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第三十章

作者声明:本专栏依据严谨史料写成,为杜月笙历史传记,非虚构类小说

随着杜月笙的权势在租界扶摇直上,杜公馆俨然成了上海滩的江湖衙门,法文翻译、英文翻译、机要秘书、账房师爷,一应俱全。

这阶段,杜月笙虽然已从繁琐事务中抽身出来,但他没有闲着,他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听书上。

这是杜月笙参谋悟道的独特方式,并且保持了一辈子。

当时的上海滩有所谓的“大书”、“小书”之分。大书指的是三国、水浒、东周列国这样的大部头历史演义,小书指的是鸳鸯蝴蝶那一类的言情小品、民间传奇。

杜月笙对小书不感兴趣,只听大书。每天,无论多忙,他都要雷打不动地抽出固定时间,重金请来上海滩最有名的说书先生到杜公馆来说书。

听书的时候,杜月笙像极了私塾里的学生子,手里拿一卷大字本原著,边听边读边认字,听到兴衰更替、生死存亡的关键处,还要拿笔记录。

不仅自己听,杜月笙还要求心腹兄弟、门徒和他一起听。这也是当年杜公馆里的一道奇景,每天说书先生一到场,袁珊宝、马祥生、万墨林这些人就都聚了过来。这一班人围着杜月笙,或坐或卧,或说或笑,个个不拘形迹地沉浸在一段段饱含大道智慧的恢弘历史中。

听完,他们还要海阔天空地评头论足,有时候会原形毕露地拿自家开一通玩笑,有时候会拿那些道貌岸然的沪上绅士名流打一番乐趣。

这一幕听书悟道的场景,在黄金荣公馆、张啸林公馆是看不到的。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道这个东西看似无形,可一旦在高人手里化出形来,却又是落地有声的。

而此时的杜月笙恰恰需要这种落地有声的江湖大道——

因为声望愈发的隆重,自民国十四五年起,上海滩上至显赫一时的拔尖人物,下至街头巷角敢拼杀的狠角色,统统想拜进杜门中来。对杜月笙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江湖局面,杜门究竟该怎么开?他需要有个章法;杜门开了之后究竟该怎么把这些龙兽混杂的门徒聚合在一起?他需要讲一套规矩。

在杜月笙看来,江湖大佬应该形如大水,大水覆盖一切才有壮观的江湖,所以杜门要么不开,要开就要大开,讲一个有容乃大。

但论到具体开香堂收门徒,杜月笙又有一份难言之隐,他“悟”子辈的江湖辈分在帮内太低了,如果按照青帮的旧传统来,不仅他自家在场面上有些塌台,那些想拜进杜门的各方人物也会因此而被压低半截。

这是草根逆袭后的辛酸和无奈。

思来想去,杜月笙最终决定打破青帮传统,凡拜杜门者,不进香堂,递一份名帖,上三炷香,最后行三鞠躬礼,师徒名分就算是定下了。

这不是重点。

杜月笙用道的重点是如何将龙兽混杂、文武不同的各色门徒聚合到一起,龙不藐兽,兽不斗龙,文不轻武,武不欺文。

在这一点上,杜月笙的一番江湖道理很有嚼头。造访杜公馆的人,见杜公馆里鱼龙混杂的厉害,很多都曾困惑地问杜月笙:“杜先生,杜公馆是不是有些太容人了?”

言下之意,凭杜先生现在的权势地位,有些人应该扫地出门才对。

然而杜月笙却说:“没有长短不齐的十根指头,拳头是握不出来的。这些学生子在我眼中就是这样一根根长短不齐的指头,我不能不一视同仁,爱护有加,即使闯出了穷祸,我也要挺身而出,一力肩承。”

这是对外间朋友的说法,对杜门中人,杜月笙的说法要简单的多,杜门不怕短,但绝不容大恶。

什么是杜门不容的大恶?

{!-- PGC_COLUMN --}

这就要说到杜门著名的八条铁律了,每一条都值得去咀嚼一道。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第一条,不可着底。

这一条可以这么理解,一个人行走江湖,免不了会有身不由己深陷泥潭的时候,为了活着去放低身段苟且而为,为了活好去心狠手辣四处拼杀,这些都可以看作是面对残酷时的沉浮,算不上大恶。但无论怎么沉浮,关键时刻,不能为了保命取利,不要人的品格,彻底着底堕落。

在杜月笙的江湖生涯中,不着底,不失掉最起码的品格,他不仅看得重,而且践行了一辈子。

五卅惨案发生时,正值杜月笙大开杜门的时候,这也是他第一次用实际行动来告诉自己的门徒,什么叫不可着底。

见杜月笙一定要挺身而出,张啸林很不理解,站出来阻止说:“你可不可以不去?”

杜月笙说:“不可以。”

张啸林说:“你可以派个代表去。”

杜月笙说:“不,我一定要自家去。”

听到这话,张啸林很恼火地又说:“英租界巡捕打死了人,自会有官府去办交涉,你我都是住在租界上的子民,为了所做的生意,拉拢捕房和洋人,花了我们多少精力、钱财,何苦为了毫不相干的事体,非要去得罪洋人。再说,这种事体,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不亲自去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他们商量定规了什么,出钱出力,我们暗底里来好了!”

杜月笙定定地看着张啸林,歇了半响,最后加重语气说了一句:“我们住在租界,但我是中国人!”

