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信号!党报头版明确提出:提升青岛首位度!

提升青岛首位度!

济南和青岛的”二元对立“是个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有段时间,人们热衷于抬高青岛,贬低济南,”省会要是在青岛,山东早就XXXXX了“……类似论调有大批拥护者。这一段时期,济南的调门又高来了起来,尤其是济南喊出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口号,并伴之并入莱芜的实际动作之后,这座省会城市的风头大有赶上甚至超越青岛的趋势。

仔细回想一下,济南在舆论场上的起势,应起源于2018年前后,官方在多个场合释放的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的表述。

在当时,首位度一词的出现,迅速抓住了人们的眼球。对于习惯了论资排辈、循规蹈矩的北方人来说,这个词汇看似简单,实则内含颇深,对于济青两城来说,更有些“话不用说的再明了”的意味。

而就在5月7日,《青岛日报》在头版位置刊发评论员文章,大标题赫然醒目《勇当全省“绝对第一” 提升青岛的首位度》。文章明确提出青岛要走在全国前列,勇当全省绝对第一,青岛的每一项工作、青岛各区市各单位的每一项工作就得走在全国前列,就得勇当全省绝对第一,就得提升青岛在全省的首位度。

首位度一词的高调亮相,立即引爆了舆论场。

青岛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高调喊响首位度?

整整一天,各方观点、各种声音在激烈碰撞!

小锋的理解是,济青之间,一定能找到一条协调发展的路子,而要走上这条路,就一定要提升青岛的首位度!

这是一个并不矛盾,又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案。

重磅信号!党报头版明确提出:提升青岛首位度!

城市首位度是城市经济地理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

早在1939年的时候,美国学者杰斐逊对国家城市规模分步规律进行研究时发现,一个国家或一个区域的首位城市总要比这个国家或者这个区域的第二位城市大得异乎寻常。

首位度理论提出后,各国普遍使用,从20世纪40年代后,就成为衡量城市规模分布状况的一种常用指标,用来测度国家的城市化水平和地区差异。

然而,随着城市化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由于传统首位度理论,只是通过对城市人口规模数量进行衡量,仅仅这一个维度,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

多年前,曾任青岛市人大副秘书长的陈维民,与青岛科技大学的学者雷仲敏、康俊杰一起,提出了广义首位度概念,构建了中心城市首位度评价体系,并对山东省各城市的首位度进行了一次测度。

他们提出的广义首位度,包含了规模首位度、产业首位度、功能首位度三个维度,根据综合测度。

各城市的首位度综合排名为,青岛城市首位度得分为86.43,济南为67.57,排在第一档。

排在第二档的是烟台、淄博、东营、威海、潍坊、济宁、泰安、临沂。

排在第三档的是日照、莱芜、滨州、聊城、德州、枣庄、菏泽。

青岛作为山东省龙头城市,在产业和城市功能这两个维度上,远远甩开其他城市。

济南作为省会城市和省内最大的工业基地,在城市规模这个维度上明显高于其他城市。

第二档的是沿海城市和老工业基地城市,或是利用区位优势,或是利用工业基础,在首位度排名上比较靠前。

第三档的是中西部城市,城市规模小,经济基础差,城市功能薄弱。

综合来看,山东首位度由东向西依次下降,整体上处于梯度分布态势,这一整体态势与各个城市的具体测度得分,是很符合当时的实际发展情况。

而且,这与眼下的实际发展情况也未有太大出入。

重磅信号!党报头版明确提出:提升青岛首位度!

