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作者 | 晓通

编辑 | 苏琦

时节已经入夏,分时租赁行业却依然是寒冬,这次的冷风吹向了一度用车。

近几个月来,不断有用户在社交媒体控诉,一度用车App中的押金无法退还,致电客服无人接听,而且在一度用车入驻的多个城市中,App已经显示无车可用。

燃财经实地探访查实,北京地区一度用车可用车辆寥寥无几,而其在北京的办公地点也已人去楼空。

一度用车上线于2015年,是最早一批入局分时租赁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挺过了2017年分时租赁行业倒闭潮之后,初创成员理念不合离职出走、资金链断裂,多方面原因促成了一度用车今日摇摇欲坠的局面。

至此,第一批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分时租赁玩家,几乎集体在市场中销声匿迹。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公司人去楼空,客服无人应答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征兆从半年前开始出现。2月份前后,微博上陆续有网友爆料,声称在一度用车App中申请退押金,一个月之后仍无进展,客服电话无人接听。有用户反馈,一度用车的网点数量在不断减少。

一度用车官方微博的最新一条发布于今年1月1日,底下近200条评论中,几乎全部是用户对押金难退的控诉。

和曾经的风光相比,一度用车如今的境况着实有些窘迫。2015年7月,一度用车上线,声称已经在国贸、中关村、望京、上地四大商圈建立70多个网点,投放300余辆北汽新能源汽车。

时任一度用车CEO的王杨曾经透露,上线一个多月后,一度用车的注册用户达到5万。彼时王杨表示,北京地区将扩充到6000辆车和2000个网点。

四年时间过去,这个目标变得遥不可及。根据一度用车App上实时显示的数据,在已经入驻的太原、广州、南昌等城市,全城均显示无车可用。

一位一度用车早期员工向燃财经透露,目前一度用车已经有员工连续数月没拿到工资,正在准备申请劳动仲裁。

一度用车位于酒仙桥的总部目前已经人去楼空,门口挂锁,办公用品被搬空,门口外墙上的公司logo掉落在地上。上述员工透露,一度用车可能是换了新的地址。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根据一度用车App的提示,燃财经在回龙观龙旗广场的地下停车场内,找到了一辆正在充电的北汽新能源。车身有多处剐蹭,后保险杠不知所踪,右反光镜被胶带固定在车身上,方向盘和仪表台上已经落了一层灰。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跟这辆车连接的充电桩显示正在充电,充电桩上贴有“扫码充电”的二维码,但扫描之后显示页面错误。

公司关门、客服失联、全城几乎无车可用、仅有的车辆状况也令人堪忧,一度用车如今的处境,和去年停止服务的几家分时租赁企业如出一辙。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A轮融资未全部到账,早期团队出走创业

2014年底,一度用车董事长庞明义开始组建团队,踩着分时租赁行业起步的风口成立一度用车,王杨和付聪担任公司CEO和COO。

艾瑞数据显示,2014年是分时租赁公司数量增长的爆发点。2010年到2013年,分时租赁行业每年的新注册公司不超过30家,2014年这个数字一下增长到79家。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来源 / 艾瑞咨询

2015年4月,一度用车宣布获得青岛特锐德公司投资的3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一年后,一度用车紧接着完成了1.28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国轩集团领投,中华创新基金会等跟投。

资金没有完全到账,创始团队之间也出现了分歧。一位接近一度用车管理层的前员工透露,宣布获得A轮融资之后,庞明义和几位合伙人之间因为股份分成问题产生矛盾。这次矛盾的结果是CEO王杨选择离开。

王杨的离开直接影响了一度用车团队的稳定。2017年,王杨在广州创办分时租赁企业立刻出行,原一度用车的COO付聪带着多位初创团队成员加入。“立刻出行现在的班底都是以前一度用车的人。”一位立刻出行的工作人员表示。

在一度用车被用户投诉押金难退的同时,今年2月份,立刻出行宣布已经完成B+轮融资。据公开资料显示,立刻出行至今已经获得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顺为资本、险峰长青、蚂蚁金服等知名投资机构。

另一边,一度用车上一轮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的9月,由德锐投资投资的B轮,交易金额未披露。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商业模式跑不通,互联网车企所剩无几

分时租赁领域的互联网玩家中,一度用车算得上是第一批入局者。

2011年,Car Share模式进入中国,目的在于通过移动互联网连接闲置车辆资源,为用户出行提供便利。

2015年前后,新能源汽车产业增长,由新能源车企主导的“分时租赁”模式在街头流行开来。相比传统的汽车租赁业务,分时租赁租期灵活,流程简洁,用户可选择性更强,并且全程在线操作,省去了传统租车繁冗的操作流程,一时之间成资本宠儿。

亿欧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全国布局分时租赁行业的企业已经超过500家,总共融资数额超过800亿元。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

分时租赁企业概况不完全统计 整理 / 燃财经

资本的入局只是提供了烧钱的资本,分时租赁行业到目前都没有解决的尴尬问题是,商业模式始终没有被验证。

分时租赁行业有两大核心痛点:成本和运营。想要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最直接的因素是车要够多,因此购置成本是首要问题,主机厂的优势在这里凸显出来,资本不足的小玩家注定会被陆续淘汰。

主机厂和租车公司背靠车厂资源,有资金和车辆资源上的优势,但是购置成本之外,运营维护的效率是另一个核心问题。在微博等平台上,搜索一度用车,可以看到许多用户吐槽一度用车使用的汽车“脏乱差”。

在线下,车辆的调度和运维都需要人力完成,这对平台而言是成本和效率两方面的考验。“分时租赁平台竞争的关键在于用最小的成本,做到运营效率的最大化。”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表示。

问题还远不止这些。线下停车位和充电桩的布局涉及到城市规划和公共空间的使用,对平台而言,需要具备足够的资源调配和协商能力。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单看分时租赁业务,还没有一家平台可以盈利。“即使有盈利也是通过使用押金进行投资,分时租赁业务本身还没有盈利的空间。”

再狂热的资本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消耗,尤其是在共享汽车这个重资产领域。

从2017年开始,分时租赁行业的倒闭潮拉开序幕。2017年,第一批入局分时租赁的友友用车和EZZY先后宣布停止运营,2018年,麻瓜出行和中冠共享汽车停止服务。此外,大道用车、途歌、幸福叮咚 、盼达出行等分时租赁企业都曾陷入退押金难的处境。

剩下的玩家中,除了上汽的EVCARD和首汽的GoFun出行这类背靠大车企的品牌,互联网创业公司所剩无几。

从数据来看,分时租赁的市场依然具有潜力。《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2月,中国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数量超过1600家,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市场规模将达到71亿。

只是在商业模式尚未成熟的前提下,市场规模也只能是资本助推的数字游戏。传统车厂和互联网企业,谁能首先验证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式,谁才能在这个数字游戏中占据主动权。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一度用车疑似倒闭,人去楼空、押金难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