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现烂尾楼!缤购城停工三年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大股东国通信托撇清责任

又见房地产项目烂尾,这一次的主角是缤购城。

又现烂尾楼!缤购城停工三年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大股东国通信托撇清责任

继项目因资金链断裂停工三年后,近期,法院公布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项目开发企业武汉缤购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缤购城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而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

缤购城位于武汉市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南湖片区,项目曾对外宣传要斥资20亿元,着力打造南湖区域“全能型格商业地标”。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本土企业国通信托也深陷其中。公开资料显示,缤购城公司的大股东是国通信托,而国通信托由具有武汉国资背景的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股。

停工已整整三年

根据总体规划,武汉分为中央活动区、城市副中心、新城中心、组团/市镇中心,而南湖是10个城市副中心之一。今年2月19日,武汉市洪山区召开大学之城建设工作推进会,会上披露了南湖城市副中心规划初步方案,片区定位为武汉创享中心,力争3到5年建设初具轮廓。

缤购城就位于武汉南湖的恒安路与富安街交汇处,曾是南湖驾校的旧址。6月13日15时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乘坐地铁7号线来到建安街地铁口,步行两百米左右即抵达缤购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缤购城公司住所为武汉市洪山街南李路2附1号,这也是缤购城项目所在地。

缤购城项目分为高层住宅区和商业体两个部分。记者观察发现,项目已经全面封顶,但外墙等明显尚未完工。当天下午,整个项目内并无施工迹象。

来到缤购城项目大门处,记者看到,玻璃大门紧闭。透过玻璃大门往里看,室内空无一人,敲门也无人应答。而地面上张贴的的营销标语仍然清晰可见,“购物中心地铁商铺全城登记中,10平方米~40平方米地铁商铺,总价30万起。”“低门槛投资,做世界500强的房东。”“坐拥南湖成熟商圈,区域消费强劲。”

又现烂尾楼!缤购城停工三年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大股东国通信托撇清责任

“这里已经停工两三年了。”一位缤购城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公司偶尔有个保安在这里值班,但有时候里面也没人。“你看脚手架全部都拆了。”

对于项目复工,各方也曾试图协调推进。在项目的东门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一则由项目承建单位武汉丰太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太建筑)张贴的通知,通知落款日期为2018年11月26日。通知称,项目施工现场的钢管脚手架自开工搭建迄今已3年有余,目前锈蚀严重,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现公司和武汉缤购城项目各方在政府主持协调下正积极准备复工。为排除重大安全隐患,公司近期拟于复工前组织专业施工人员对缤购城项目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脚手架及提升设备实施紧急拆除施工,相关方案已向政府主管部门报备。

与丰太建筑说法不同的是,脚手架拆除后,缤购城仍无复工迹象。而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缤购城”的相关问题多达十页,时间跨度从2017年至今,大多问及缤购城的工期问题,此外还有员工投诉拖欠工资问题等。

洪山区方面在2019年1月回复称,缤购城项目自2016年6月起停工,至今未复工。2019年5月8日另一则回复则称,“目前暂无复工消息”。

是股权还是债权?

根据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公开资料,缤购城用地面积34217.65平方米,开工时间2015年11月,原预计竣工时间2017年5月。而武汉市地铁7号线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运营。如此看来,缤购城早于武汉地铁7号线运营前已经占尽天时地利,那为何后来陷入停工困境?

有说法称系项目方缤购城公司与施工方丰太建筑之间存在合同纠纷,也有说法称是因为建设方股东之间的矛盾。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最新资料显示,缤购城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2258.25万元,股东包括湖北鼎创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曾用名)和武汉天下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国通信托认缴额11408.25万元,出资比例为93.07%。

不过,国通信托似乎并不承认自己的股东身份。根据裁判文书网于2018年7月公布的一份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缤购城公司与国通信托因为债权和股权事项发生了纠纷。

双方的矛盾点在于,国通信托先后七次向缤购城公司发放贷款共计5亿元,截至2016年1月,缤购城公司向国通信托清偿贷款本金22075万元及利息等。不过,缤购城公司主张5亿元由债权本金3.8亿余元和增资款1.1亿余元组成,国通信托主张增资款部分属于“名股实债”,5亿元皆为债权本金。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透露出的一个插曲是,不仅工商部门将缤购城公司的部分股权变更至国通信托名下,且国通信托曾在武汉金融资产交易所发布股权转让公告,对其名下的部分缤购城公司股权进行转让。

5亿元贷款发放出去,其中1.1亿元无论是属于债权本金还是增资款,对于国通信托而言只收回22075万元本金及利息。那么其余的股权或者债权处理进展如何,对国通信托产生怎样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上述5亿元贷款,系2013年国通信托成立信托计划募集而来。

就此次缤购城相关事项,6月14日上午,国通信托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对于缤购城公司是“名股实债”,即公司其实是缤购城公司债权人,而不是股东。至于工商系统资料为何显示国通信托仍是大股东,其表示,“金融行业有金融行业的特点”。事实上,在裁定书中,国通信托也曾经辩称,名股实债的金融借贷方式是信托行业的行业惯例,在对内关系上应认定为借款关系。

开发商被申请破产

无论股东之间的纠纷具体情况如何,对于缤购城项目而言,资金链断裂了,工程也停工了。众多缤购城业主没有等来项目复工,倒是等来了开发商可能面临破产的消息。

又现烂尾楼!缤购城停工三年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大股东国通信托撇清责任

裁判文书网今年4月份公示的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因公司资金链断裂,缤购城项目已停工近三年,因民间借贷、建设工程合同等各类民商事纠纷,该公司被多家单位或者个人分别诉至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法院,公司银行账户及土地、房产等资产已被法院查封,其中部分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且所涉债务至今未能清偿。

在上述背景下,作为缤购城公司债权人之一,2019年3月5日,湖北安正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缤购城公司无法清偿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缤购城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法院依法通知了缤购城公司,而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

眼下,缤购城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国通信托有何应对举措?项目公司破产后,缤购城项目复工是否更加遥遥无期?6月14日晚间,国通信托方面回复称,公司作为债权人已获司法机关判决确认。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及相关规定,已将信托项目相关受益权转让,对该项目没有法律主体责任。

国通信托还表示,公司后续将依据法律规定开展相关工作。而缤购城项目停工后,公司一方面要求债务人和担保人履行义务,按期足额归还贷款本息,另一方面与各方进行沟通,寻求化解办法。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缤购城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潜峰,其同时也是公司董事长,公司总经理为丁生义。

陈潜峰在武汉市内也曾有一定名气。人民网曾报道,陈潜峰时任天下置业集团董事长,而天下置业集团也是如今缤购城公司三位股东之一。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公开报道显示,陈潜峰最初靠烂尾楼淘金起家。天下置业曾经运作的项目包括位于武汉内环核心、武汉长江大桥江北桥头的“天下·名企汇”。关于烂尾楼改造,陈潜峰曾表示:“我在利益纷争的时候可以选择让利,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一步解决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缤购城项目,根据武汉城市留言板上洪山区6月13日最新回复,由于相关问题涉及面较大,涉及金额较大,洪山区洪山街已将该情况上报上级部门,司法部门已经对该事件进行调查,洪山区洪山街现配合各职能部门开展工作,并持续跟进,该情况正在处理中。

每日经济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又现烂尾楼!缤购城停工三年后开发商被申请破产,大股东国通信托撇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