说完,转身便走。

张啸林很不理解,对站在一旁看呆了的万墨林抱怨说:“靠四十岁的人,就跟个小囝子一样。”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第二条,不可捞锡箔灰。

什么是不义之财?杜月笙的说法很生动,很江湖,趁火打劫来的就是不义之财,如同烫手的锡箔灰。

由这一条可以看出杜月笙的江湖操守,再大的不义之财在他那里,不仅是灰,而且还是锡箔纸包着的灰。去捞这样的不义之财、烫手灰,不仅是没出息,没场面,而且还是不仁不义的大恶。

对这一条,杜月笙对自己的要求比对门徒要严格的多,深刻的多。

这里有一桩事,看似是杜月笙在收买人心,而在这个看似的底下,却是他对不义之财的深沉理解。

秦联奎是上海滩有名的大律师,不仅法学造诣精湛,而且还拆得一手好字,老上海都说他是“通天眼”。

杜月笙在上海滩名声大起时,秦联奎听说杜公馆每晚都有场面很大的赌局,很想去开开眼,见识见识。

托上海滩富商朱如山引路,不久秦联奎如愿以偿。哪知道,那一晚,秦联奎赌运极背,几局牌九推下来,他就输掉了整整四千大洋。

因为心情极度懊恼,付清赌账后,秦联奎便神情落寞地黯然退场了,这一幕恰好被冷眼旁观的杜月笙看了个正着。

杜月笙问朱如山:“你带的这位朋友,是做啥事体的?”

朱如山说:“是个开业未久的小律师,说来看热闹,谁知道他要下注。”

听到这话,杜月笙把那四千大洋的庄票寻出来,轻轻地丢给朱如山,说:“当律师,用心血,摇笔杆,逞口舌,能有几个铜钿可赚。这样赢他的钱,太不义,太烫手,这张庄票请你替我退还给他。”

第三条,不可装笋头。

不可装笋头的意思是无论内外,杜门中人不得做栽赃陷害的恶事。

对这一条,杜月笙曾有过一番说法,我们在租界做赌烟的生意,底色是黑的,但我们在黑路上不能穿脏鞋,所以栽赃陷害这一类的勾当,我们不能做,做了,我们不仅是罪人,更加是恶人。

深处残酷江湖,这一点其实挺难得,心里有原罪,但手上不沾脏事。

黄金荣、张啸林在这一点上都无法跟杜月笙比。就说黄金荣,他呼风唤雨打码头时,罪和恶是从来不分家的,上海滩各种栽赃陷害的勾当一度全是他谋财取利的手段。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第四条,不可放老红虫。

说到这老红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龌龊中蠕动的蛆虫,杜月笙这一条是什么意思呢?揭别人隐私,酿成灾祸,就如同暗放龌龊蛆虫,实属害人损己的小人之恶。

正是因为杜门有对江湖人事守口如瓶的铁律,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人,遇到什么样事,都会绝无心理负担地来救助杜月笙。

换是境界操守不够的江湖大佬,不知道要利用他人的隐私来谋多少利益,但杜月笙却是拿守口如瓶来赢江湖人心。

杜月笙临终前烧掉所有别人写给他的欠条,哪怕一张欠条值五百根金条,也是在所不惜,付之一炬,这里不光藏着他的明智,更藏着他对别人隐私守口如瓶的铁律信条。

第五条,不可放龙。

这一条的意思是说内部不可相互攻讦,引起外界交涉。

一个人行走江湖,心中要有两条线,一条是底线,一条是界线。在杜月笙那里,能不能守住底线决定一个人能不能立得久,能不能守住界线决定一个人能不能坐得住。

杜月笙一再告诫门徒,你们都要做立得久,坐得住的人,尤其是坐得住,有事体要统统摆在桌面上讲,一个人在桌面下放龙搞小动作,能毁两个人,个个在桌面下放龙搞小动作,能毁整张桌子。大家围坐的桌子毁了,人心事体就全毁了。

为了让杜门的这张江湖大桌面始终聚人聚势,杜月笙可谓是苦心经营了一辈子,每天都要一帮门徒围坐在一起,无事吃喝,有事桌面上推心置腹。

对此,有人曾说,杜门几十年,内部少有大矛盾,很大程度是因为杜月笙用苦心泡出了互相不攻讦的规矩。

第六条,不可小勺。

这条说的是不可挑拨离间,说法上最妙。江湖中人,一旦拿起小勺,再拿真刀真枪就难了。而一个拿惯了小勺的人,久而久之,必成为一己私利挑拨来挑拨去的小人。

在杜月笙那里,这同样是杜门不容的江湖大恶。

用杜月笙的话说,机遇不好,吃一吃白食不怕,小勺挑食,最坏事体良心。

第七条,不可看冷铺。

这条不能落井下石,不能见死不救,在杜月笙那里多一言,都显得多余。

因为雪中送炭,他做得太多,也讲的太多了。

第八条,不可拆梢。

不可拆梢的意思是说杜门子弟不能胁迫取财,换言之,杜门子弟不能耍流氓手段。

杜月笙有多在乎这一条,不妨来讲一个例子。

杜门头两号弟子,第一号是开山门的江肇铭,此人虽然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但却守得杜门八条铁律,虽一身毛病,却不伤大雅。

杜门第二号门徒张松涛就不同了,此人刚猛异常,坏毛病不多,但有一个要害处,好打着杜月笙的牌头去行黑道流氓勾当。

多次犯事,终被知晓后,杜月笙叫来张松涛,恶事一字不提,只说:“上海你不要蹲了,你还是跟我去外地去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吓得张松涛魂飞魄散,在他看来,严师这是要清理门户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杜门容短不容恶!四十不惑,杜月笙为门徒定八条铁律,老话道理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