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古典互联网时代,《红色警戒》是我这样的80后曾经最爱玩的游戏之一。如今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一家公司的打法像极了《红色警戒》里的超级玩家,当它建好基地以后,巩固住大本营之余,总是在不断探索新的边界,打开被无尽黑雾笼罩着的地图,快速占据战略俯视要塞,获得更高更宽的视野,以加快终局合围之战。这家公司就是美团。

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5月6日,美团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并宣布升级配送开放平台,邀请产业链上下游更多相关企业加入平台,整合各方资源,将平台订单共享给第三方运力,同时拓展除了餐饮之外的多类型商户,共同打造更完整和强大的配送生态。这意味着,未来即使某个商家的外送订单,消费者不是从美团下的,商家一样可以使用美团配送服务。

此次美团正式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在我看来,正是美团在探索完餐饮、酒旅、打车、共享单车等边界之后,综合考虑内外环境,又一次将触角向外伸张,寻找新的可能。

01

“超脑”即时配送系统成熟

靠餐饮外卖起家的美团配送,可不只是个跑腿的简单事情。实际上,你在家或公司点的任何一份外卖,并不像你看到的,只是配送员到了餐厅拿了饭,骑着电动车送给你那么简单。

这背后,一样需要高效的算法,需要合理的路径规划。因为,一个配送员很可能同时接到的不只一个订单。如何快速地安排好所有订单的配送顺序和路径,都要仰仗美团用海量数据训练出的“超脑”即时配送系统。

美团于2015年就开始自建配送团队,推出“专送”产品,满足餐饮外卖高时效需求。2016年,美团整合众包推出“快送”产品,提供多样化产品选择。2017年,美团拓展品类、丰富时效,重构产品推出“飞速达”、“光速达”等同城产品。2018年,美团第一代无人配送车“小袋”亮相。

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透露,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于4月20日超过2500万单。美团配送在全国还发展了近万家配送站点、前置仓实体网络,服务于全国360多万商家和4亿多用户,覆盖2800余座市县,日活跃配送骑手超过60万人。

在技术方面,据美团配送CTO孙致钊介绍,配送系统有将近300人的研发团队,其中数据算法方面占到30%以上。美团“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在高峰期每小时路径规划高达29亿次,平均0.55毫秒为骑手规划1次路线,平均配送时长目前已经缩短至30分钟以内。

通过算法,可以实现订单和运力的实时匹配,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孙致钊解释说,比如一个骑手小哥手上有5个订单,路径规划引擎可以在0.55秒钟以内选出最优路径,系统每天要承载760亿次的路径规划。

“美团配送发展了4年的时间,我们认为现在的技术能力和运力网络具备了开放的要求。” 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在采访中表示,依托“超脑”即时配送系统的美团配送网络和运力的日臻成熟和发达,具备跳出餐饮外卖等业务的条件,将充沛智能高效的配送能力向社会开放,使其成为即需即用的本地生活服务的基础设施。

“我们并没有改变世界,我们只是希望把世界送到你手中。”美团配送的slogan,多少也可以体现美团配送甘做“水电煤”等生活基础设施的初衷。

02

大量商业场景存在即时配送痛点

长期起来,除餐饮外卖外,大量的商超、便利店、生鲜零售店、菜市场、写字楼等商业场景一直都存在缺乏即时配送能力的痛点,而传统的“四通一达”甚至顺丰等快递公司根本无法很好地承接这种即时外卖配送。

在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峰值2500万单中,有上百万订单为非餐品类,“消费者对于快速送达即时的需求,已经远远不止停留在餐饮外卖上。” 王莆中说。

尤其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消费乏力,传统商户的生意更难做,更需要扩大消费半径,挖掘新的潜在消费力,提升即时服务消费者的能力,用更好的服务体验来吸引和留住用户。

即时配送是一项具有高技术含量的复杂物流服务,各行各业的商品属性和形态各异,又要保障半小时之内送达,不能靠人工去粗放解决,需要有一套标准化的服务体系,才能保证服务质量。

