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叱咤色情业的变性大佬,“寡姐” 斯嘉丽被骂惨了

原文转载自:这里是美国

“寡姐”最近摊上事儿,被骂惨了!

这事要从7月2日说起。电影《Rub&Tug》官宣,复仇者联盟寡姐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Johansson)将出演本片女主。

凭借《复联3》中的“黑寡妇”一角,加之性感婀娜的身姿,斯嘉丽在国内观众的认知度还挺高的。

看这颜值,就是仙女下凡吧~

果不其然,消息一出,不少中国粉丝纷纷都期待起来寡姐女扮男装的样子。

然而,与此同时外网可是把斯嘉丽骂惨了。

主要是这部电影本身就非常有争议性,故事是由真人真事改编的,主人公吉尔(Gill)是一名跨性别人(Transgender)。

虽然是一名女性,但却以男性的身份和姓名丹特·泰克斯·吉尔(Dante'Tex'Gill)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匹兹堡非法按摩和色情行业叱咤风云。

按理来说,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表演,却遭到国外LGBT群体的强烈反对。

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变性人(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写。

带头反对的就是跨性别女演员,可以说在LGBT群体里有一定的影响力。

官宣消息被放出没多久,曾出演过《透明人生》、《直言无讳》变性演员TraceLysette以及在《超感猎杀》中饰演变性女同的变性演员杰米·克莱顿(JamieClayton)等都大呼不满。

“好莱坞是疯了吧”

“出演顺性别角色的时候,我们没有试镜机会,现在好了,连跨性别角色也没有机会出演。”

言以概之,就是跨性别女演员们认为在业内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

一开始斯嘉丽也是很光火的,第二天就让经纪人放话了:

“不服气的话,可以直接去问菲丽西提·霍夫曼、杰弗里·塔伯、杰瑞德·莱托,看他们对此有何评论”。”

被斯嘉丽翻牌的这位三位演员分别在《穿越美国》、《透明家庭》和《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扮演过变性人。意思就是我寡姐又不是开先河的,凭啥只骂我一人。。

但如此霸气的回应,可没起到好作用,网友们也参与到其中来了。

“真是厌倦了黑头发扮演金发女郎,英国人扮演美国人。。反之亦然”

“为啥要让一个顺性别演员去演跨性别的角色呢?跨性别演员本色出演会更具感染力。”

一来二去,寡姐就被推到了“没有资格出演变性人”的尴尬处境。

其实大家如若不太感冒这个话题,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这群跨性别人。

要是之前迪士尼《花木兰》不是请的刘亦菲,找了一个有知名度的白人演员出演,你会不会炸?

这事其实与反对“好莱坞选角白人化”是一个道理。

前段时间刚刚在垃圾堆里找男友的汪可盈(点击回顾)就是个好例子。她要是不改名,她根本不相信自己能接演《神盾局》。

好莱坞就是一个现实的名利场。

其次,就是这事斯嘉丽也是不冤的。

童星出身的斯嘉丽,一路星光熠熠。

尽管斯嘉丽约被认为是当代好莱坞的性感象征,也多次入选“世界性感女性”。

并且因2010年起,她在漫威电影宇宙中扮演漫威漫画角色人物黑寡妇,又令她火遍全球。

但说实话,成名早的寡姐,至今没有顶级奖项的电影殊荣。

早在2003年,她便开始发力转型。先后扮演成年角色,主演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和《迷失东京》两部影片,她也因此赢得两个金球奖提名。

后来就没啥水花了。

此番《Rub&Tug》的大动作,被外界解读是想借用“跨性别者”的高社会关注度,建立背书,为得奖发力。

这是有迹可循的,因为这个电影是斯嘉丽本人投资的。

“因为近日来周遭的一些争议,所以我不得不慎重考虑,放弃出演此片。我们的文化对跨性别者的理解仍有待深入,这段时间我也从中学习了很多并且了解到这仍然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她甚至对早前的首次“呛声”回应表示了歉意,“所有艺术家都应该被平等公正地看待”。

事实上,这也并不是斯嘉丽出演的角色第一次遭抵制了。

早前的《攻壳机动队》的女主是亚洲人,决定由寡姐扮演时,也曾遭到美国观众广泛的争议,最终的票房也不甚理想。

无独有偶,此次新片《Rub&Tug》正是《攻壳机动队》的导演鲁伯特·桑德斯执导,这是两人第二次合作了。

看来是爱淌混水的战斗二人组了。

尽管斯嘉丽表达了初心,在好莱坞有太少电影关注LGBT这个群体了,她想为这个群体发声。

根据GLAAD(同性恋反歧视联盟)的数据显示,相比前一年,2017年好莱坞电影中的LGBT角色减少了40%,没有任何这类角色出现在大公司的作品中。

但小编是这样认为,如果要借用电影的载体去大规模讨论“边缘化”群体,那么真正的尊重与感知这个群体是前提。

大部分人对跨性别人是充满误解的,正确客观的对弱势文化的导向才是尊重。

你不是上帝,跨性别者不需要你来拯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摊上叱咤色情业的变性大佬,“寡姐” 斯嘉丽被骂惨了