的共同宿命,或许正是这种遭遇和磨难,最大可能激发出他们内心的才华,为后世人留下百读不厌的经典作品。

有人钦佩苏轼的才华,“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笔法,可与诗仙李白比肩;也有人欣赏苏轼对生活的乐观态度,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做到既来之则安之。文人给人的感觉通常比较古板,喜欢咬文嚼字,苏轼却与众不同,经常跟友人开玩笑,也会兴致大发创作打油诗,比如下面介绍的这两首,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先来看一下第一首打油诗,名字为《一树梨花压海棠》,不要以为这是描写梨花与海棠花的诗。苏轼天性开朗喜好交友,其朋友遍布五湖四海,各年龄段的都有,张先就比苏轼大好几轮,两人乃名副其实的忘年交。有句玩笑话这样说:男人非常专一,20岁喜欢18岁的姑娘,30岁还是喜欢18岁的姑娘,哪怕六七十岁,依旧喜欢18岁的姑娘,张先就是典型代表。

张先为人风流倜傥,感情经历相当丰富,让人羡慕嫉妒恨。有一天,苏轼收到一封好朋友张先送来的请柬,原来张先要迎娶一位小妾,邀请苏轼去喝喜酒,凭两人的关系,苏轼推掉所有事情,欣然前去参加张先的婚礼。到地方才发现,张先的小妾居然只有十八岁,而张先已经八十了,虽然古代这种情况并不算稀奇,却也让苏轼惊讶了一把,认为好友是老牛吃嫩草。

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大婚当日,张先对亲朋好友的到来表示感谢,并一个接一个敬酒,当他端着酒杯来到苏轼面前时,请苏轼赋诗一首,众人也纷纷附和。正所谓盛情难却,苏轼随口作诗:“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在场之人笑得合不拢嘴,称赞苏轼太有才,张先也没有生气,认为苏轼夸他老当益壮,从此“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千古佳句。

再来看一下苏轼的第二首打油诗,即《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此诗比较长,大部分是写给吴德仁,但其中四句专门为好哥们陈季常所作。陈季常是官宦子弟,他父亲官至工部尚书,可谓家缠万贯,富裕程度可比公侯,良田美宅遍布各地,实实在在的公子哥。

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陈季常早年不务正业,喝酒撩妹挥金如土,随着年龄增长,开始慢慢地变得沉稳懂事,在黄州购置一处住所,过着半隐居的生活。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由于喜欢佛学,结识了陈季常,并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经常在一起讨论禅学和诗词。

陈季常热情好客,招待友人出手阔绰,每次有客人来访,他都会找许多年轻貌美的歌姬载歌载舞,待客之道让人大开眼界。有一次,陈季常与苏轼等人正在喝酒,旁边歌姬正在跳舞,陈季常的妻子醋意大发,却又不好直接发火,就用木头狠狠敲打墙壁,以表达心中不满。

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

大家都不是傻子,苏轼和其他人纷纷找借口离开,这让陈季常非常尴尬,但又不敢对妻子发火,因为他是妻管严。数日之后,苏轼写下《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其中四句为:“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并寄给好友陈季常,调侃他妻子比较彪悍,同时暗指他怕老婆,从而留下“河东狮吼”这一成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苏轼写给朋友的两首打油诗,通俗易懂无生僻字,风趣幽默令人捧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