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日本“养老报告”:没两千万日元他们老后破产

真实的日本“养老报告”:没两千万日元他们老后破产

日本金融厅日前报告称,为了应对老年生活,夫妇两人假设要从退休开始活到95岁,至少需要2000万日元的养老存款(约合人民币128万元),否则将陷入“老后破产”的窘境。报告一出,日本举国舆论哗然,政府不得不紧急救火,赶忙宣布金融厅的报告“不严谨”,示意民众不必恐慌。

真实的日本“养老报告”:没两千万日元他们老后破产

然而,日本政府再多的灭火措施,也改变不了这份报告揭示的一个事实:曾被视为亚洲乃至世界范本的日本养老金,如今正日渐难以为继。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日本的养老金制度从荣耀的顶端跌落呢?

尴尬的现状:活得越久越可能破产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金融厅6月3日汇总了一份资产报告。该报告推算,由于长寿化使得日本人退休后的生命延长,活到95岁的日本夫妇需要储备约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8万元)的金融资产。

这份报告是基于目前60岁的日本人将有25%活到95岁的预估进行推算,分析了应如何合理地做资产管理和运用金融服务。报告指出,如日本老人退休后仅仅依赖公共养老金制度生活,可能会陷入资金短缺的状况,该报告强调了长期和分散性资产管理的重要性。

报道称,这份报告基于平均收入和支出状况推算出日本各年龄层的金融资产变化情况。男性65岁以上、女性60岁以上的夫妇,如果仅依靠养老金生活,每月将出现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200元)的资金缺口。如再活20年缺口将达到1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3万元),活30年缺口将达到2000万日元。如果两位老人年龄超过百岁,资金缺口将可能超过3000万日元,超过日本国民的平均终身储蓄金额。这就是说,如果老人活过百岁,单靠自己一辈子的劳动所得很可能入不敷出,除非后代接济或有投资性收益,一般工薪阶层在百岁高龄时几乎必然陷入破产的窘境。

虽然该报告在论述中做到了客观详实,但报告公布后,还是在日本民众间引发了极大不满和恐慌。不满主要集中于质疑政府是否存在推卸养老责任的问题上。

针对官方建议的2000万日元养老储备金,日本NHK电视台对30岁以上的日本民众进行了街采。绝大多数民众对此表示,目标金额太高,很难达到,不少人还质问政府是否应当为养老金制度管理失败负责。

为平息民间舆论的怒火,6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得不就上述报告紧急表态称:报告存在一些与事实不符的误解。副首相麻生太郎11日则紧急发表声明表示,金融厅上述报告存在不妥当之处,对于给舆论带来的不安和误解,日本政府深表歉意。麻生同时说,政府对现行养老金体系的维持具有“充分信心”,未来日本养老体系将“永远不会破产”,希望日本国民不要为此过度担心。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11日则召开记者会称,自民党已向金融厅表示严正抗议并要求撤回报告。

日本即将在7月份迎来参议院选举,日本执政党高官胸脯拍得震天响,坚称养老金制度不会破产,其实更多是怕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闪失,影响了选举。但可以预计,这份报告将成为日本各党派在未来一个月的舆论主战场,而日本的养老金问题确实也日益严峻。

辉煌的往昔:比工作时还富裕的退休生活

当今天的日本人开始为养老问题发愁时,很少有人提起,在不到十年前,日本的养老金制度还是这个国家的骄傲。日本人甚至曾创造过一个新词:“老后富裕”——老年人退休后,拿得比其工作时还多,过得比其工作时还滋润。

二战前的日本曾经跟很多东亚国家一样,没有完善的养老体系,政府将养老的包袱完全甩给了家庭和子女。虽然同样受儒家孝道文化的约束,但由此产生的家庭冲突仍十分尖锐,当时甚至流行“老害”一词,专指家庭因养老问题而返贫。

二战之后,受美欧福利制度影响,日本开始建立自己的福利体系。现行养老金制度是日本政府在1961年初步建立,并于1984年在时任首相中曾根内阁时期确立全民覆盖的“国民基础年金”制度,最终构成了今天日本养老制度的框架。

今天的日本一部分老年人退休后之所以会比工作时收入还高,主要是因为他们可以领到“三份钱”。

日本的养老金制度是由三层构成。第一层是覆盖最广的国民年金,又被称为基础年金。日本法律规定,所有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国民不分职业都有义务参加国民年金。参保者每月要向国民年金保险上缴1.5万日元(约900元人民币)保费,60岁以后平均每个月可领取5.5万日元(约3300元人民币)的年金。现在日本共有约6800万人加入了国民年金。

