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69年前,

1950年6月10日,

我党打入国民党最高级别情报人员

吴石中将,

和陈宝仓中将、女地下党员朱枫、

吴石部下聂曦上校一起

被执行枪决……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将军(左)、《潜伏》中的余则成(右)

然而,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被尘封了半个多世纪,

直到近年,随着相关档案的解密,

“潜伏”的英雄们,

才逐渐浮出水面!

2013年12月,

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落成,

这些隐秘战线的英雄

和他们荡气回肠的故事,

终于可以被我们公开纪念!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插入蒋介石心脏的

“终极潜伏者”

2009年,因为《潜伏》的热播,

余则成的原型被网友热议,

不为人知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

“密使一号”

吴石将军终于走出历史!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这个人非常了不起,

学生时期,他就曾轰动

中日两国军界,

留学日本炮兵学校、陆军大学时

他全部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

连蒋介石都非常欣赏吴石,

他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

会英语日语、能骑能射、能驾能泳,

是当时国民党军界

难得一见的军事奇才。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1939年,吴石调任第四战区参谋长,

成为国民党军队高层领导。

1944年,日军大举进攻湘桂,

孤军难支的吴石,

一再电请国民党增调重兵布防,

然而,国民党当局消极抗战。

最终,吴石所在军团大溃退。

当时天气极冷,

百姓拖儿带女在桂黔公路上颠沛流离,

上有敌机轰炸,后有日寇追兵。

吴石眼看着大批难民在逃难途中

病死饿死、冻死炸死……

他的儿子吴竟成

也在这次逃难中不幸身亡。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柳州的一家难民——一位母亲,带着四个幼小的孩子,赤足行走在不知名的路上

吴石陷入巨大痛苦,

他大病了一场后,

辞去了第四战区参谋长的职务,

极度绝望的他曾喟叹:

“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

更毫不避讳是否有旁人听见。

1945年抗战胜利,

吴石随军队接收上海,

他一面亲见国民党官员贪污腐败中饱私囊,

一面目睹物价飞涨人民苦不堪言。

与余则成一样,

在看透国民党政府本质后,

吴石对共产党渐生好感,

那段时间,他频繁接触吴仲禧

(吴仲禧,抗战爆发前夕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长期潜伏于国民党军中从事谍报工作,

官至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军法执行监)。

1947年4月,吴石成为我党

打入敌人内部的1号人物……

1949年4月21日,

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

仅用了2天时间就彻底摧毁了

蒋介石精心布局的长江防线,

一举解放南京城、红旗插上了“总统府”。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陈逸飞油画《红旗插上总统府》

不为人知的是,

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

我党高层曾收到一份绝密情报:

蒋介石的长江布防图。

这份情报内容之翔实,

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感到震惊,

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细致到团,

每个团的防御部署都非常清晰……

而冒死提供这份机密文件的,

正是吴石将军。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在那段关键时期里,

吴石不顾生死,频繁传递情报。

他经常坐晚上9点的火车

从南京赶往上海,

亲手传递情报后,

在次日凌晨三四点钟返回南京,

两地往返七八个小时的路程,

随时都可能被特务盯上,

可吴石,不知跑了多少回!

吴石,这位终极潜伏者,

就像一把狠狠插入敌人心脏的尖刀。

一个个属于国民党核心机密的军事部署

突破层层监管,

通过秘密电台和秘密交通线,

交到我党高层领导的手中。

1949年8月14日,

已在福州任职的吴石,

突然接到蒋介石的急电命令,

任命他为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

并马上赴台湾任职!

在此之前,

国民党国防部有几百箱绝密档案

要从福州转往台湾。

吴石冒着极大的风险,

把这批绝密档案扣了下来。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此次被紧急派往台湾,

是因为这一举动暴露了吗?

