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1952年秋天,秋日的艳阳打在了朝鲜中部铁原附近一座海拔高度为394.8的高地上,一股奇怪的肃杀之气笼罩在这里。这是10月3日的早晨,一名穿着志愿军军装的男子在阵地上突然出现,这令韩军第9师的哨兵猝不及防。哨兵吃惊这名中国人是怎样安全穿越雷区来到阵地上的,不过所幸令他们又恨又怕的中国人没有表现出攻击意图,而是高高举起了双手,主动接受被俘虏的命运。当哨兵把他交给阵地指挥官后不久,一架直升机很快落到了这篇阵地,把这名男子作为重要战俘迅速后送并进行详细审问——他叛逃后所提供情报,对3天后的志愿军行动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在志愿军第三十八军战史上,这个名字分外耻辱——谷中蛟。

谷中蛟隶属于三十八军114师340团7连,是一名副排职干部。在他投敌的时候,整个三十八军正在为攻占394.8高地而进行周密紧张的准备中。三十八军是四野林彪的主力军,也是志愿军第一批入朝参战的部队,战斗作风十分强悍。在第二次战役中,该军直插三所里、抢占龙源里,为战役胜利发挥了关键作用。彭德怀在电报中亲自加上“三十八军万岁”电文,从此叫响了“万岁军”称号。在经过艰苦卓绝的连续四次战役后,三十八军奉命回国休整、补充人员、换装苏式武器后重新回到抗美援朝前线——志司准备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给在战场上咄咄逼人的联军一次深刻教训。

此时,开城谈判已经中断很久了。联军为了拿到在谈判桌上拿不到的东西,调兵遣将、动作频频。为打击敌气焰,志司则发起全线战术反击作战,夺取联军占领下部分阵地。而三十八军的战术反击目标被定为394.8高地。当然,在联军作战地图上,这个形状如卧马的高地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白马山高地。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攻击部队进行战前沙盘模拟

394.8高地是联军在铁原西北、驿谷川北岸的重要阵地,以东是铁原平原,南面有通往汉城的补给线。该高地位置较好,可以控制周围大片区域,威胁志愿军后勤和兵力集结地域,既可以是联军发动进攻的依托,又是志愿军进攻的一大障碍。韩军第9师受命防守该阵地。该师在1950年到1951年时曾数次败于志愿军之手,不过此时的韩军师已经今非昔比,装备了全面美械、增强了炮兵和装甲兵,全师兵力也膨胀到了4个步兵团2万余人,实力不容小窥。尤其是在394.8高地上,韩6师整整部署了2个营的兵力,构筑了相当坚固的防御工事,不但有坑道、钢筋水泥地堡群,还能得到后方炮兵的强力支援。

肯定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不过三十八军正是“老子专打精锐”的王牌。在确定目标后,全军层层进行了动员部署(军事民主也使得谷中蛟掌握了大量上级情报),上下高度重视、摩拳擦掌,部队不但配属了一批火炮和坦克等现代化兵器,还根据目标高地组织了多次实弹演习,担任第一批突击队的志愿军军官甚至趁夜接近高地摸清了敌情。一切准备即将完毕,而此时,韩9师还对志愿军即将发动的进攻毫无知觉。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志愿军战前动员,士气非常高

关键时刻,谷中蛟的叛变拯救濒死的韩9师。根据美军后续解密的《审讯报告KT3831号(谷中蛟)》资料,谷中蛟“机警”又“诚恳”,向联军提供关于三十八军即将进攻394.8高地的大量情报,其中包括兵力情况、武器装备、攻击战术、兵力集结地域甚至师、团、炮兵阵地的大概位置。在获取这些情报后,联军立刻进行了兵力调整:韩9师大大增加了阵地和预备兵力兵器、彻夜完成掩体150个,增置了多层铁丝网和大量地雷。同时,美第九军也紧急部署了3个美军炮兵营和一个美军坦克营(该高地两翼纵深能够随时为阵地提供火力的支援的炮兵营已达十余个),美第5航空队也集中大量作战飞机为其提供支援作战。

到战斗发起前,处于防御方的联军无论是兵力还是武器实际上都超过了38军当面力量,再加之防御的地利和后勤补给优势,攻击难度骤然剧增。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三十八军参战炮兵部队

虽然敌情突然发生重大变化,但志愿军进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指挥员斟酌再三,依然按时按照上级规定的目标发起了坚决的进攻——其一,攻占阵地并坚守7日;其二,给敌以5000人以上的重大杀伤。遗憾的是,三十八军虽然完成了第二个目标,但却永远无法完成第一个目标了。

10月6日黄昏,再经过一天阵前潜伏之后,第114师340团6个连又2个排在火炮的掩护下向394.8高地发起了进攻了。等待已久的韩军迅速按照既定计划开始狙击,一场空前残酷的阵地攻防战就此展开。