第二层是厚生年金和共济年金制度。在日本受雇于企业等的正式员工有义务参加厚生年金,由员工和企业对半出资。而公务员等则参加共济年金,保费也是个人和国家对半出资。

以上两种年金制度在法律上规定了国民的参加义务,秉承的是正在工作的年轻人抚养前代老人,因此被统称为公共年金。

为了进一步增加退休后的收入,让人们可以安心养老,除公共年金外,日本还有企业年金。企业年金有很多不同种类:一种为厚生年金基金制度。该制度是由大企业或者一些企业联合组建基金,企业方和员工向基金缴费。此外还有固定收益企业年金,这种年金基本固定企业职工年老后获得的收入,然后根据这一金额计算出现在每个月必须向该保险系统缴纳的保费,这项保费也由企业和劳动者分担。

除了上述三层保险,日本政府还立法允许一些“自选动作”以弥补年金制度的不足。比如对自由职业者和家庭主妇来说,还可选择加入半公共性质的“国民年金基金”或纯商业性质的个人年金保险。

可以说,日本上述优厚的养老制度,是其经济腾飞时期政府和民众对未来生活高预期的一种体现。直到今天,日本民间仍流传一种说法,即认为在1991年左右退休的那批老人是最幸运的,因为他们既在工作时赚了大钱,又享受了最优厚的养老金。事实上,这一批人和稍晚于他们的一批老人至今确实依然是日本最“不差钱”的年龄层。同时,优厚的养老金也在日本创造了一个奇特的景象:日本同年龄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较小,而各年龄层之间的代际收入差距极大。

灰暗的未来:不破产才怪的“养老天堂”

虽然日本的养老金制度起步很早,政府也不断加以完善,但是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因为日本经济衰退和社会老龄化的速度远远超出了当年制度设计者的预期。

自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日本经济奇迹的终结,人口快速老龄化和经济衰退长期化,致使日本公共养老金的收支状况日渐恶化,并导致养老金制度可持续性逐渐下降,日本政府被迫多次实施养老制度改革。2000年,日本政府一气颁布了《厚生年金保险法》《国民年金法》等七部有关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法案,通过延长缴纳养老保险费的年龄等手段开源,通过提高厚生养老金的给付年龄等手段节流,但这些手段均是小改,未能在根本上解决制度上的欠缺,特别是由于福利待遇有较高的刚性,很难在短期内取得很大变化。

其实就在2000年,日本政府曾邀请专家对养老金制度进行讨论,结论是,想要养老金系统永续运行的前提条件是:日本经济需保持4%的增长率且人均收入同比例增长,少子化趋势得到遏制并恢复到年出生率2%的水平,同时养老金投资年收益率要达5%。

然而今天看来,这些标准日本一个都达不到:在“失去的20年”中,日本经济一直在低增长甚至负增长的区间徘徊;而目前日本出生率只有1.4%,还呈进一步下降趋势;养老金的年收益水平只有1.7%。所以综合看来,日本现行养老制度几乎找不到不破产的理由。

另一方面,虽然社会养老比家庭养老更抗风险,但养老的成本最终还是要由正在工作的年轻人承受,老年人拿着养老金安享晚年、年轻人辛苦工作却收入微薄的代际收入差距也必然积聚不满。2016年,日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神奈川杀老”事件,凶手闯入神奈川一家养老院挥刀狂砍,造成19人死亡,死亡人数超过了1995年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制造的沙林毒气袭击惨案,成为日本二战后最严重的杀人事件。而在被问及作案动机时,这个名叫植松圣的凶手只是淡淡地答道:“老年人对社会没用,没有存在价值,浪费人力物力以及政府公币。”

日本近年来类似针对老年人的凶杀案屡见不鲜,甚至在日语中创造了一个新词“介护杀人”,专指子女或配偶因不堪忍受养老的经济或精力负担而杀害老年人。日本每年有近千起的介护杀人事件,平均每天就有3起发生。而一份调查则显示,照护老年人的日本人中每4个人就有1人曾想过要结束被照护对象的生命——注意,这还是在日本现行养老、医疗体系尚能正常运转的前提下。

了解了这些,我们就能理解日本金融厅新近发布的这份报告给民众带来了多大的刺激,养老问题确实已经成为整个日本社会不堪重负的包袱。而通观整个东亚,日本不过是先行一步,提前遭遇了其他国家未来势必面对的窘境,这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王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真实的日本“养老报告”:没两千万日元他们老后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