吴石心里没有底,

但这绝对是一次拿生命做赌注的巨大冒险。

去往台湾之前,

吴石与吴仲禧见了最后一面。

吴仲禧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

我曾请他考虑到台湾去是否有把握,如果不去,也可以就此留下,转赴解放区。他坚决表示,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

为了获得蒋介石信任,

吴石选择携夫人王碧奎和年龄尚小的

一对儿女前往台湾,

将大儿子和大女儿留在了大陆。

赴台前,华东局给他的代号

是“密使一号”;

赴台后,他担任“国防部参谋次长”,

中将军衔。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蔡孝乾叛变

吴石暴露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1949年10月6日,农历中秋节。吴石和夫人王碧奎带着小儿子在台北合影留念。吴石坚信台湾很快就会解放。

1949年10月,解放台湾箭在弦上,

可舟山、金山战役失利、损失惨重,

对台情报工作愈发重要和紧迫。

这一年里,先后有1500名

“红色特工”乔装成难民、小贩、商人

秘密赴台!

与此同时,组织决定正式启用

“密使一号”吴石。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

吴石与女共产党员朱枫

在台湾秘密会晤七次。

吴石将拍摄有

《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等

绝密资料的微缩胶卷交给朱枫,

这些极为重要的绝密情报中,

包括国民党东南区驻军

番号和人员概数,

以及飞机、大炮、坦克数量等。

毛泽东看到这些绝密文件后,

曾兴奋地为“密使一号”赋诗,

并嘱咐一定转到台湾。

当吴石与朱枫谨慎地传递着

一份份极有价值的情报时,

一场变故就像一场噩梦一样,

突然而至!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导致中共台湾地下党遭破坏的主要叛徒就是蔡孝乾

1950年1月29日晚,

我党派往台湾的地下党组织

最高领导人蔡孝乾被捕后叛变投敌,

他供出了朱枫,更供出了

千余名地下工作者的名单资料。

尽管他没有跟吴石直接接触过,

特务们还是在他的记事本上,

找到了吴次长三个字。

这个次长就是副部长的意思。

但在当时,国民政府中

姓吴的副部长并不止一个。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身居高位的吴石并没有彻底暴露,

可他接下来的一个举动,

让国民党特务直接将目标锁定在

自己身上!

彼时,朱枫还没有离台,

万分紧急之下,吴石动用自己的权力

为朱枫签发了一张《特别通行证》,

安排她搭乘军机飞赴舟山。

吴石的这一举动,

无疑是已经下定决心

保全同志,牺牲自己!

然而不幸的是,已飞往舟山的朱枫,

虽然离祖国大陆仅只有一步之遥,

仍没能逃出国民党特务的魔掌。

而吴石签发给朱枫的

那张《特别通行证》

成为他“通共”的直接证据!

被逮捕后,朱枫取出

藏在大衣衬肩里的金手镯

她咬碎了这二两多重的金子,

混热水吞服自杀……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女地下党员 朱枫

朱枫被抢救回来之后,

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

在被关押审讯的4个月中,

她的坚贞不屈让

在场的国民党特务都震惊不已!

1950年3月1日晚,吴石在家中被捕,

在保密局监狱里,

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中将,

受尽百般酷刑!

他浑身是伤、腿肿得很大,

一只眼睛失明……

当国民党保密局清理这位

“国防部”参谋次长个人家产时,

仅查出一根金条,称重四两。

连负责搜查的特务也不无动容,

把“吴次长”仅有的这一点财产

留给了他年幼的子女。

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

吴石写下了2000多字的绝笔。

文章末了,

他给自己的儿女留下遗言:

所望儿辈体会一生清廉,应知自立为善人,谨守吾家清廉俭家风,则吾意足矣……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的狱中手记。供图/中共党史出版社

1950年6月10日,

一生爱国忧民、清正廉洁的吴石将军,

与他的副官聂曦、

陈宝仓将军、朱枫

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临刑前,吴石将军从容淡定,

在军警的包围中低手执笔,

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首诗: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将军生命中最后的照片。

五十七年一梦中,

声名志业总未空;

凭将一掬丹心在,

泉下差堪对我翁。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和吴石一起牺牲的

还有1100位英雄

1950年6月10日下午4:30,

台北马场町刑场被阴霾笼罩,

全副武装的宪兵押着

四名五花大绑的“犯人”下了囚车……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45岁的朱枫,

穿着她最常穿小花旗袍,

这位瘦弱但始终坚定的女子,

高喊着:共产党万岁!

身中7弹,英勇就义!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的副官聂曦上校,

曾多次传递情报、帮助朱枫撤离,

临刑前,他大义凛然,

面露微笑,毫无惧色。

这位33岁就牺牲的福建青年

永远地定格在了历史的影像里。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还有担任“国防部”中将高参的

陈宝仓将军,

他是河北遵化人,

一生爱国爱民,作为抗日将领,

他更曾代表中国参加日本受降仪式 !