三十八军首先以猛烈炮火进行对394.8高地进行覆盖射击,然后突击从潜伏地域跃起,分5个方向向高地进行突击。但由于韩军预有准备,志愿军打击的突然性被成功抵消。首轮火炮覆盖只遭成了几名韩军受伤,而剩下兵力则从工事中迅速展开,以猛烈的火力狙击志愿军进攻,美军坦克和高炮步兵也从侧翼进行火力掩护,各种炮兵则猛烈开火。据当时三十八军军长江拥辉回忆:敌人用火炮严密封锁我攻击道路,照明弹连绵不断,为敌寻找射击目标,甚至把装满汽油的大桶,隐蔽在工事周围,每隔数分钟引燃一次,灯光、火光,把我攻击道路照得通亮。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阵地上的韩军士兵

而据美军战史资料记载,联军炮兵在394.8设置了数个炮兵观察所,并把每一块阵地进行精心测量和预先标定,可以迅速组织大量炮火进行覆盖性射击。战斗开始后,仅美第213野战炮兵营的两个观察所,不断引导己方炮火猛砸志愿军的冲锋路线,一个炮兵连的6门榴弹炮就发射了超过1500发炮弹,平均每门榴弹炮每两分钟1发,可见其火力之密集。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美军就是以这种火力来阻击志愿军部队的

凶猛的火炮对志愿军攻击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不少连队在火炮覆盖中很快伤亡过半失去战斗力。不过尽管如此,三十八军官兵依然发挥了“万岁军”的硬朗顽强风格:攻击部队硬顶着敌军火力占领了394.8高地次峰等若干阵地并连续击退韩9师多次反击,两军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对峙。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志愿军部队在394.8高地战斗,可以看出已经换装了苏式武器

这个时刻,联军事前调集的空中和火炮优势开始逐渐显现。由于有足够多的炮兵营和近乎无限的弹药,因此可以在保持对阵地上志愿军守军不断轰击的同时,屏蔽阻断人员和物资增援。而经过一整夜激烈作战,冲上阵地的志愿军突击部队无论弹药还是人员都捉襟见肘,甚至只有入夜后才能后送伤员和战俘。而韩9师则背靠后方,可以源源不断的把兵力弹药补充上来。

虽然形势远远超过的预想,但仍意图达成任务目标的三十八军开始咬牙将预备队投入。7日夜,又有3个多营的兵力冲过火力封锁线继续投入进攻,战至8日1时许攻占主峰,歼灭韩9师30团大部。

这样的结果显然对兵力火力占优,且做了充足准备的韩军是不可接受的。于是在韩军陆军司令部严令之下,韩9师发起了疯狂的反攻,而美军也拿出了空前的火力进行支援。据《抗美援朝战争史》记载,仅美军第5航空队就出动战斗轰炸机749架次,发射投掷火箭弹、燃烧弹、航弹等近4000枚,美炮兵支援火炮发射炮弹18.5万枚。考虑到394.8高地仅仅是一个营级阵地,这样的火力密度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空前的(不过这一记录很快被随后发生的上甘岭战役所打破)。

在如此猛烈的火力面前,防守阵地甚至比夺取阵地更加困难,在此后的8天的时间里,394.8高地多次易手。双方不得不一次次投入营建制的兵力,然后又在残酷的战斗迅速打残。唯一的不同是,38军无法在战场上补充兵力,因此是将一个又一个团逐渐投入的;而韩9师则是将新兵从后方直接运送至战场后面,随打随补,因此虽然伤亡巨大,但其下各步兵团始终保持齐装满员状态。

战至10月14日,三十八军部队已经使用五个多团兵力,军第二梯队已全部用上,而且美3师也逐渐逼近战场,继续争夺将会不利,于是于10月15日凌晨3时放弃已占阵地全部撤出战斗。三十八军军长江拥辉曾回忆一起悲壮的一幕:韩9师攻占主峰阵地时,志愿军有十几名重伤员据守在一个地堡中,当阵地上战友伤亡殆尽、后援不继的时刻,伤员们烧掉了花名册,抱着手榴弹抡着铁锹冲出地堡和韩军士兵厮杀在一起,最后全部牺牲。

据战后统计,在这场9天8夜的残酷战斗中,三十八军官兵伤亡达到了5372名,同时毙伤俘敌9300余名(含美、韩、法、荷部队),击落敌机26架,击毁坦克5辆。而韩军则统计自身伤亡3500余名,造成三十八军伤亡1万余人,将此战称之为“白马山大捷”,韩9师也自此成为了“白马部队”一跃成为韩军王牌。无论美韩的军史资料中,都把“情报”(主要是谷中蛟提供的)作为这次守住高地的第一要素。

尽管未能实现战术目标,但三十八军官兵们英勇的表现是可歌可涕的。在我们铭记这段历史的同时,请记住叛徒这个字眼带来的巨大伤害。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今年一月份韩国在394.8高地附近发掘出一位志愿军烈士遗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万岁军”抗美援朝最后一战:因1人投敌,致伤亡50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