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股民的自白:这些年亲历的破产故事

一位老股民的自白:这些年亲历的破产故事

晚上无意和同事聊到他的过去,他曾在一家挺知名的股权投资机构工作,工作内容之一是“对赌失败”后的追偿,即投资机构的钱(投资)不是白拿的,如果在某个时间段内完成了业绩,创业者可以获取免费的股权赠送,如果业绩完成失败,要按照年利息8-12%进行赔利息和投资本金给投资人,而不少创业者会创业失败,那不仅会面临钱财耗尽的困境,同时还被人持续追债,聊到这些事情,我想也许该学习查理芒格老先生总结他人是如何失败的,从而让自己避免那些容易失败的路径吧。

一位老股民的自白:这些年亲历的破产故事

1.A君,A君已经60来岁,曾经在上海有十几套别墅,早已功成名就,A君是医药器械领域专家,50来岁的时候便想再拼一把,大量融资去开设厂房生产医疗器械,奈何国外的医疗器械研究出现重大进展,不仅售价比A君所产的低,性能还比A君的医疗器械好,A君的投入一瞬间打水漂,厂房和生产设备也沦为无用之物,处在即将上市前的A君企业宣告倒闭,对赌失败后的A君住在大都市的小旅馆中艰难度日,其一家人也被此次创业失败拖入泥潭,十几套别墅也烟消云散。

A君的失败=重资产投资难以翻身+竞争对手技术突破

2.B君,B君是年轻人,爷爷曾是我们当地的领导,舅舅是省里的重要领导,家庭环境不错,B君名校毕业后进入鹅厂(Tengxun)工作,后来受到2014年创业浪潮兴起,自己也下海创业,做了游戏开发平台,不过游戏开发这行业跟拍电影如出一辙,投资大,回报不确定性高,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成功一笔就赚翻,亏了就破产,B君拿了大量投资人的钱,可做出来的游戏却并没有很好的在市场中推广开,最终对赌失败,自杀。由于我父母和B君的母亲相识,在B君自杀前,B君的亲戚曾经给B君介绍过一个女孩子相亲,奈何女方觉得创业者不稳定,遂拒绝之,当时我还心生感慨,对创业者有惺惺相惜之感,未想到就如此了却了自己的一生。

B君的失败=行业创业成功需要较大的运气+承受了自身无法承受的负担

3.C君,C君是职业投资人,龙虎榜上的活跃游资,曾经只是一个散户的C君靠着大牛市起家,叱咤资本市场,在2017年小盘股快速暴跌时,C君认为大盘蓝筹涨的不错,接下来应该是小票的机会,遂四处联系上市公司领导,最终和某公司达成市值管理协议,那时自己坐庄的钱不够,在外面以12%的利息借钱,买断流通盘后不断推升股价,一切都看起来很顺畅,结果公司方面突然出问题,申请长期停牌,复牌时是2018年极端熊市临近底部,此时A股一片悲鸣,复牌后公司一字板跌停,第二天又跌停,配资坐庄的C君瞬间倾家荡产,C君从此消失,朋友间传闻C君自杀了,自此再也没了C君消息。

C君的失败=加杠杆赌博+没认识到个体的局限性,企图控制股价

4.D君,D君也是职业投资人,坐标四川,彼时金融行业某大忽悠教唆D君帮助上市公司进行融资,该上市公司的产品有多么多么好,赚钱了股价就一飞冲天,亏了也有债权帮忙兜底,D君相信后便在四川大量融资进入该项目,该项目最终亏的一塌糊涂,企业自然也没钱给D君进行兜底,拿不到钱的投资人一怒之下,便把D君给他们签的兜底协议在证监会举报,同时向举报D君涉嫌非法集资,D君自此锒铛入狱,而该大忽悠目前则成为此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不得不说,会忽悠的人还是挺厉害。

D君的失败=投资尽调不仔细+盲目相信他人

5.E君,E君是房地产开发商,E君和朋友们在2014年拿了一块地段极佳的土地,开发出来的商品房销售极佳,而E君开发商品房的资本是借来的钱,由于地段很好,E君便没把商品房开发的钱偿还给债主,而是找债主申请延期,自己将利润又投资到该楼盘下面的酒楼,夜总会等处,由于借款周期短,利率高(起码24%),而投资的酒楼和夜总会有运营周期,前几年都是不赚钱的,E君的资金链断裂,目前深陷债务危机。

E君的失败=短债长投+现金流不佳

6.F君,F君曾经作为仪表生产商破产过,F君曾进入某细分子行业进行仪器仪表制造,可当时想构建采购商的朋友圈,想拉采购商入伙,采购商仅口头承诺,并无任何实质性(字据,合同)等承诺,F君风风火火的建完厂房去投标时,发现根本投不中,而该行业属于细分子行业,采购商也不多,F君的厂房和生产设备瞬间不值钱,F君宣告破产,不过F君后期陆陆续续又起家了,主要是进入了垄断行业获取超高毛利率。