同吴石将军一样,

陈宝仓也是身居高位的

隐秘战线的英雄!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将军是穿着西装倒下的,

两粒子弹穿透他的心脏……

为了毕生追求的光明和理想,

吴石将军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然而,这场杀戮不是开始,

亦不是结束,

自1950年2月蔡孝乾无耻叛变后,

我党在台湾的地下党组织

遭到毁灭性破坏,

岛内大批地下党员被逮捕杀害,

1500位潜伏在台湾的英雄,

有1100人牺牲……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1950年2月6日,

照片中的安学林、苏艺林、陈平、葛仲卿

等百余人被捕。

在经历过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之后,

这些年轻的英雄,

面带着微笑以死殉国!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照片上的人叫张志忠,

他被捕后忠贞不渝、宁死不屈,

“未供一人,未供一事”。

1954年3月12日,

张志忠被执行枪决,

终年45岁。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刘光典烈士

与吴石、朱枫一起被后人称为

中共在台情报工作“三杰”!

为了台湾的解放、祖国的统一,

他两次秘密潜入台湾,

为革命做出重要贡献。

1959年2月4日牺牲,

时年37岁……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烈士钟浩东、蒋碧玉

我党地下党员钟浩东夫人蒋碧玉

面对保密局特务平静地说:

我们难逃一死,

但是,我们能为伟大的祖国、

伟大的党在台湾流第一滴血,

我们将光荣地死去!

电视剧《潜伏》的最后一集,

组织通过电台明电呼叫“深海”:

下面请听一个普通母亲

写给儿子深海的诗!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本台最近多次寻找深海,劝其回家,但始终没有音信,希望这次深海能听到,快快回家!

儿子,你快回来吧!

妈妈不再需要你的奔波,

听到隆隆的炮声了吗?

是妈妈呼唤你的心跳,

家里的柴门为你打开,

炕头的油灯为你点亮 ,

全家的牵挂啊,是鲜红美丽的窗花。

妈妈为你守岁,为你祈祷,

回来吧,我的儿子,

妈妈等你回来,

迎接1949年的春天!

然而,1100位牺牲的“余则成”

再也没能回来,

一批批烈士的鲜血浸透了刑场,

被铺上一层黄土后,

又被一批烈士的鲜血所浸透……

久而久之,台北市的马场町刑场

成为一座巨大的血土包。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今天,我们可以想象一下,

这1500名隐蔽战线的战士,

他们是在新中国成立后进入台湾,

他们本可以享受和平,

却为祖国统一不惜隐姓埋名,

他们本可以与家人团聚,

却不惜时时刻刻冒着死亡,

在枪口和刀刃上起舞……

别亲离子赴水火,

易面事敌求大同!

风萧水寒,他们旌霜履血,

而他们隐蔽的名姓和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

与这段历史一起,

被淹没在尘封的档案里……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离别半个多世纪,

“爸爸妈妈,回家!”

1950年7月,

在朱枫烈士牺牲一个月后,

上海市市长陈毅批准她为革命烈士。

1952年,陈宝仓将军被

中央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安葬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1973年,周恩来总理力排众议,

在毛泽东主席的支持下,

由国务院追认吴石将军为革命烈士。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然而,因为保密等历史原因,

他们的子女很少在外人面前

提起自己的父母;

在海峡对岸的台湾,

他们的名字和照片只是静静地躺在

尘封的绝密档案之中……

1984年春节前夕,

吴石将军留在大陆的长子吴韶成

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了在台湾的小妹,

他与小妹各自乘飞机飞往美国,

一家人整整分别34年后,

59岁的他终于跪在了84岁的母亲面前!