继“广义首位度”这个概念之外,2018年,“城市战争”发布的一份《27个省会城市的首位度排行榜》在网络上走红。

其榜单制作人,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认为,鉴于中国特殊的国情,杰斐逊的城市首位度概念不能直接拿来用。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城市的人口统计数据往往失真,另外因为大小城市之间的人均GDP差异很大,用人口规模来衡量城市首位度,显然没有用GDP来衡量更符合中国国情。

这份榜单,用省会城市GDP÷非省会城市中GDP最大城市的GDP这个计算方式来进行排名(以山东为例,就是用济南的GDP÷青岛的GDP),发现在27个省会城市中,成都市6.4的分数最高,济南0.66的得分最低,南京倒数第二。

换一个计算方式,以省会城市GDP占全省比例,来反映出一个省会城市对全省经济的重要性。

在这项排名中,银川GDP占全省的50.80%,排名第一,而济南以9.7%比例,再次排名倒数第一,南京再次排名倒数第二。

通过这份榜单可以看出,省会城市首位度与该省是否经济大省,没有必然关系。山东和江苏都是经济大省,但济南和南京一直在垫底。

但首位度,与该省是否沿海有很大关系。在这份榜单中,首位度最差的十个城市中,南宁、广州、福州、杭州、南京、济南、石家庄、沈阳,这八个省会所在的省,都是沿海省份。

为什么沿海省份,省会的首位度普遍很低呢?

这是因为沿海省份基本上都有一个港口城市与省会相抗衡,辽宁是大连,河北是唐山,山东是青岛,江苏是苏州(河港),浙江是宁波,福建是泉州与厦门,广东是深圳,这些城市都是世界上都响当当的港口城市。

港口城市之所以具备对抗省会城市的实力,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是一个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对外贸易是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动力机制,港口城市因此成为外资布局中国的桥头堡,成为影响中国城市格局的体制外力量。

在一定程度上,省会城市代表的是国资的力量,港口城市则代表着外资的力量,前者是权力配置资源,后者是市场配置资源。港口城市战胜省会城市,是市场力量对权力的一种胜利。

重磅信号!党报头版明确提出:提升青岛首位度!

以上两部分,已经从多个维度说明:在山东,青岛的城市首位度是最高的。

青岛不高调喊响这个概念,也改变不了其客观存在的事实。

但青岛,还是高调喊出了“提升青岛首位度”!小锋认为,在当下这个历史节点上,青岛有必要,也必须喊响这个口号!

直接促使青岛喊响这个口号的背景是,在2018年度全省“双招双引”专项考核和17市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中,青岛在“双招双引”考核中,居17市第一位;在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中,青岛位居综合排名第三位,获“一等”等次。

这其中,固然有成绩,但这样的成绩不足喜。就像《青岛日报》在评论中所述:我们要“学深圳、赶深圳”,深圳那么高的标杆,如果我们是省内勉勉强强的第一,也不光彩,如果是第二,那就更等而下之了,“学深圳、赶深圳”又从何谈起?

这其中,更要看到青岛的不足。在这次考核中,青岛的部分增长率指标不占优势,19项考核增长率(或比重提高幅度)的指标,有6项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评价指标位次不高,其中2项的得分低于全省平均分。

正是因为有这些不足,所以,青岛亮出了决心:青岛要走在全国前列,勇当全省绝对第一,青岛的每一项工作、青岛各区市各单位的每一项工作就得走在全国前列,就得勇当全省绝对第一,就得提升青岛在全省的首位度。

否则,就是一句空话!

对于做不到的,也就是综合考核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市委要求,要向市委市政府、向全市人民说明理由,给个说法!

基于这些,我们可以这样理解青岛高调喊响“提升青岛首位度”的初衷:这不是吃瓜群众理解的“叫板”,而是在彰显青岛勇争绝对第一的决心,与其将它当成一种强势表达,不如理解为锐气尽显。

青岛,应该有这种决心和锐气,这一点,《青岛日报》的评论精彩到位:以青岛独特的资源禀赋优势,以青岛的体量,我们在全省必须遥遥领先,绝对第一,我们没有理由做第二。

这份决心和锐气也是山东所需要的:对于一个志在再塑辉煌的山东来说,自然极度渴望猛将和先锋的出现,能够冲在最前线,战在最前线,带动兄弟城市共同发展!

放眼山东,如果青岛不振臂一呼,又有谁能担此重任?

再回到最初的吃瓜话题,小锋坚持认为,要不断提升青岛的城市首位度,充分发挥青岛的综合优势,以青岛带动全局,搞活全局,畅达青岛的辐射通道,以做大山东的体量。

一子活,满盘皆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重磅信号!党报头版明确提出:提升青岛首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