F君的失败=重资产投资+需求方属于垄断者,市场难以拓展。

上面六者的破产,可知:1.重资产很危险,除非能很好的打开客户群才可;2.不要承担会使得自己倾家荡产的债务或负担;3.投资尽调要仔细,不能盲目相信他人;4.不能短债长投;5.保持不畅的现金流很重要;

正如查理芒格所述“如果我知道我会在哪里死去,我不去那里就好了”,了解他人的失败,将更有助于自己避开这些无底洞,人生的下限也许会更高吧

G君,G君是农村人,家庭环境很不好,不过G君勤劳肯干,早年做酒类经销生意,攒了有百来万,而后机缘巧合介入到矿产开发生意,又赚了数百万,几年时间财富的增长让G君冲昏了头脑,在南方某省会继续做生意时,被当地人怂恿玩牌,极短时间里,G君亏完了自己全部积蓄并倒欠上百万,最后锒铛而逃,躲回农村老家苟且度日。

G君的破产=赌博+格局不够,易膨胀

插句题外话,笔者在不满20岁的本科时期曾经因为大牛市赚过一些钱,第一次手中握有这么多钱时,都会忍不住去乱花,所以人一旦在短时间突然多了一笔钱,是很容易出问题,尤其是接触毒品和赌博,更容易倾家荡产,提升个人格局还是很重要。

H君,H君是某财经院校毕业生,2014-2015年的大牛市从白手起家,赚了千万家财,而后在北京买房买车,开始过上安稳日子,不过在2018年,H君认为市场跌无可跌,遂卖掉北京房产,只身来到深圳炒短线(其女友也在深圳),想借助这把行情成为一代游资大佬,奈何倒在了黎明前,数千万家财灰飞烟灭,笔者对H君的经历着实感到唏嘘。

H君的破产=投资品的预期收益不确定性大+将时代(市场)赋予的财富认为是自身能力所带来的财富

I君,I君是东莞的车间工人,出身农村,为人老实木讷,拿着车间流水线的死工资养活自己和一家人,I君后接触到网上赌博,刚开始尝了甜头,便将钱大量投入进去,这十几年打工的积蓄在极短的时间内亏完,着急的I君遂开始信用卡套现和借网贷,本身就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的I君欠了近百万债务,农村的亲友们掏空了自己种了几十年的田才存的一点点钱帮I君还了一点债务,可I君接着又开始在网上赌博,继续输了十几万。笔者轻历过此事,刚开始I君仅说自己输了30多万,I君舅舅掏了些钱帮他还了,随后咨询笔者如果还不上是否要坐牢,笔者当时劝导“赌狗是没得救的,因为他们脑子里否定了劳动的价值,慢慢打工做生意赚的这点钱,哪有赌博来的迅猛”,随后事情发展确实也如笔者所料,I君不仅害了自己老婆和孩子,也害了农村种田的亲戚。

I君的破产=赌博

J君,J君是包工头,J君出身农村,有早已没直接关系的亲戚在当地当最高行政长官,J君脑子灵活,自称是最高行政长官的侄子,由于姓氏和出生地都一样,外界也难以揣测真实性,J君扯着虎皮接了很多的工程,生意做的不小,在当地是第一个买轿车,建高楼的人,膨胀后的J君遂养了许多情人,在某次与情人幽会中,其老婆发现,并带领娘家亲戚去抓奸时,J君不慎失足摔跤,头部撞到地面,遂死亡。

J君的破产=格局低,内心过于膨胀+无法处理好各类关系

K君,K君是地方上的小领导,其女儿和我是同学,现在回想起K君的女儿都感慨清纯可人,K君的故事发生在我已经离开家乡外出求学工作时了,由于是地方小领导,社会资源,人脉资源广,K君遂干起资金掮客的生意,K君从其他地方以较低利率吸纳资金,然后转投到高利率处,在2009年的四万亿大潮后,K君赚的钵满盆满,2012年底,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暴跌,国内壮士断腕的去杠杆过程如火如荼的进行(2012年底是第一次开始去杠杆,2017年则是第二次),三角债问题从鄂尔多斯和温州开始蔓延,伴随着经济遇冷,三角债连环爆裂的问题传导到了我的家乡,由于K君却看不懂宏观导向,且转借了不少资金去了重资产行业,如纺织厂等,最后三角债问题在老家爆发,有银行支行行长跑路的,也有大量企业倒闭,K君此时被爆出欠款千万,最后丢下老婆和孩子,自己人间蒸发。

K君的破产=大量借债+风控不严

综合来看,普通人破产最多还是因为:1.赌博;2.大量借债;3.无法处理好暴富后的心态;4.高估自己能力;正如芒格和巴菲特所言“把自己当一个“笨人”,少借债”会让生活少掉不少烦恼,而提高自身格局,也将有益于财富的保留。

一位老股民的自白:这些年亲历的破产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位老股民的自白:这些年亲历的破产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