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亚洲私人银行CEO关金星:可进行更多金融试点 香港有望成全球资本枢纽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作为在摩根大通工作了20年的资深银行家,摩根大通亚洲私人银行CEO关金星对香港回归后的亚洲金融危机记忆犹新。“当年整个亚洲由于金融危机导致货币大幅贬值,由于香港实现联系汇率机制,利率直线飙升。房地产市场几乎垮了,很多香港人变成了负资产。”

摩根大通亚洲私人银行CEO关金星:可进行更多金融试点 香港有望成全球资本枢纽

港元在1997年10月受到金融大鳄狙击。为了捍卫港元,香港金管局大幅度上调港元利率以增加投机者在市场上借入港元以抛空的成本。10月23日那天,银行同业拆息率一度高达300%。

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经济带来了重创。香港楼市泡沫崩溃、海外资金撤离、股票大跌、市民收入萎缩,经济陷入困境。

然而,这场金融危机对香港的金融市场影响深远。关金星坦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整个亚洲的财富几乎重新洗牌。“香港当时一些大的客户情况还好,但一些涉及房地产的中小型客户纷纷破产。这场危机之后,很多投资者由之前的高杠杆转向更为谨慎。”

亚洲金融危机后,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了“大市场、小政府”的监管理念,充分发挥政府“管理者”的引导作用,在保证高度自由化的金融开放环境的前提下,对金融业进行以风险管控为核心的持续监管,促进了香港金融业的健康发展。

两地金融合作越来越密切

自香港回归以来,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香港充分发挥了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优势。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香港背靠中国内地这个独特优势,结合自身的法律、人才优势,成为了全球屈指可数的金融中心之一。”关金星表示,“相比1997年以前,香港的经济规模已有明显提升,这20年香港已经走了很远的路。”

回归以来,香港本地生产总值从1997年的1.37万亿港元,增长至2016年的2.49万亿港元,20年间增长82%,年均增长3.2%;人均GDP同期增长60%并超越日本和欧盟。财政储备从回归之初的3707亿港元,增长到去年的9357亿港元,大幅增长152%;外汇储备则从928亿美元增长到3905亿美元,激增了3.2倍。

以金融服务业为例,过去五年,金融服务业对本地生产总值的贡献,由15.9%增加至18%,现今雇用人员约25万人。截至2016年底,香港证券市场总值约3万亿美元,位列亚洲第四、全球第七;首次公开募股额超过纽约、伦敦,再次荣登全球首位。同时,香港连续23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因此,经济自由化和开放度高,始终是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最显著特点。

同时,香港与内地的金融合作也越来越密切。1998年,内地与香港政府携手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共同维护香港金融体系的稳定,为两地金融合作与交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4年起,CEPA的生效使得香港与内地的金融合作得到了全面发展。

在过去数十年,香港作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之一,吸引了全球的顶尖人才。“以我们香港办公室为例,员工来自十几个不同的国家。金融业作为一种服务业,聚集优秀的人才至关重要。”关金星表示。

“我们很多同事来自全球各地,每次出差回来都对香港机场的高效率称赞不已,我从下飞机、取行李到回到家中基本在一个小时左右,同样的时间我可能还没走出纽约肯尼迪机场。交通、饮食等各种生活的便利也是香港可以吸引众多国际人才的重要因素。”她笑言。

内地改革助推香港金融发展

近年来,内地不断深化金融改革,在关金星看来,这为香港金融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

“随着内地监管机构加快市场开放的步伐,可以利用香港进行很多金融试点,包括推出沪港通、深港通以及计划推出债券通等,香港因此具备了先发优势(early-mover advantage)。”她指出。

过去数十年内地成为了世界工厂,香港成为转口贸易的主要枢纽。然而,在关金星看来,未来香港将成为内地与世界资本汇合的中转站,香港回归后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吸引了大量国际资金来香港寻找投资内地的机会。与此同时,香港也成为了内地资本出海的首站。

1993年,青岛啤酒在香港上市,成为首家来港上市的内地企业。如今香港已成为中资企业首选的海外融资中心。

回归20年来,在港上市的中资企业数量增加了9倍,中资企业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占据主导地位。1997年,仅101家中资企业在香港上市,占香港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15%、占港股市值的20%;截至2016年底,已经有1002家内地企业在港上市,占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51%,占港股市值的6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摩根大通亚洲私人银行CEO关金星:可进行更多金融试点 香港有望成全球资本枢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