当年,吴石夫人王碧奎牵连入狱。

吴石牺牲后,

王碧奎经多方营救才被释放,

独自含辛茹苦抚养尚幼的一子一女,

直到1980年5月才得以移居美国。

1994年,两岸已经开放探亲,

吴韶成终于踏上父亲洒下鲜血的土地,

他把父亲的骨灰抱回了祖国大陆,

供置于自家堂前。

在人生的晚年,

吴韶成终于与父亲吴石相聚。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吴石的子女。吴韶成(左)

可很多人不理解,

为何要把骨灰放在家里。

吴韶成说,我舍不得我父亲,

我到老了都没能给他尽孝,

我想跟他好好团聚,

到过年过节过生日的时候,

给他烧烧香,端上一盘饺子……

1999年,台湾学者秦风在

一家报社的档案柜底,

发现了一袋写着“敌伪”字样的照片,

打开以后,却是一幅幅血淋淋的枪决照片。

其中,就有朱枫受刑前最后的留影。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2000年,这张照片被登在

山东画报出版社的《老照片》杂志上。

这一年,朱枫的女儿朱晓枫已经73岁,

比照片上的母亲,大了28岁……

当看到照片那一刻,

她摸着妈妈年轻秀美的面孔,痛哭不止,

这是她在母亲牺牲半个世纪后,

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

从那一刻开始,

已年逾古稀的朱晓枫发誓:

在我死前,

一定要把母亲的骨灰找回来,

带母亲,回家……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朱枫的女儿朱晓枫

同是2000年,

吴石的子女将母亲王碧奎的骨灰

从美国奉回祖国,

与父亲吴石的骨灰合葬在

北京郊外的福田公墓。

吴石与妻子共眠在祖国首都!

整整半个世纪后,

“爸爸妈妈终于团聚,

他们都回家了……”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2010年,寻找母亲朱枫骨灰整整十年后,

83岁的朱晓枫终于等来关键线索:

台北辛亥路第二殡仪馆提供的

《600骨罐名册》!

这里200多无人认领的骨灰罐,

绝大多数都属于来自大陆的死难者。

而编号“233”编织袋里静静躺了60年的

就是朱枫烈士的骨灰罐……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2010年12月29日,

一架运送朱枫烈士骨灰的飞机

从台北直飞北京,

台湾殡葬公司的刘添财董事长

亲自把骨灰坛抱在胸前,

他缓缓地走进大厅后说:

“我们来把老奶奶安置好。”

朱晓枫的女儿徐云初眼圈红了,

用几乎耳语似的微弱声音说:

“外婆,回家了”。

那一刻,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这是两岸同胞十年共同努力,

向牺牲英雄致以的最高敬意!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2011年7月12日下午3时许,

从北京起飞、由国家安全部门所包的专机

缓缓降落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

牺牲61年后,

朱枫烈士的骨灰终于回到家乡,

我们以最高的礼遇

安葬了这位值得人们

铭记和尊敬的女英雄!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半个多世纪的时光流逝,

台湾海峡两岸局势已发生了巨变,

2000年,台北马场町刑场

变身纪念公园。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2013年12月,

为纪念在台湾牺牲的

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

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

内落成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1500人潜伏,

1100人牺牲,

能核对出名姓的846个英雄名字,

深深地嵌入花岗岩中,

纪念墙还预设大幅空位,

留给更多的历史失踪者。

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的

英雄塑像矗立广场中央!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广场前的铜版铭文上这样写道:

“20世纪50年代,

大批无名英雄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

秘密赴台湾执行任务,牺牲于台湾。

不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

还是在普天同庆新中国诞生的时刻,

他们始终坚守隐蔽战线,

直到用热血映红黎明前的天空,

用大爱与信仰铸就不灭的灵魂。”

6月10日,

是他们慷慨赴死的忌日,

时光逝去整整69年了,

岁月改变了山河的模样,

但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

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

默默付出生命代价的隐蔽战线的英烈们,

早已成为中华民族

永远屹立的一座座丰碑。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这段回家的路,

英雄走了60多年,

今天,我们还原这段峥嵘岁月,

既是对英烈的告慰,

更是对今人和后人的激励和警醒!

“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

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

今天,实现祖国完全统一

已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信心百倍,

这些无名英雄付诸生命的梦想,

终将会变成现实。

你们的名字,或许无从知晓,

你们的功勋,必将永垂不朽!

毛主席曾为英雄赋诗:

惊涛拍孤岛,

碧波映天晓,

虎穴藏忠魂,

曙光迎来早!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Ps.《潜伏》中的余则成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的故事,需要有人听,然后他们再讲给他们的孩子听。今天,就把他们的故事,讲给我们的孩子听吧……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团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他是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一号人物”,然而却不为人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