然而,这些传统的B端商户,却在市场上找不到真正合适且性价比高的即时配送服务,不要说小商铺,就算是大型连锁商超,自己都没有能力筹建成本高昂且专业的自有物流队伍。想当年,凡客诚品自建如风达物流,最终都因不堪重负,难以为继,无奈将其出售。所以,长期以来,即时配送对大多零散的传统商户来说,陷入找不到出路的窘境。

它们需要的是,像自来水、云计算一样的即需即用的高速度高质量高性价比的即时配送服务,而美团配送正好可以解决这些行业的痛点,帮助这些传统B端业态更多更好地服务C端消费者。

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在运力网络方面,美团配送针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已经形成了4种运力网络模式,分别为点对点网络的“巡游模式”、 星型网络的“星系模式”、前置小仓+配送的“仓配一体模式”、配送+智能末端的“智能末端模式”。不同的运力网络模式,结合“超脑”即时配送系统以及无人配送车等智能装备,可以满足不同的配送场景和不同商家的需求,提升配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

据介绍,美团配送开放平台已经正式开放,家乐福、CFB集团、百果园、多点等已与美团配送达成合作。

举个栗子。去年百果园全国的门店,包括果多美等百果园旗下子品牌门店,基本都在美团外卖平台上上线,在美团的助力下,百果园全年销售突破了12亿,单日峰值突破了20万单,线上生意占比高达20-30%。今年百果园和美团将在整体数据、会员开放系统上做深度打通,百果园GMV预计将突破15亿。

发轫于餐饮外卖,开枝散叶于各行各业,美团配送的物流能力外溢,赋能传统产业,实际正是走在产业互联网的征途之上,也是王兴提出的供给侧数字化革命的创造性实践。

而这,在服务B端商户和C端用户的同时,也是一门自然而然的大生意,是互联网新老巨头们寻求新的增长点的不二法门。

03

产业互联网的供给侧数字化大生意

行业共识,互联网人口红利殆尽,各家公司增长见顶,要寻求突破,产业互联网的2B转型是腾讯、阿里巴巴、美团等新老巨头的一致抉择。一向善于独立思考的王兴在2016年就首先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此后,他给“下半场”指明的方向是“供给侧数字化”。

王兴认为,供给侧的数字化非常复杂,涉及很多方面,分产业链、价值链等部分。以美团做的餐厅行业为例,吃饭的人就是需求侧,餐厅就是供给侧,但是餐厅行业有很多链条,例如原材料采购、库存管理、雇佣和管理餐饮服务人员、购买设备等,所以其数字化的进度相对较慢,需要逐步展开,才能把供给侧逐步的数字化,将整个链条完整和打通。

在餐饮行业之外,大型连锁商超、便利店、菜市场等商业场景里,其数字化改革更加不易。但是,美团发现,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配送,却是这些商业场景里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一个实体的商超、便利店、菜市场,它们的辐射半径都极其有限,如果想获得更大的坪效,服务更多更远的消费者,就必须借助美团这样的营销工具搞网上下单,即时物流配送。

这正是美团推动非餐饮外卖行业数字化的重要切入点。一旦美团让这些行业接入美团的营销、配送,就可以从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服务它们,上下合围,潜移默化,推动它们在全链条里接入美团的多层次数字化服务。

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此次美团推出的新配送品牌,瞄准的就是不断增长的即时配送市场。艾瑞咨询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即时配送行业高速增长,2017年年收入突破800亿元,2018年保持超过30%增长率,订单量超过120亿件,活跃用户超过3.6亿人。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预计,到2020年,即时配送行业的市场规模将突破2000亿。美团配送是美团在产业互联网里探索新的增长点,跳出餐饮外卖,帮助更多B端商户完成供给侧数字化转型。

移动互联网时代,只有超级平台才能更具竞争力。美团如今在不断延伸触角,就像一片森林一样,使劲延伸每棵树的根茎,才能吸收到更多的养分,让自己枝繁叶茂。

可以预见,心态开放,合作共赢,美团的超级平台爆发力终将显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从推出配送新品牌到升级开放平台,美团在下一盘什么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