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自从徽班进京以来,京剧已经走过了227个年头。在这期间涌现出了大批卓越的京剧大师,到今天京剧早已成为国粹艺术。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如何传承和创新,使京剧更长久地流传下去,是所有京剧人共同的命题。

2月1日,CCTV-1综合频道《开讲啦》“传承·创新”系列节目,迎来京剧表演艺术家孟广禄开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演讲者:孟广禄

来到了《开讲啦》这个栏目,可以这么说,这不是寻常的一个节目,有5年的时间,一直这样让大家守候着,它肯定有一定的思想作为。京剧伟大就在于艺术高于一切,所以我来到《开讲啦》这个舞台,是跟大家一起来诉说艺术道路,因为艺术观跟人生观是一样的。

我三岁学戏,考天津戏校没有考上。1979年,考中国戏曲学院,全国要十个,每个省市要一个,我考上了。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正在树上摘鸟窝,邮递员骑自行车过来说:“孟继元!你们家电报!”我特高兴,考到中国戏曲学院。快到傍晚五点多钟,我又接到一个通知,中国飞行员提勤。你说我去不去呢?我们河东区只考上我一名。我父亲也非常愁,就说,广禄你去哪儿?我说,我去北京。我父亲也说,还是去北京好。

考到中国戏曲学院后,因为家庭的关系,别人暑假都可以回家,我回不了家,我没有钱回家,我父亲一年才给我十块钱,火车票两块四。他们问我:“广禄,你小时候家庭穷到什么程度?”我说:“不能想象穷到什么程度。”所以前一段时间,我演了一场戏叫《林则徐》,有一句林则徐说的话:“夫人呐,我林则徐这辈子,官居一品,可在京城连一处为你养病的宅子我都置买不起,让你跟我车马劳顿,日夜奔波。如今,你一个人又要回往福州。”我在台上演出,哪次都是热泪盈眶,我想起我自己。但是我非常懂事,买到月饼、牛肉揣怀里,过年时回家都还是热的,必须让我母亲咬一口。然后,我抱着我母亲转,特美,给我母亲转得直晃,我再搂搂我母亲,我当时心情特别开心。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我说一个人这一辈子有很多事情记不起来,但是你肯定有很多事情忘不了。我又回到天津,我记得特清楚,我父亲叫我们家的姐妹们凑了十块钱,说给老师买点东西看看人家,哪怕让人家给你安排个龙套都行。我冬天提着东西,很远很远跑着去,送到门口,老师给我扔了出来,说我们这根本就不要你,眼泪哗哗地,没有人要我。

后来我碰上恩人张荣善老师,荣春社呀!张荣善老师躺在操场地上,热天,跟校长、班主任说:“孟广禄是个人才,你不要他,我不起来!”我在淄博演出时,他去世了,我多么累,坐飞机回来,我也要看他,这是我记忆犹新的事。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非典时期,演出的时候谁都不能开空调,都戴着口罩, 扇扇子。我记得我在中国大戏院演出,天气非常热,三十九度,我唱的《铁面无私清官谱》,这也是继承老师、发展文化的一个传承的戏。演出完之后,天气特别地热,我在台上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就有点要晕了,我就拿手在我这蟒袍底下掐了一下。到家以后,洗澡的时候我一看,这么一块只要一捅就能破一层皮,里边都是血。

我们在唱腔艺术上讲究什么?讲究多向老师学习他的艺术思维,一个演员刻苦一定要听老师的话。我们那阵老师说你,你怎么回事!现在孩子不行了,好面子,说说他,他不高兴了,这是完全错误的。你连话都吃不了,你怎么来发展?嘴上长牙是吃东西的,肚子里长牙是干事业的。所以我的老师方荣翔、钳韵宏、王正屏,到他们去世的时候,我特别伤心,跟天塌下来一样。我失去了管我的人,失去了一面镜子,这个镜子会说话,他告诉你哪个地方对,哪个地方不对。我们有时候一照镜子都看自己最好的地方,你看见侧面和背面的镜子怎么说你吗?艺术道路传承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我的学生还有大家,都在传承上,继承、发展,我们一定要跪地下学古人,也要站起来写自己。

我给你们分享一个事情,我的老师方荣翔去世后,我跟我师娘说:“师娘我走了,你注意身体。”我师娘搂着我说:“广禄,我特别想你师父,你给我唱两句《探阴山》吧。”我说:“可以。”就在我师父的相片前唱了一段,这是我一辈子忘不了的。我师父去世了二十二年,我二十二年,年年看我师父,节节看我师父。我师娘说:“广禄,在你的身上,知道人死茶不凉。”我对得起我老师。

现在也该我们传承的时候了,所以我收了二十多个徒弟。我也希望他们好好学习,真正的体会到继承传统,发扬传统。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艺术的道路,它有一种力量跟做人一样。第一,讲道德;第二,讲修养;第三,讲能耐;第四,讲学习。能耐是什么?是本领,本领是做人的力量,但是能耐,能忍耐就是能耐。

现在社会在发展,我也希望学生们继承老师的艺术思维。台上是一个平衡木,我们必须在台上一步一个脚印,所以在台上出来的角色也是一样,叫“一脚二进三心里”,一抬脚就得进人物。“三形劲六心意八,无意则十”。

有了形了,给你三分;有了劲了,给你六分;这劲从哪出来的?是从心里出来,给你八分;无意则十,两个人在台上相互之间的照顾。比如我在台上站在这儿,这打鼓的挡着这个人了,我们一撸髯口,就让他还能看见他,相互之间的帮衬,不是我挡着他,不让他看见,这就是心里不干净。但是这方面要在哪儿呢?比如说我让出来了,让大了,两步到那,我一步到那儿,一虚步过来,既漂亮还要帅,还要美。所以说,在舞台上,这是道德,德高望重,德是第一。还有修养,修养是什么?在台上紧张,背不住的时候,打错了、拉错了,相互之间帮衬。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有一句贬义词叫“老奸巨猾”,但艺术上的老奸巨猾怎么理解?要老道、尖锐、具体、华丽!在台上老道,是不是?尖锐就是该走的走,不要动的别瞎动;具体,照顾到所有的人;华,华丽,唱出来的漂亮,唱出来美。歌唱艺术讲究什么?讲究你的声音是不是躺在别人的怀里。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艺术风格,社会要有力量,文化要有责任,还要创新。

我们在台上怎么来吸引人?绝不是你一个人在台上演出,一出来我一唱,就跟今天我在这一样,我是跟在座的几位,还有广大的朋友们一块儿创造《开讲啦》这个节目,不是我自己,是大家!今天来到这里跟大家分享一点点我的体会,也谢谢大家对文化的支持,对京剧的支持!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开讲啦丨孟广禄:百年国粹的师道传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